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0章 兄弟齐聚古北口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呼……”

    当所有辽人撤出了古北口以后,忽然吹起了一阵冷风。

    猛然间,淅淅沥沥的小雪飘洒而下,没过多久,就变成了漫天鹅毛大雪。

    雪下的很急,似是在催促着辽人快点赶路。

    也似乎是在洗刷这片充满了血腥的大地。

    “速速赶路!”

    辽人见了雪,就像是见到了山崩海啸一样,满脸的惊恐,互相催促着往上京城逃去。

    辽人逃到了十里地外以后,杨七才冒雪在众人陪伴下,踏上了古北口。

    古北口是长城上的一座要塞,却并不那么出名。

    但是它所处的位置,决定了它在长城上担任着重要的职位。

    古北口位于居庸关和山海关之间,是沟通两座关口的桥梁,也是辽人南下必经之道。

    如今,这一座并不出名,却至关重要的关口,落在了杨七手里。

    从杨七踏上古北口的那一刻起,就标志着燕云十六州,自此以后,归属杨七所有。

    大宋图谋了多年的燕云屏障,辽国仰仗了多年的粮草基地,从这一刻开始,就再也跟他们无关了。

    他们想要在燕云十六州这片土地上再做任何事,都必须经过杨七同意。

    这就是杨七的权柄,也是杨七靠着双手,打出来的话语权。

    “嘎吱嘎吱……”

    杨七一行到达了古北口关口上的城墙上的时候,大雪已经在地上落了一层,厚厚的,踩上去嘎吱作响。

    “呼……”

    杨七背负双手,吐出了以后白气,望着远去的辽人的兵马,长叹了一声,“可惜……终究还是没有留下耶律休哥和韩德让……”

    杨七身上穿着一件裘皮,头戴四方帽,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可是他嘴里说出的话,却足以震动天下。

    杨大在杨七身侧,会心一笑,“迟早还有机会的……”

    杨七苦笑着摇摇头,“潜藏在辽军中的探子传来了密信,耶律休哥内伤难以痊愈,已经卧病不起了。而从古北口到上京城,路途遥远,又加上严寒已至。

    以他的伤势,在这种天气颠簸前行,未必能够抗的下来。”

    站在杨七另一侧的杨二认真道:“那岂不是正好,少了一个心腹大患。”

    杨大身后的杨五闻言,没好气道:“那可不行,耶律休哥想死可以,但是绝对不能死的那么容易。”

    杨三感慨道:“五弟和七弟,怕是还没有对复兴关外曾经那一战释怀。”

    杨大回头看着杨三,认真的道:“我也释怀不了……不过我赞成七弟这一次的做法。”

    杨六从后面走了上来,点点头道:“为了一己怨恨,舍去数十万将士的性命跟辽人血拼,划不来。我们首先是将军,其次才是报仇的男儿。”

    一众的兄弟听到了杨六这话,纷纷点头认可。

    为了报仇,拼着数十万将士的性命,确实划不来。

    辽国就在哪儿,失去了燕云十六州的辽国,将会变的更加虚弱。

    当南国钱行在辽国遍地开花的时候,辽国依然会成为杨七的掌中之物。

    这就是杨七和萧太后和谈的时候,给萧太后挖的坑。

    萧太后想出了一个监管的对策。

    可是监管真的对南国钱行有用吗?

    只要不参与管理,不真正的深入学习,萧太后想要真正的弄懂南国钱行,监管南国钱行,无异于痴人说梦。

    杨七可是明确的跟萧太后强调过,南国钱行如果没有触犯辽国的律法,辽国绝对不允许对南国钱行出手。

    这就等于南国钱行从一开始,就套了一层保护伞。

    而南国钱行想要在辽国搅动风雨,又何须去触犯辽国那简陋的律法?

    “放心吧!我迟早会弄死耶律休哥,为死去的辽地汉民报仇的。”

    杨七感叹了一句。

    兄弟几个频频点头。

    兄弟六人凑在一起,聊起了以后的规划,其余人站的远远的,让他们兄弟单独待在了一起。

    杨家六子站在古北口的关口上,其余的数万将士在他们百丈开外躬身等候着,形成了一幅绝妙的画卷。

    或许到了多年以后,很多人回想起这一幕,都会感慨万千。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啊……”

    杨五难得的拽了一回文,话音刚落地,就遭到了其他五位兄弟拳脚相加。

    揍过了煞风景的杨五以后,杨大岔开话题道:“五弟的话有些不合时宜,七弟才情高涨,诗文被世人称为天下第一。今日应景作一首如何?”

    “这个好,某镇守在南国多年,已经许久没听过七弟吟诗了。如今回想起七弟当日在汴京城长乐坊吟诗,某心里还是很激动。”

    “二哥说的有理……”

    “……”

    哥哥们凑在一起当捧哏,杨七自然不能落了几位哥哥的面子。

    心里暗骂了一句。

    你们几个大老粗,懂个锤子诗文。

    嘴上却幽幽吟出了一首长词。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

    这一首杨七曾经在长乐坊上未曾吟完的长词,如今再次被杨七提起。

    此情此景,站在长城之上,再次吟出这一首词,非常应景。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

    “昔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

    这天地间,再也无人能够凌驾在杨七头上,也不用担心因为说错话而被定为反贼。

    所以杨七毫无顾忌的吟出了这首词。

    虽然略过了一句,但是却依旧难以掩饰这一首词的大气磅礴。

    吟到最后,杨七胸中仿佛装下了整个天下,豪气冲天。

    其声震九霄,再古北口外的旷野上经久不衰。

    自此词出世以来,能吟出此词中豪气的人少之又少。

    或许只有真正会当凌绝顶的时候,才能真正的体会到这一首词中间的豪气。

    杨大一行人不懂诗词,但是他们依然听懂了这一首词里面的豪气。

    震惊之余,他们很捧场的再那个鼓掌叫好。

    “还是七弟厉害,这一首诗,应情应景,又不失豪气,好诗,好诗……”

    杨五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手掌拍的啪啪响,一个劲叫好。

    然而,没人领情。

    杨大没好气的白了杨五一眼,“那叫词,不叫诗……”

    杨五愣了一下,愕然道:“词?哦!是词啊!好词!好词!”

    这下,杨家其余的兄弟都不想搭理他了。

    杨二对着杨七感慨道:“七弟不愧为当世第一才子,这词做的真好。”

    杨七翻了个白眼,“这可不是我作的,我只不过是拾人牙慧而已。”

    杨二愕然道:“不是你作的?除了你,谁又能有这般豪情?”

    杨七瘪了瘪嘴,感慨道:“一位伟人,一位盖压天下,让诸天失色的伟人。”

    “竟有这等人物,我真想见见他……”

    杨二一脸向往的感慨。

    杨七嘴角抽搐了一下,并没有接话。

    杨大训斥过了杨五以后,对杨七低声道:“七弟,这词……”

    杨大话说了一半,杨七就明白了杨大话里的意思。

    只听杨七淡然的道:“没事,传出去了也不怕。这天下间,能管到你我兄弟头上的,除了爹娘外,再无其他人了。”

    杨大缓缓点头,“那就好……”

    兄弟六人感慨了半天后。

    杨七突然想起了什么,疑问道:“爹呢?”

    杨大闻言愣了愣,苦笑道:“爹回去了……”

    杨七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直跟他对着干的老杨,这一次难得的正经了一把,他一个人率领着十万兵马,坐守古北口到复兴关一线的长城,愣是打退了辽人来源的近二十万兵马。

    为杨七合围耶律休哥,逼迫萧太后签下了丧权辱国的条约,争取了有利的条件。

    杨七很想当面感谢一次自己这个终于靠谱了一次的老子。

    却没想到他老子似乎不愿意见他。

    在得知了辽人认输以后,就带着他的学生,还有他军机阁的参谋们,离开了燕云十六州。

    杨七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

    兄弟六人又在城头上待了一会儿。

    然后杨七豪迈的当众宣布,大庆十日。

    这可把聚拢在古北口的将士们乐坏了。

    一个个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就开始吃吃喝喝。

    大庆十日。

    将士们就如同猪猡一样,大吃大喝了十日。

    这期间耗费了多少酒肉、多少粮食,没人去计较。

    十日后。

    到了分别的时候了,折家军在折御勋的率领下,第一个向杨七辞行。

    杨七和折御勋策马并行,一路把他们送到了儒州的长城入口。

    马背上,折御勋乐呵呵的道:“七郎,还是你厉害,暗中谋划隐忍多年,一举拿下了燕云十六州。从今往后,这片大地上,谁敢不仰仗你鼻息过活?”

    折御勋看起来浑身冒着喜气。

    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此次帮杨七争夺燕云十六州,折御勋也得到了不少好处。

    平定燕云十六州以后,杨七在折御勋原有的俘虏基础上,又批给了折御勋不少俘虏,足足帮折御勋凑够了二十万俘虏带回去。

    二十万俘虏,加上折御勋之前俘虏的党项人,足够折御勋把他现在治下的地方,全都推倒重建一便。

    除此之外,杨七还暗中告诉折御勋,折家有往得到大宋朝廷的承认,在西北割据称王,成为一方霸主。

    折家以前也算是一方霸主,只是因为没有名分,所以做事总是束手束脚的。

    一旦折家成了有名分的一方霸主。

    那折家完全可以放开手脚,在西北大干一场了。

    得知了这个消息以后,折御勋激动的一晚上都没有睡着,直到现在整个人还沉浸在兴奋当中。

    杨七本人对名分这个东西看的不是太重,但是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是如此。

    折御勋就是一个很看重名分的人。

    甚至天底下大部分人都很认同名分这件事。

    或许只有杨七这个异类不在乎名分。

    瞧着自己的舅舅喜上眉梢,眉飞色舞的在拍自己马屁,杨七好笑道:“我只是比别人先行一步而已,算不得厉害。舅舅您就别吹捧我了。

    今日的杨家,就是明日的折家。

    我只是拿下一块燕云十六州而已。

    也许用不了多久,舅舅您占据的地方,恐怕要比我杨家占据的地方还要大。”

    折御勋开怀笑道:“这话舅舅爱听,回去以后,舅舅就按照你之前说的谋划。”

    顿了顿,折御勋不好意思的道:“不过,七郎,你也知道。舅舅手下除了府州、麟州以外,剩下的地方皆地广人稀。真要向外扩张,到时候难免要向你请援,你到时候可一定要帮舅舅一把。

    还有,你军中那个火炮,能不能给舅舅弄几百尊?”

    杨七听前半段的时候,还准备点头答应,听到后半段的时候,脸色一僵,“舅舅,火炮这个东西固然好用,不过造价却非常昂贵。

    就我拿一百尊火炮,没一千万两弄不出来,而且耗损极大。

    您确定要几百尊?”

    折御勋一听这话,笑不出来了。

    他尴尬的打哈哈道:“舅舅跟你开了个玩笑,西北之地,多是骑兵征战。你回头帮舅舅打造一批不弱于你手下铁骑军那样的重甲骑兵。”

    杨七见折御勋不再提火炮这个茬,他会心一笑,“舅舅只管放心,折家真到了需要帮手的时候,外甥自然不会吝啬。

    这样,铁骑军和游骑军的兵马,回头我会调动一下。

    铁骑军的兵马我回调他们到西夏府,毗邻舅舅你的地方。

    到时候你有需要,只管调遣即可。

    还有火炮,回头我差人给舅舅您送十尊过去。”

    “哈哈哈……”

    折御勋朗声大笑,抬起手想拍一拍杨七的肩头,手抬到了一半,悬在了半空。

    然后划出了一个弧线,拍了拍自己胯下的马儿。

    杨七如今身份不同,已经不是那个折御勋可以随意拍打的小外甥了。

    “哈哈哈!好外甥,他日我折家若是占了跟你一样大的地盘,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说完这话,折御勋还转身对他的儿子喊道:“你们几个都记清楚了。将来我折家要是起来了,一定不能忘了七郎的恩情。”

    折家一众兄弟,神色复杂的看了看杨七这个别人家的孩子。

    然后齐齐点头道:“知道了,爹……”

    折御勋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杨七把一行人送上了路,等到折家人走远了,他才策马重新回到了古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