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8章 一晃五年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时间总是静悄悄的从人身旁溜走,等你注意到它,要伸手抓住它的时候,你会发现,在你不知不觉间,它已经往前跑了一大截。

    年老的人会变得更年老,年轻的人则在逐渐地变年老。

    经过了时间洗刷。

    巍巍燕京城,少了一丝喧嚣,多了一丝厚重。

    街道上的大青石砖在时间洗刷下,不复往日的清白,反而变得黑黝黝的。

    街道两旁商铺里的伙计,在日头正盛的时候,往街道上洒上清水,顿时让行人感觉到一阵舒爽。

    一大、两小,三道身影踩着牛皮短靴,愉快的在略有积水街道上跑过,溅起了一颗颗沾满了泥土的水珠。

    “你们两个快点,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为首的少女,一袭红衣,风风火火的往前跑,她还不时的回头,提醒跟在她身后的两个小尾巴。

    跟在她身后的两个小家伙,七八岁大的年纪,皆穿一身锦衣。

    其中一个瘦瘦弱弱的,眼睛灵动地在四处乱撇。

    另一个身体很壮实,目不斜视的跟在少女身后。

    瘦瘦弱弱的小家伙跑了一会儿,眼看红衣少女越跑越远,他就把主意打在了另一个小伙伴身上。

    “狄青,我跑不动了,你背我。”

    壮实的小家伙回首瞥了他一眼,瘪瘪嘴,道:“做梦……”

    瘦瘦弱弱的小家伙撅着嘴道:“你不背我,我就把你弄坏桂英姐梳妆盒的事情告诉他。”

    提到了梳妆盒,壮实的小家伙恼怒的低吼道:“桂英姐的梳妆盒明明是你弄坏以后塞到我手里的,你冤枉我。”

    瘦瘦弱弱的小家伙一副无赖的模样道:“谁看见了?没人看见。但是我和九姑可都看到了桂英姐的梳妆盒坏到了你手里。”

    壮实的小家伙,差点扑过去掐死这个瘦瘦弱弱的小家伙。

    瘦瘦弱弱的小家伙口中的九姑,是一个比他们二人还小的小丫头,一向跟他亲近,唯他马首是瞻。

    他要是说黑的,小丫头肯定也说是黑的。

    瘦瘦弱弱的小家伙眼见壮实的小家伙一脸犹豫,他眼珠子一转,低声道:“狄青,昨日我去父皇御书房的时候可听洪爷爷说了,桂英姐的刀法已经大成,马上就要习练枪法了。

    她的武艺可比你高出了一茬,她要是知道了你弄坏了她的梳妆盒。

    滋滋滋……”

    壮实的小家伙一想到前面正在奔跑的红衣少女凶残的模样,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那可是一个凶残起来,敢在皇帝面前打皇子的人。

    惹不起!

    壮实的小家伙咬咬牙,瞪了瘦弱的小家伙一眼,略微蹲下身,“上来……”

    瘦弱的小家伙一喜,快步地走到了壮实的小家伙身后。

    “你们在干嘛?”

    一道娇喝声在二人耳边响起。

    瘦弱的小家伙浑身一僵,灿灿地笑道:“没干嘛……”

    壮实的小家伙很诚实地回应道:“宗卫让我背他。”

    红衣少女瞪了他们二人一眼,然后对瘦弱的小家伙道:“你要是需要人背,那就等彭叔叔追上来以后,找他背你。”

    瘦弱的小家伙连忙摆手,“不用不用……”

    说话间,还威胁地瞪了壮实的小家伙一眼。

    壮实的小家伙见状,咬了咬牙。

    他不愿意被瘦弱的小家伙威胁,所以他要找红衣少女坦白从宽。

    “桂英姐,对不起,你的梳妆盒是我弄坏的。”

    红衣少女闻言一愣,狐疑地道:“你在胡说什么,我又不喜欢梳妆,哪来的梳妆盒。”

    “杨宗卫!你又骗我!”

    壮实的小家伙追着瘦弱的小家伙就打。

    三个人你追我赶的向前跑去。

    在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一袭便衣的彭湃,领着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溜溜达达在后面跟着。

    五年的时间悄然溜走。

    穆桂英三个小家伙从豆丁大,已经长到了鸡嫌狗厌的地步。

    彭湃也成熟了不少,原本面白无须的汉子,此时已经蓄起了短须。

    “小家伙们跑远了,咱们也得跟上了。”

    说话间,一行人迈开了腿,短短几个呼吸就追行了杨宗卫三人的脚步。

    “你们三个小家伙,跑慢点,等等我……”

    眼见快要追上了杨宗卫三人,彭湃就扯着嗓子喊了一句,于是乎,杨宗卫三人跑的更快。

    彭湃笑眯眯的放慢了脚步在后面跟着。

    对于杨宗卫三人的安全,彭湃并不担心。

    天赋异禀的穆桂英,年仅十四,就能跟彭湃打成平手。

    三五个闲散的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而且,在街道两旁,早已布满了监察司的人手。

    只要有人对三个小家伙不利,一瞬间就会从人群中跳出一群彪形大汉,将贼人捶成肉泥。

    彭湃之所以还费心的在后面追赶,纯粹是在陪着三个小家伙玩猫鼠游戏。

    “大人,殿下、狄公子、穆姑娘这是要赶去观看燕京大学堂的结业典礼吗?属下可听说了,陛下今日会亲自到燕京大学堂参加结业典礼。”

    跟随在彭湃身边的汉子,挠着头,好奇的发问。

    彭湃嘴角抽搐了一下,瞥了他一眼,“新来的?”

    那汉子不好意思地道:“属下前些年,一直在忠义山守着,最近才调来燕京城。前几日,大人您说宫里人手不够,所以又把属下调到了宫里。”

    彭湃缓缓点头,叮嘱道:“既然你是新来的,又是忠义山出来的人。那我也就不为难你了。以后你就要到宫里当差了,作为你的上官,宫里的规矩我该告诉你。

    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打听陛下的行踪,更不能乱传陛下的行踪。”

    那汉子闻言,混身一哆嗦,颤声道:“属下……属下明白……”

    彭湃乐了,笑道:“你也不需要这么紧张。我只是提前叮嘱你一句,并没有问责的意思。毕竟以后你就要在宫里当差了,陛下的行踪你多多少少也会知道一些。

    一旦被有心人利用,套出了陛下的行踪,对陛下不利。

    那乐子可就大了。”

    “虽然近两年,陛下已经很少开刀杀人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该死的人,一个也没逃过去。”

    那汉子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沉声道:“大人放心,属下纵然是死,也不会向外人透露陛下行踪。”

    彭湃拍了拍他的肩头,笑道:“你真的不用这么紧张,你们忠义山的人已经用鲜血,向陛下证明了你们的忠诚。这大燕国,其他人我或许信不过,但是你们忠义山出来的人,我彭湃信得过。”

    彭湃顿了顿,又道:“我也不知道谁跟您说的陛下回去燕京大学堂结业典礼,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陛下不会出现在燕京大学堂的结业典礼上。

    至于这三位小祖宗要去哪儿,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说完话,一行人继续追赶杨宗卫三人的脚步。

    最终,在燕京城一角的一座学堂外,停下了脚步。

    学堂是燕国内标准的中级学堂的规格。

    占地三十亩,有十六间课堂。

    门口并没有什么石狮子、拴马石一类的东西。

    反而栽种了两棵郁郁葱葱地青松。

    杨宗卫三人到了学堂门口以后,靠着学堂的墙壁,蹲在地上,似乎在等什么人。

    约莫等了一刻钟。

    一位年迈的老者,提着一面铜锣在学堂内敲打着。

    “当当当……”

    清脆的铜锣声传遍了学堂内外。

    学堂内外的小家伙们皆浑身一震。

    杨宗卫三人就像是听到了什么仙乐一样,猛然起身。

    少顷之后,从学堂内奔出了一大群的小家伙。

    “站住!”

    穆桂英在学堂里的孩子们冲出来的时候,一马当先的上前,怒喝一声。

    听到了雌虎发威,大部分的孩子们吓的一哄而散。

    独留下了四个小家伙,一脸愕然地看着穆桂英三人。

    三男一女。

    皆是七八岁的年纪。

    “你们怎么又来了?”

    为首的是一个瘦瘦弱弱却很臭屁的男孩子,他见到了穆桂英三人,挑起了眉毛,撇嘴说道。

    杨宗卫踏前一步,豪迈地拍着胸脯道:“之前说好要比试的,我们又岂会失约!”

    臭屁的男孩子当即挺直了腰板道:“比什么?诗词歌赋随你们挑。”

    穆桂英冷哼道:“小小年纪,好大的口气。”

    臭屁的男孩子冷笑道:“比诗词歌赋,我长这么大还没怕过。”

    “柳永,算了……”

    在臭屁的男孩子身后的一个胖胖的小男孩,拽了拽他的袖子,低声说了句。

    柳永瞪了他一眼,低声道:“晏殊,他们上次给的糕点,味道如何?”

    晏殊一愣,拼命的点头,“好吃,我从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糕点。”

    “那你还想不想再吃?”

    “想……可是……”

    “想就对了,只要我们赢了,就能跟他们提条件。”

    “好吧……”

    小胖子晏殊在美食的诱惑下投降了。

    柳永又看向了身后的另外两人,“欧阳修,程家妹妹,你们呢?”

    被唤作欧阳修的小家伙,舔了舔嘴角,低声道:“有好吃的,我自然不能错过。”

    而唯一的女孩子,程家姑娘,扯了扯衣角,用微小的声音道:“小妹,小妹要等苏家哥哥……”

    听到程家姑娘提到苏家哥哥,柳永三人一脸苦笑。

    柳永恼怒地道:“那头倔驴只会坏事!”

    “说谁呢!说谁呢!”

    一个大脑袋的男孩子,从书院里窜了出来,气呼呼的盯着柳永。

    “苏家哥哥……”

    程家姑娘见到了苏洵,轻忽了一声,走了过去。

    苏洵不耐烦的吼道:“你离我远点,你总是跟着我,害的别人老说我。”

    程家姑娘怯怯地捏了捏衣角,用蚊子一般的声音道:“可人家是你娘子……”

    听到‘娘子’两个字,苏洵气的跳脚。

    “不许说!”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事情,在燕国并不罕见。

    怪就怪在两个人在一个学堂学习。

    而学堂里其他人都没有娃娃亲或者童养媳之类的。

    苏洵自然而然地就成了众矢之的,成了一帮小家伙的嘲笑对象。

    所以每次程家姑娘提到了‘娘子’一类的话,苏洵就跳脚。

    “我说你们有完没完,还比不比!”

    穆桂英没耐心的冲着他们喊。

    苏洵闻言,仰起头,道:“三对四,不公平。我加入你们,这样就是四对四了,这样才公平。”

    柳永一听这话,恼怒的骂道:“苏洵,你这个叛徒。”

    苏洵置若罔闻,抬脚就往杨宗卫三人一边走去。

    程家姑娘下意识就要跟上去。

    苏洵跳脚道:“不许跟着我……”

    “可是……反正你不许跟着我。”

    程家姑娘一脸委屈。

    柳永挺身而出,护着程家姑娘,“不要伤心,柳哥哥帮你。”

    程家姑娘倔强的摇摇头,泪珠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她坚定地道:“我要跟他比……”

    “好!”

    另一边。

    杨宗卫眼见着苏洵过来,赶忙凑到穆桂英身边,低声道:“要他吗?”

    穆桂英皱眉道:“诗词歌赋咱们不是对手,留下他,有个帮手。”

    少顷过后。

    八个人分成了两队,站在学堂门口。

    柳永傲然道:“现在四对四,公平的很,说吧,比什么。”

    狄青犹豫了一下,插话道:“咱们貌似还少一个评判?”

    穆桂英和柳永同时皱眉。

    “一时半会儿上哪儿去找评判?”

    就在八个小家伙满脸愁容的时候,一个脸色黝黑的小家伙,悠哉游哉的出了学堂大门。

    柳永见此,眼前一亮。

    “包黑炭,你过来。”

    黝黑的小家伙一愣,当即就想转头跑。

    却听柳永在那儿幽幽的道:“你要敢跑,下一次我就用火烧了你的眉毛。”

    黝黑的小家伙闻言,一脸苦闷地折过身,缓缓而来。

    他边走边道:“我叫包拯,不叫包黑炭。”

    柳永瞪眼道:“我就叫你包黑炭,你有意见?”

    包拯赶忙摇头。

    很明显,包拯很怕柳永。

    柳永嚷嚷道:“我们几个人要比试一番,由你做评判。”

    包拯看了他一眼,用并不微小的声音悄悄的问柳永,“要向着你们吗?”

    柳永差点没跳起来把这个黑炭头给掐死。

    放水什么的说这么大声,还怎么放水。

    果然。

    另一边的穆桂英听到这话,狠声道:“你要敢向着他们,我就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