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9章 挖坑吧!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水川。

    凌冽的西北风呼啸的刮过。

    即便是夏日,依然觉得有些刺骨。

    好水川要塞刚好处在谷口的位置上,所以更加寒冷。

    霍红叶陪着王行出要塞巡逻,一行人走累了,找了一个向阳的地方,坐下休息。

    王行打了个哈欠,想要抽一口。

    一想到自己在巡逻,又生生的忍住了。

    霍红叶从身后的背囊里取了一个水壶递给了王行。

    王行闷了一口,愕然道:“居然还是温的……”

    霍红叶咧嘴一笑,略显骄傲的道:“我们用的水壶都是特制的,比你们用的要重,因为是双层的,保温效果更好。”

    王行吧嗒了一下嘴,又闷了一口水,感慨道:“你们的待遇就是好,咱们巡逻了快三个时辰了,我们水壶里的水,早就变得冰凉,你水壶里的水还是温热的。”

    霍红叶认真的说道:“陛下曾经说过,冷水喝着固然凉爽,可是对身体无益。我们这些常年在外面跑的,就更应该注意。陛下体谅我们,所以才让匠人们特制了这种水壶。”

    王行缓缓点头,“陛下还是那么睿智……老夫年轻的时候,就喜欢喝凉水,特别是刚从井里出来的那种冰凉冰凉的水。

    可是到老了,再喝那冰水,牙花子都能被冻僵……”

    霍红叶一愣,哭笑不得道:“您老要是喜欢,这水壶就送给您了。”

    王行闻言,瞪眼道:“老夫岂是贪你水壶之人?你送的,老夫才不要。老夫相信,总有一天,陛下会给我们所有的将士,配上一样的水壶。”

    霍红叶苦笑着摇了摇头。

    一个十三四岁大的娃娃,有些好奇的盯着水壶,低声道:“王爷爷,能给我瞧瞧不?”

    王行瞪了小家伙一眼,假装很生气的训斥道:“你这狗娃子,见啥都好奇。总有一天,这好奇心会害死你的。”

    虽然在训斥狗娃子,可王行还是将手里的水壶递给了小家伙。

    狗娃子撸起了宽大的袖子,小心翼翼的接过了水壶,爱不释手的拿着把玩。

    突然。

    “嗖~”

    一声箭鸣。

    锋利的箭矢洞穿了狗娃子手里的水壶,飞进了狗娃子的咽喉。

    狗娃子脸上带着笑意,喉头喷着血,栽倒在了地上。

    “狗娃子?!!”

    王行撕心裂肺的大喊一声,就往狗娃子身边扑。

    霍红叶眼疾手快的一把拽起了王行,冲着剩下的几个人喊了一声。

    “辽人来袭!快跑!”

    “狗娃子!”

    霍红叶拖着王行往要塞里面跑。

    王行瞪着眼睛,老泪纵横的抬着枯手想要抓住狗娃子。

    霍红叶知道王行心中悲痛。

    可是他却不能放下王行。

    敌人的箭矢一眨眼,就射死了狗娃子。

    说明敌人已经扑倒了近前。

    下一刻,很有可能连王行也会被意一箭洞穿。

    霍红叶拖着王行一边往后跑,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一支响哨,奋力的吹响。

    要塞上站岗的老卒们听到哨响,就向霍红叶一行所在的位置望了过来。

    站得高,看得远。

    他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在霍红叶、王行一行人身后,一支百人队伍的辽军斥候,在快速的挺进。

    “立马派人去接应霍头领,剩下的兄弟们驾着床弩还击,给我射死这群狗娘养的。再去人到营中,召集所有的兄弟们,全部上要塞城墙。”

    刘偏将怒吼出了这一番话。

    然后目光深沉的看着城外接近的辽军斥候。

    “辽人来了!”

    “噗噗噗~”

    一道道箭矢从要塞城墙上落下。

    往前挺进的辽军斥候遭到了狙击。

    他们快速的找到了隐蔽的地方,然后通过箭矢还击。

    在斥候队伍中,有辽人的神射手,不断的通过箭矢,在收割那些巡逻的士兵们的性命。

    霍红叶也不可幸免的挨了一箭。

    霍红叶拖着王行到了要塞门口的时候,早已在门口接应的人,迅速的将大门打开了一道裂缝,然后迎了霍红叶和王行进门。

    等到二人进去以后。

    大门立马被关紧。

    进了要塞。

    霍红叶如释重负的放开了王行的手臂。

    王行却宛如疯魔一样扑向了大门。

    “你们怎么就把门关上了呢?那些娃娃们还在外面。”

    “快去就他们,他们还是个娃娃!”

    “……”

    王行哭嚎着往外冲。

    两个守门的老卒拦下了他。

    他们同样双眼泛红。

    其中一个守门的老卒声音沙哑而低沉的道:“刚才在城墙上,我们看得一清二楚。除了你们二人以外,其他的人,全部被辽军神射手射杀了。”

    “天杀的,他们还是孩子……”

    王行惨叫着。

    “为什么死的不是老夫,而是他们那群孩子。老夫的命不值几个钱,狗娃子更是家里的独苗。如今他死了,老夫回去以后,如何向我那个老弟弟交代……如何交代……”

    霍红叶眼含泪花,声音沉重的对王行道:“王叔……这就是战争……”

    “呜呜呜……”

    王行瘫坐在地上,哭的像是一个月子里的娃一样悲惨。

    其余人却不能像王行这么哭下去。

    紧闭了要塞大门以后。

    守门的老卒迅速的用沙袋、青石,封死了要塞门口。

    辽人的斥候,一出现,就是上百人。

    这说明,此番前来攻打好水川的,并不是什么小股部队,很有可能是辽人的一支强军。

    等到霍红叶安置好了哭晕的王行以后,就匆匆的随同其他的老卒们登上了城墙。

    上了城头以后。

    望着城外的情景,霍红叶倒吸了一口冷气。

    要塞外,黑压压一片辽军,缓缓向要塞逼近。

    “这得有多少辽人?”

    有人暗吞着唾沫发问。

    站在城墙最中间的刘偏将,独臂握着刀把,阴沉沉的低声道:“约莫五万……而且都是辽军的精锐……看旗号,应该是耶律斜轸部的兵马……”

    顿了顿,刘偏将沉声道:“耶律斜轸是不属于耶律休哥的辽国名将,只是因为常年在跟女真、高丽等地作战,所以名声不显。但是他麾下的将士,皆是百战老卒,实力不可小逊。”

    瞧一瞧城墙上的老弱病残,再看看外面四肢健全、孔武有力的辽军将士。

    霍红叶心里生出了不妙的感觉。

    别看好水川要塞里人多。

    可是战斗力远远没有办法跟外面的辽军相比。

    这场仗一旦打起来。

    恐怕会很惨烈。

    霍红叶靠近了刘偏将,皱眉问道:“敌人势大,我们应该坚守求援。”

    刘偏将郑重的点头,“求援的信使我已经派出去了……只是……燕国如今四处都在征战,能赶得及过来驰援我们的兵马,恐怕不多……

    距离我们最近的兵马,就是三山口的铁骑军和游骑军……

    只是他们现在被辽人的大阵拖着,就算他们抛弃了三山口,回来驰援,恐怕也得到三天以后。”

    刘偏将缓缓捏起了拳头,郑重道:“所以……这三天,我们得靠自己……”

    “咕嘟……能打得过吗?”

    一个年龄不大的小兵,暗吞了一口口水,迟疑的插话。

    “哈哈哈……小家伙你怕了?辽人算什么东西?一群土鸡瓦狗而已。想当年,陛下单骑出复兴关,在辽人军阵中杀进杀出,犹如进无人之境。

    所以说,辽人根本没什么好怕的。

    回头辽人攻城,你就躲在老子身后看着,看看老子是如何杀的辽人屁滚尿流。”

    有老卒见到小兵们有些胆怯,当即乐呵呵的说起了宽慰话。

    小兵们听了老卒的宽慰话,显得很振奋。

    “对!杀的他们屁滚尿流。”

    “俺要把辽人脑袋一个个砍下来,串成串,绑在腰间,回去给街坊邻居都看看,看谁还敢叫我二孬……”

    “……”

    小兵们振奋的吹着牛。

    仿佛辽人就是蚂蚱,能够轻易的踩死。

    老卒们并没有拆穿那个说宽慰话的老卒的谎言,他们甚至脸上还带着笑意,似乎是在赞同他说的话。

    只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老卒们脸上的笑容很僵硬。

    很显然,他们知道,这一场战斗,并不乐观。

    黑压压的辽军们扑到了要塞外的时候,城墙上的老卒们早就严阵以待。

    不用谁刻意的去吩咐,这些老卒们会很自觉的按照自己兵种的不同,守在了自己应该守的位置上。

    除此之外。

    在他们身后,还带着那些初上战场的小兵们。

    辽军到了城下以后,并没有急着攻城,而是派遣出了一个信使,赶到了两军阵前。

    信使背着小旗,在要塞外转了一圈。

    然后冷峻的对城头上的老卒喊道:“我家将军有令,降者可尽数为奴。不降的话,破城以后,必然屠城,鸡犬不留……”

    “嗖~”

    城外的辽军信使话还没有说完。

    城头上的床弓就响了。

    锋利的弩枪暴射而出,洞穿了辽军信使,将他连人带马扎在了地上。

    “呸!”

    射出弩枪的老卒啐了一口,对身边一脸愕然的小兵得瑟道:“看到了没,一弩一个。辽人来多少,杀多少。”

    小兵嘴角抽搐的低声道:“葛叔……先生教我们读书的时候,曾经讲过,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老卒闻言,脸上笑容一僵,黑着脸干巴巴的问小兵,“你听到刚才那个辽人说的什么吗?”

    小兵重重的点头。

    老卒又问,“那你知不知道,陛下曾经说过一句话?”

    小兵懵懂的看向老卒。

    老卒撇撇嘴,傲气的道:“陛下说过,我汉家男儿,宁可站着死,也绝不能跪着生。跪惯了,骨头就软了,再想爬起来,可就难了。”

    说完这话,老卒还向四州的其他老卒喊道:“你们有愿意跪着求生的没?有的话,现在就下去,去跪着找辽人,叫人家一声爷爷,看人家让不让你们活命。”

    “呸!从来都只有敌人喊咱们爷爷的份,哪有让咱们喊孙子叫爷爷的道理?那岂不是乱了辈分?”

    “自从陛下扶起了俺,俺这双膝盖,就没软过。”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陛下都不让我们跪,他们算什么东西。”

    “说那么多有啥用,拿起刀,就是砍。谁怂谁孙子。”

    “……”

    老卒们七嘴八舌的谩骂。

    引的那个被唤作葛叔的老卒哈哈大笑。

    他冲着身后的小兵挤眉弄眼的道:“瞧见了没?这就是咱们汉家男儿,燕国的汉家男儿。天底下独一份,谁也不跪。

    所以,辽人说那话,不是在劝降,而是在挑衅。

    该死!”

    远处的刘偏将隔着老远就听到了老卒的话,他黑着脸翻了个白眼,却并没有怪罪老卒擅作主张,射杀信使。

    在刘偏将看来。

    他们这些老家伙们再次踏上战场,就是来拼命来了。

    命还没拼,哪有认怂的道理?

    至于拼过命,再认怂,那真无所谓。

    反正脑袋都已经掉了,谁还在乎其他的。

    而且,在刘偏将看来,老卒射杀了辽国信使,还有一个好处。

    那就是绝了要塞里所有复兴老卒的后路,让这其中胆怯的人没有投降的机会。

    唯有背水一战。

    好水川要塞上,瞧着大家嘻嘻哈哈的,其实暗地里的气氛格外的凝重。

    而好水川要塞外。

    耶律斜轸跨坐在马背上,眼看着信使被杀,微微皱起了眉头,“杨延嗣不愧为一代雄主,短短几年,就让燕国百姓拥有如此的傲气。

    长此以往下去,还有谁能让燕国人俯首……

    可惜,这一切将会成为过去。

    燕国,终将会败在我辽人手里。

    一切就从这好水川开始。”

    感慨了几句,耶律斜轸瞥了身旁的侍卫一眼,冷冷的下令,“传令下去,攻城……”

    侍卫迟疑了一下,犹豫道:“真要用那个办法?”

    耶律斜轸淡淡的看向了侍卫,平静的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还有比这更好的战术?”

    侍卫珍重的点点头,下去传令。

    随着侍卫传令下去。

    城外的辽军下意识的分开了一条道路。

    然后就有一架架的投石车被推到了两军阵前。

    看到这一架架的投石车,感受到这熟悉的套路。

    好水川要塞上的霍红叶微微一愣。

    “这……似乎是陛下攻打幽州城采用的战术……”

    霍红叶喃喃自语。

    刘偏将愕然道:“辽人用陛下的战术?”

    霍红叶苦着脸道:“好用呗!不然辽人干嘛效仿。”

    刘偏将并没有经历过幽州城的战争,当初杨七在打幽州的时候,刘偏将人在古北口。

    对于幽州城的战事,他也只是听人讲解而已,并没有亲眼目睹。

    霍红叶亲眼目睹过那一场战争,他自然知道这个战术的特点。

    刘偏将虚心请教道:“此战术如何破解?”

    霍红叶叹气道:“挖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