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四章 岌岌可危!

枯崖雨墓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吼!”谭云颤巍巍踏空转身,望着气势汹汹而来的六名精英弟子,他一双巨瞳中,燃烧着熊熊怒焰,一字一顿道:“全都给老子去死!”

    由于谭云脏腑遭到极其严重重创,他每张口说一个字,便有一股血液喷出口腔,模样惨烈程度,不忍直视!

    “苍古!”

    谭云虚弱之音响起时,鸿蒙弑神剑苍古飞出了谭云眉心,射入谭云只剩下骨架的右手中。

    “鸿蒙屠神剑诀——五行破灭!”

    谭云血淋淋的身躯内,涌出了五行祖王之力,注入到了手中的鸿蒙神剑内。

    谭云也想施展,鸿蒙屠神剑诀中,威力比五行破灭更加强大器脉绝杀、九脉弑仙两大神通,可是,他着实伤势太重了,只能施展无形破灭。

    同时,谭云有九成把握,施展无心破灭后,可以将张润六人灭杀!

    因为首先谭云在鸿蒙屠神剑阵内施展无形破灭的威力,比外界暴增了三倍。

    其次,谭云不仅**了鸿蒙祖王魂,还服用了一朵嗜血神花,使得实力提升了一成。

    谭云判断,即便自己身负重伤,但是也应该可以灭杀六人!

    “咻咻咻——”

    浑身是血的谭云,手持鸿蒙弑神剑,自虚空中吃力的挥出了五剑。

    刹那间,金木水火土五种不同属性的剑芒,自鸿蒙弑神剑内迸射而出,自鸿蒙虚空中合五归一,凝聚出一道长达十万丈的五行破灭剑!

    “嗡嗡——”

    在五行破灭剑芒,划过鸿蒙虚空朝六人斩去的同时,谭云只剩下骨骼的左手,猛然隔空一推,心声虚弱道:“冰儿,快困住他们,哪怕困住他们一瞬间都可以。”

    “是主人。”随着一道动听之音,一束冰蓝色的光束,散发着冰寒刺骨的气息,从谭云左掌内骤然钻出,自鸿蒙虚空中宛如星星之火闪烁着。

    张润呐喊道:“各位师弟,我们联手攻击谭云那散发着五行之力的剑芒!”

    “好……”

    另外五人应声之际,鸿蒙冰焰率先迸射响六人,自鸿蒙虚空中骤然暴涨到了百万丈之巨,笼罩住了六人后化成了一座悬浮在虚空中巍峨冰山,将六人冻结其中。

    “给我破!”

    张润大喝,体内爆发出了雷之祖皇之力,立时,百万丈冰山“轰隆!”一声爆碎开来,自鸿蒙虚空中化成了一簇簇鸿蒙冰焰。

    “咻——”

    当六人冲出破碎的冰山时,五行破灭轰然斩来!

    “快迎击!”

    随着张润焦急的呐喊,另外五名弟子,和张润一起不停的释放出一道道不同属性的剑芒,朝轰斩而立的五行破灭剑芒斩去!

    下一刻,发生一幕,令张润六人感到了深深地绝望!

    “啊!怎么会这样……他的剑芒为何如此强大!”

    “他已经被柳师姐重伤,为何实力还这么强大……”

    “不……”

    “砰砰砰——”

    在六人惊悚、恐慌的尖叫声中,他们无助眼神定格在了鸿蒙虚空中,随着急促而振聋发聩的阵阵巨响,他们发现自己的剑芒,面对五行破灭脆弱的可怜,被摧枯拉朽的轰碎!

    “谭云饶命……”

    “饶命……”

    “不……”

    张润耳畔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却是他身前的五名师弟,在五行破灭剑芒的吞噬下,化为了五团血雾,魂胎当场灭亡。

    望着朝自己斩来的五行破灭剑芒,张润吓得拼命躲闪。

    “砰!”

    “啊……”

    张润躲闪中,杀猪般的哀嚎声突然中断,最终还是没能跳脱死亡的命运,被五行破灭剑芒吞噬,粉身碎骨而死。

    “呼哧、呼哧——”

    灭杀六人后,身负重伤的谭云,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口腔中一股股血液不停地喷出,洒落虚空。

    眩晕!

    极度的眩晕感袭入脑海,谭云清楚自己如今的身体状况,糟糕透顶了,随时都会陷入昏迷。

    他咬破了舌尖,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回首死死地盯着柳凤。

    柳凤此刻依旧焚烧着祖皇魂,身负重伤的她,最终一边喷薄着血液,一边用尽了全身气力,颤巍巍的起身,望着谭云的眼神中,丝毫没有恐惧之色。

    有的仅仅是杀意!

    “贱人……哈哈哈……啊哈哈哈!”谭云双目凶狠,虚弱之音中蕴含着无尽的愤怒,“很遗憾,让你失望了,老子没死。”

    “现在,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柳凤置若罔闻,她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眼神中流露出视死如归之色,低声自语道:“米师姐,对不起,您让我把谭云人头给你带回去,我要让你失望了。”

    “不过你放心,虽然,师妹我无法带着谭云的脑袋回去,但是,我会杀了他为你弟弟报仇,也……也为了我的师弟赵远龙报仇。”

    话音甫落,柳凤苍白的额头上徐徐凸起,望着这一幕,深感眩晕的谭云,被吓得瞬间清醒。

    谭云脊背发寒,一双巨瞳中流露出无法遏制的惊恐之色。

    “谭云,就算我死,也要拉你垫背!”

    “你是逃不掉的!我自爆八尊祖皇胎的威力,足以摧毁方圆十万仙里内的一切!”

    柳凤像是疯了一般尖叫着,螓首极速暴涨起来!

    “草!”谭云声嘶力竭的呐喊道:“金倪、木馨、清影,你们快解除剑阵,跟我逃!!”

    这一刻,尽管谭云不清楚,柳凤话的真假,也不知道祖皇境八重的神,八尊祖皇胎自爆的威力有多强,可他却知道身负重伤的自己若不逃,绝无生还的可能!

    谭云呐喊过后,忍着浑身巨痛,体内祖王之力滚滚而出,拼命的朝前方虚空飞去。

    与此同时,金倪等十一柄鸿蒙神剑,和谭云手中的鸿蒙弑神剑一股脑的钻入了谭云眉心。

    此时的谭云,已然忘记了伤痛,忘记了所有,脑海中唯有一个念头,便是逃!

    只有逃得越远,生存的几率才会大一些……

    呼吸间,山岳般的谭云已逃到了一万仙里之外。

    “轰隆、轰隆隆——”

    柳凤螓首膨胀中爆碎开来,立时,她尸骨无存,一团恐怖至极的能量风暴,带着崩塌的夜空,宛如一轮漆黑的骄阳爆碎开来!一时之间,天崩地裂,那恐怖的能量风暴,极速朝四面八方吞噬而去,所过之处,虚空纷纷沦陷,下方一条条龙脊般蜿蜒嶙峋的山峦化为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