第两千一十三章

velver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过外界的环境呢?多少还是显得有那么一些异样的,毕竟大家都不了解其中的内情,而且看整个资本市场上面的情况呢?貌似对沈浪的新部门这边也是相当的不好.

    不管是美国那边的,澳门和香港那边,甚至是厩这边,别墅都有动作,而且还是非常大的动作,沈浪现在这个时候把能够调用的资金,已经可以调用的资金全部的都集中到了自己的手上面,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现在自己身上面还没有落下来最后一根稻草,所以自己还没有被压趴下,至于这根稻草什么时候会被放下,这个问题还真的就不太好说,毕竟有关的问题呢?还是需要看美国方面的反应,而美国方面呢?现在这个时候也是有些疑惑.

    要知道沈浪突然的拿出来了一部分钱,给了军方和情治部门那边,七个单位呀!这个可不是什么小数目来着,在现在这个时候如果说沈浪的手里面握着七个单位的金额,起到的作用可能会是超乎想象的那一种.

    但问题是沈浪竟然把钱给拿了出来,而且还是如此痛快的那一种,这个就让美国方面感觉有那么一写不懂,或者说他们成功的被沈浪给迷惑到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沈浪在现在这个时候究竟在玩什么把戏呢?大家感觉非常的疑惑和困顿.

    这么的做呢?究竟是故布迷阵.还是说沈浪有其他的打算呢?有关这个方面的问题还真的就不太好去证实,毕竟那个可是真金白银呀!现在这个时候沈浪联系了美国方面的法比奥,阿布扎比的公主以及澳门的九姑娘,为什么呢?不还是为了钱.

    在这个时候呢?沈浪竟然还如此排场的解决了七个单位.这个事情让人实在是有那么一些迷惑,究竟是什么方面的原因,难道沈浪有了必胜的把握吗?可是从资本市场的反应情况来看,貌似情况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很快的有关中国方面的研究专家也是指出来了一点,这个钱呢?并不是军方和情治部门那部分势力主动拿出来的,而是沈浪主动挪用的,在现在这个时候.沈浪不希望有人拖着自己的后腿,所以暂时性的选择了稳定自己的后方.

    这个说法呢?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有市场.不过也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沈浪这个家伙的思维方式呢?跟普通人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自己的手里面资金已经开始匮乏了,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呢?却想着解决自己的后顾之忧.

    真的很难搞清楚.沈浪的脑袋里面究竟都装了一些什么东西,不过这些事情呢?已经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重要了,现在这个时候就是要放置最后一根稻草在沈浪的背部了,直接的压垮沈浪就是了,不要让他有任何的选择机会.

    诚然沈浪的背后有着不菲的势力,但是那又怎么样?谁的背后不是站着一帮的势力,如果说沈浪没有失事的话,那么可能还不能够把沈浪给怎么样了,但是现在呢?沈浪明显的就已经出问题了.在这样的局面之下,所有的事情都好处理的太多太多了.

    看着资本市场上面的风起云涌,沈浪也是摇摇头.美国方面现在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的上头,拽着都拽不回来了,不过相对的来说现在这个时候就算是想要脱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好像是两个人正在对拼刺刀,其中一个人突然的想要转身离开.下场是什么不言而喻的.

    现在这个时候基本上就是一个你死我说的局面,必须要把另外一方彻底的打趴下.当然了不至于给打死,要是打死的话惹出来的问题太大,但是至少让你现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这简直就是一定的.

    "主任,这一手瞒天过海可是做绝了!"尹明对于其中的情况虽然不是那么的了解,但毕竟也在这里留了这么长的时间,多少还是懂一些的,不过尹明这个时候也是有那么一谐疑,这一部分钱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沈浪看了一眼,周围还真的就没有什么人,随即也是笑笑,"这个事情还多亏了一些老朋友,确切的来说是敌人,我帮着他们管理一些资金,这些人呢?基本上都已经被收拾殆尽了,但还是有一些后裔存在的,这笔资金是那些老家伙留下来的,我借用一下!"

    尹明不太清楚这个状况,不过沈浪能够告知自己这个问题,显然也是把自己往坑里面去带呀!不过也不能够说是什么坏事,毕竟自己现在这个时候已经算是别墅的一份子了,这个痕迹已经很是深刻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得到更改.

    对于别墅呢?尹明也不是一点了解都没有,从自己得知的情况来看,别墅方面呢?以往的时候还真的就没有什么国内方面的人,指的就是国内方面在别墅工作的人员,至少自己现在这个时候还没有任何的发现.

    占据了位置的人呢?老管家,米勒等人都是外国的背景,而自己呢?虽然说是国人,但是实际上面呢?在国内的时间也不是非常的长,是不是因为这个方面的原因呢?尹明还真的就有那么一些解释不清楚,不过自己已经给自己定好了位置.

    沈浪所看重的是自己的能力,所以自己需要做应该做的事情,至于其他方面的事情还是算了吧!至少不要做其他.[,!]的牵扯,做一个比方,就好像是郎天九那个家伙一样,他是拿到了一个单位的资金,但是有用吗?就是黄粱一梦而已.

    到头来郎天九什么都没有得到,一直以来他就是一颗棋子.一颗随用随弃的棋子,只不过郎天九感觉太好了,以至于他丧失了这个方面的判断.对于这个教训呢?尹明可以说是深深的牢记了,有些事情绝对不是表面所呈现的那么简单.

    等了一段时间,沈浪也是感叹的说到,"其实现在这个时候开始收线的话,是最好的选择,不过上面的动作太慢了,确切的来说这一刀太狠了!"对于这个问题呢?沈浪的心里面也是有所合计的.上面这一刀下去,割下来的肉可就多了.

    这一次事情的成功呢?势必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这简直就是一定的,如果说不利用这样的机会做一些事情的话,就实在是太对不起大家的配合了,而且这个时间拖得越久呢?对于国内方面来说.就是越加的有利.

    可是以美国方面为首的这些势力呢?现在还没有感觉到其中的问题,他们还妄想着把沈浪给打趴下,用沈浪的这份资本来为他们买单,但是事情那里是想象的如此简单呀!有的时候呢?过于的上头了,并不是一件好事.

    很快的美国方面的人手,乃至澳门和香港那边的人手也是回来了,沈浪摆明了态度要在资本市场上面决一胜负了,美国方面对此当然也是非常的高兴,沈浪的手里面还有银行方面的一些资本.但是这些都已经被算计其中了,除此之外,沈浪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优势了.

    看着入套的这些势力.沈浪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不屑一顾,既然都已经这个样子了,那么就不需要有任何的藏匿了,不过这个时候呢?沈浪却去见了郎天九,看着坐在那里的郎天九,他这两天消瘦的可以说是非常的厉害.

    "主任!"郎天九看了一眼.随即也是略显无奈的坐在了那里,沈浪呢?也是在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从你的表现上面来说,很是优秀,只不过各为其主,没有什么所谓的对与错,就是你失败了,我成功了而已,确切的来说胜之不武!"

    对于这个问题沈浪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掩饰,郎天九听了之后也是有那么一些愣神,"主任,你来了说明所有的事情都到了最终决断的时候了,我始终都有那么一些想不明白,现在这个时候留着我还有什么作用呢?"

    "很大的作用!"沈浪也开门见山,没有任何的犹豫和含蓄,"确切的来说你当初的时候投靠了军方和情治部门那部分势力呢?是故意而为之的一个结果,现在要开花结果了,当然了你不需要明白其中的意思,我这么的说你能够明白吗?"

    郎天九失神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随即重重的点了一下自己的头,"明白了,原来一箭数雕,我会做好最后的职责!"沈浪也是微微的点头,"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就不留你了,有人会送你出去的,想必以后也不会有任何见面的机会了,再见,还有,最终再感叹的说一句,你的工作能力没有任何的问题!"

    看着出去的沈浪,郎天九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面的结好像突然之间的就被解开了,自己不是能力有问题,虽然说自己最终失败了,但是这个失败对于自己来说,并不是一种否定,要知道跟自己说这个话的人可是沈浪.

    虽然说大家是敌人,是对头,但是越是敌人的话呢?就越是可信,很快的就有人找到了自己,自己也终于的走出来了这个房间,回头看了一眼,郎天九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剩下来的事情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了,自己需要做好这个方面的工作.

    当天晚上的时候,郎天九就消失了,随即也是出现在了某个秘密的场所,但是在新部门这边的势力到达之前,也是从高楼上面直接的就破窗而出,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所有的一切貌似都随着他的跳楼都嘎然而至了.

    郎天九是从楼上面跳了下来,但是有关他的事情呢?并不是因为他的离去而盖棺定论,确切的来说这根导火索已经被点燃了,美国方面这个时候也是感觉到了市场上面的变化呢?并不是跟他们想象当中一样的顺利.

    不过更为头疼的是军方和情治部门的那一撮势力.他们可以说是巨烦躁无比,郎天九跟他们见了一面,而且谈成的说了自己的身份.这一下子可是把军方和情治部门的这一撮势力给坑苦了,没有想到辛辛苦苦拉拢的人,竟然是间谍了,而且还是资深的那一种.

    现在这个时候军方和情治部门的那一部分势力已经非常的肯定了,这一次的事情呢?绝逼的被沈浪这个家伙给坑了,沈浪对于这个事情呢?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的,确切的来说郎天九逃跑了之后.沈浪最终把郎天九给逼到了绝路上面.

    这个可能还不是最为致命的,最让人无奈的是郎天九最后见得人呢?是他们.现在这个时候有邪就说不清楚了,郎天九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沈浪那边会不知道吗?在知道的情况之下,他们又会怎么的去想?

    这个就是沈浪蓄意报复的一个结果.当初的时候逼迫沈浪,沈浪看着好像是屈服了,但是实际上.[,!]面呢?却把这些事情都给记恨上了,然后在最为紧要的关头来了这么一手,现在这边也是有理由怀疑,沈浪把钱直接的就给支付了,这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的问题?现在这个时候这笔钱已经让人感觉有那么一些提心吊胆的了.

    不过沈浪现在这个时候却没有要去动这帮家伙的意思,现在这个时候呢?完全就没有这个方面的必要,自己要是动手去收拾他们的话.会让自己显得有那么一些越界的,这个是很多人都忌讳的事情,会有人收拾他们的.

    要知道他们拿出来的那些单位的利润.现在这个时候还在自己这边呢!这么大的一坨被放置在了那里,就不相信有人会没有兴趣,到时候引申出来的问题就跟自己没有了任何的关系,沈浪可以说是把事情看得很是清楚跟明白.

    等常向红知道这个方面消息的时候,黄花菜都已经凉了,他也是仔细的分析了一下其中的内情.很显然也是感觉到了其中的问题所在,自己这边的高层也是感觉到了问题的所在.但奈何现在这个时候有些把握不住这个整体的脉络.

    因为沈浪现在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见到的,而上面呢?对于这个事情貌似也没有任何的态度彰显,这个就让自己这边感觉有那么一些坐蜡,想要有所动作,但又不知道应该如何的去运作,这实在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至少从现在来看,没有任何的头绪.

    现在这个时候要不要去找沈浪?想了想还是算了吧!虽然说沈浪欠自己一个人情,但是有人情也不代表着自己现在这个时候就能够见到沈浪,完全就是两回事情的,更何况在这个问题上面呢?派系有着相当明显的弊端存在.

    常向红也是去找了派系的执掌者,讨论了一下有关方面的问题,现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够坐以待毙,如果说就等着上面的处理,这个事情的结果恐怕不会太好了,现在这个时候还是应该主动的去应变,不然的话一切都晚了.

    派系方面对于这个问题呢?也是有着诸多的考虑,为什么呢?先前的时候得罪的人太多了,强逼着沈浪做出来了选择,直接的就把仕途上面的这些人都给得罪了,要知道新部门的组成呢?基本上都是这些派系的精英,再者就是把整个军方的势力都给得罪了.

    因为新部门当初成立的时候,其目的也是为了整个军方所考虑的,但是他们呢?率先的动手了,这个并不符合军方的利益,甚至可以说是抢夺了整个军方的利益,在如此的情况之下,想要主动的去求变,怎么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常向红当然也知道这个情况,但就算是如此也不能够就坐在了家里面等死吧!好歹也努力一把,就算是将来的时候屠刀真的掉落在脑袋上面,自己也不会有任何的后悔不是,不过想一想也感觉挺无奈的,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沈浪.

    这样的行为呢?多少有那么一些作死的味道,如果说沈浪真的那么好拿捏的话,沈浪就不是沈浪了,不是谁都可以纵横逍遥这么多年,而本身却没有太多的事情和问题的,有的时候过于的贪婪就容易惹出来这样的事情.

    常向红是跟沈浪打过交道的,沈浪并不是一个非常过分的人,但惹到了他,基本上是不会有太多的好下场的,自己这边的派系势力呢?可以说是严重的干扰了他的计划,所以他做出来这样的决断来也是正常中事.

    沈浪绝对不是一个挨打不还手的角色,只不过时间的早晚而已,原本的时候派系方面以为他们有这个方面的抵抗力,但是那里想到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想要抵抗得住沈浪的压力,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样,根本就不可能的.()R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