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9章 和谈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很明显,真到了那个地步,辽军绝不会先对自己人下手,首当其冲遇害的,必然是顺州的辽地汉民。

    这也是杨七突然暴怒的原因。

    萧太后没想到杨七会因为这一句话动怒,略微有些诧异。

    不过他想到杨七文人出身,也就理解了杨七为何会动怒。

    文人最重礼义廉耻,人吃人,与禽兽无异,杨七这个正宗的文人,自然会动怒。

    萧太后想到此处,心中淡然一笑。

    文人终究是文人,很难做到武人那么铁石心肠。

    这话要是对耶律休哥说,耶律休哥保准会冷冷一笑,然后置之不理。

    这个念头没在萧太后脑海里藏多久,就被驱赶了出去。

    然后她自嘲的想到,什么时候,兔子也有资格去轻视老虎了?

    心中暗叹一声,萧太后撇撇嘴,幽幽道“本宫只是随便说说,虎侯何必动这么大的怒火。”

    杨七紧盯着萧太后冷声道“说都不许说,甚至连这个念头都不许有。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人懂得礼义廉耻,懂得忠孝节义,更懂得互帮互助。

    人吃人,和禽兽有何区别?

    真要碰到了这种畜生,我有一个杀一个,有一双杀一双!

    你辽军若是真敢以人肉为军粮,我杨延嗣就算是倾尽所有,也要让你契丹八族灭族。”

    萧太后眯起眼,低声道“虎侯如果真一意孤行要灭契丹八族,就不怕西北四府和南国不保吗?”

    杨七同样眯起眼,沉声道“我说过会倾尽所有,你听不懂我的话吗?”

    萧太后收起了心中戏谑的心思,郑重道“是本宫失言了……”

    杨七看着萧太后,冷冷的道“你们辽人,最好记住我的话。”

    萧太后脸色不好看了,她冷声道“虎侯不必再三叮嘱,本宫也是人。”

    杨七神情冷漠道“但愿如此……那么咱们接下来就聊一聊和谈的条件。”

    终于说回正题了,萧太后神色一正,看着杨七。

    杨七屈指敲打着椅子上的扶手,漫无条理的说出了他的条件,“辽国和我西北四府,虽然如今是敌寇,但是以后肯定是友邦,友邦之间,自然不能动不动就兴刀兵,而且还得时常互通有无。

    如此,对你我双方都有利,你觉得呢?”

    按理说,这个条件若是以前提出来,萧太后一定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可是当她知道了杨七暗中控制辽国经济,搅动风云以后,她对互通有无这方面,有着深深的恐惧。

    萧太后神色尴尬的道“不行刀兵,这不仅是虎侯的夙愿,也是我大辽的夙愿。只是不知道这互通有无,是怎么个互通法?

    虎侯的手段鬼神莫测,真要互通有无之后,虎侯要做点什么,我大辽……”

    剩下的话萧太后没说出来。

    两个人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必明说,就能听懂。

    萧太后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杨七好笑道“你辽国若不对我治下的土地起歹意,我自然不会对付你们。这样,为了避免你的顾虑,我西北四府以及南国治下的所有商号,除了南国钱行外,均不进入你大辽。

    南国钱行,只是一个储存和借贷钱财的场所。

    并不会影响你辽国物价上升下跌。

    而我南国钱行进入到了你辽国以后,每一岁收入所得的一成,将会作为税金,交付你们辽国国库。”

    杨七一番话,说的萧太后云里雾里的绕。

    坦白说,她真的不懂经济。

    所以对于杨七的话,分不出好坏。

    也不明白南国钱行进入到了辽国以后,会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不过杨七承诺,他治下的所有商号,除了南国钱行外,剩下的不进大辽。

    而南国钱行,又只是一个存储和借贷的地方,似乎确如杨七所说,并不怎么影响辽国的物价上升和下跌。

    最主要的是每一岁,辽国还能跟着分一成的红利。

    如此的话,倒是对辽国不会有大的影响。

    萧太后思来想去,能想到的也就只有这么多,她迟疑了一下,咬牙道“南国钱行入我大辽,必须受到我大辽的监管。”

    萧太后虽然不懂经济,但是她还是想要监管南国钱行。

    不论杨七说的真假,有大辽朝廷监管,南国钱行就不敢乱出什么幺蛾子。

    杨七闻言明显一愣,他微微笑道“辽国朝廷监管南国钱行自然没问题,但是我南国钱行若是没有做什么触犯辽国律法的事,你辽国朝廷若是敢插手我南国钱行的事情,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萧太后点头道“这是自然,只要你南国钱行不在我们大辽搅动风雨,本宫可以承诺,任何人都不会动你南国钱行。”

    “这一条必须写在盟约上。”

    “好。”

    敲定了盟约第一条,杨七开始提出第二条,“此番大战,辽国作为战败的一方,除了把燕云十六州划拨到我西北四府治下外,还得做出一定的赔偿。”

    萧太后咬了咬牙,沉声道“你想要多少?”

    这一条萧太后之所以答应的这么痛快,那是因为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这是必不可少的一条。

    杨七思虑道“三千万两,你觉得如何?”

    萧太后猛然起身,义愤填膺道“你这是狮子大开口!”

    杨七幽幽道“也不是让你辽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你们可以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还清。也可以用牛羊马匹、人参鹿茸、冬虫夏草、海东青、东珠等等货物抵债。”

    萧太后咬着银牙,冷声道“你这是要趴在我们大辽身上吸血,三千万两,太多了,我大辽何日才能还清?必须减少。”

    杨七瞥着萧太后,淡淡道“那你觉得多少合适?”

    萧太后当即竖起一根手指头,低声道“一百万两……”

    杨七瞪眼,“你打发叫花子呢?”

    萧太后也忍不住了,咆哮道“三千万两,纵然是我辽国臣民不吃不喝,也得三十年才能弄这么多钱财。你这是在逼我们辽国所有人去死。

    于其被你以后逼死,还不如现在就跟你鱼死网破。”

    “咳咳……”

    杨七干咳了一声,他瞧着萧太后恼怒的摸样,突然想起,辽国的经济真的不怎么样。

    三千万两,对于杨七而言,那是轻轻松松就凑出来了。

    可是对于辽国而言,恐怕要积攒好久好久。

    毕竟不是人人都跟他一样,是个穿越者,懂得经济,又知道金矿、铜矿、银矿产地,甚至还能把一直处于花钱的战争,打成赚钱的战争。

    不能用自己的要去,去要求别人。

    这样别人的压力太大了。

    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杨七赶忙改正,“这样……最低一千万两,不能再少了,再少就只能打了……分三十年还清,每一年至古北割三十四万两,多出来的算利息。”

    一年三十四万两。

    这个数字,萧太后勉强能接受,辽国也能勉强接受。

    萧太后最终咬牙答应了。

    利息之说,萧太后没办法去跟杨七继续扯皮。

    杨七也没给她继续撤下去的机会,直接说了第三条,“这第三条,我西北四府和你大辽即为友邻,自然得分一个上下。你觉得呢?”

    萧太后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咬牙迟疑道“你想怎样?”

    杨七咧嘴笑道“上一次上京城一行,我瞧着你们辽国小皇帝耶律隆绪,长相可爱,颇为惹人喜爱。忍不住就有收一个干儿子的冲动……”

    杨七话还没说完,就见萧太后咬牙切齿的低吼道“不行……”

    萧太后拒绝的很坚决,而且脸颊上还有淡淡的红晕浮起。

    杨七微微有些愣,旋即明白了过来。

    他要收耶律隆绪为干儿子,变向的就成了耶律隆绪的爹,而萧太后是耶律隆绪的妈。

    不经意间,就调戏了一把萧太后。

    杨七还真没有调戏萧太后的心思,为了避免萧太后瞎想,他赶忙板着脸道“当年你们辽人认了石敬瑭当干儿子,为何我就不能认耶律隆绪当干儿子。难道只许你们辽人放火,就不虚我点灯?”

    萧太后银牙咬成一团,恶狠狠的道“我皇儿可是耶律嗣的舅舅,难道你希望被耶律嗣唤一声干祖父吗?你要是非要认我皇儿当干儿子,那你就别怪根本每年派人送耶律嗣回一趟西北四府,来拜会拜会你这个干祖父。”

    “嘶……”

    杨七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萧太后这个女人真是狠。

    虽说他已经和杨延辉割袍断义,断了兄弟情谊,以后互不来往,也没有什么关系,相对的小耶律嗣也就跟他没关系了。

    可是即便如此,骨子里流淌的鲜血是没办法改变的。

    小耶律嗣终究还是杨家的血脉,纵然杨七手段通天,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到时候萧太后真的送小耶律嗣大张旗鼓的去西北四府拜会他这个干祖父,杨七可以肯定,老杨和佘赛花二人,一定会混合双打,生生打死他。

    认侄子当干孙子,你这是想跟我们平辈论交?

    想造反啊?

    一想到此处,杨七浑身就打了一个哆嗦。

    不敢想不敢想。

    “咳咳……”

    杨七干笑了一声,掩饰了一下尴尬,打哈哈道“刚才我只是开个玩笑……”

    萧太后成功的搬回了一成,心里好受了不少,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还挑衅的看了看杨七。

    一个和谈的场面,硬生生被两个人闹成了一场喜剧。

    然而,就是这一场看似滑稽的戏剧,却决定了两个庞大势力下许多人的命运。

    有时候,真正的谈判,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肃。

    既然跟耶律隆绪做不了父子,那就只能做兄弟了。

    杨七沉声道“从今往后,我们双方缔结兄弟之邦的盟约,我为兄,耶律隆绪为弟。”

    萧太后想都没想,点头就答应了,“好……”

    这下轮到杨七郁闷了。

    因为当萧太后答应下此事以后,他才发现,自己貌似在萧太后面前,辈分低了一头。

    不过,他又想到了萧太后是小耶律嗣的外祖母,他也就捏着鼻子认了。

    最终,杨七就提出了这三个条件。

    仔细算一算品一品的话,有点儿报复的味道在里面。

    当初宋辽会盟,辽国提出的条件,跟杨七的如出一辙,只是稍微有了一些变动,其余的基本上没改。

    谈妥了条件,萧太后也没有在杨七军营中多留,她在侍卫的护送下,匆匆回到了顺州。

    萧太后回到了顺州的第二日。

    就有辽国负责结缔盟书的使臣到了杨七的军营。

    辽国一刻也不想等,由此可见顺州内的辽军,只怕也撑不了多久。

    辽国根据杨七提出的条款,拟定了文书,文书上一个字也没有更改,上面有汉字和辽文,两种文字书写。

    这才是正规的会盟文书。

    辽国小皇帝耶律隆绪已经在文书上用了印。

    当杨七的印玺盖在了文书上以后,这一份会盟文书,正式的起效。

    和谈结束以后。

    杨七以辽国未付今岁的岁币为由,要求辽国留下顺州内的十万辽军做抵押。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辽国也没办法在这种事情上计较。

    再拖下去,对辽国只会越不利。

    只能壁虎断尾,留下了十万病残的辽军给杨七。

    丢下了残军以后,萧太后在耶律斜轸辅佐下,率领着仅剩的二十万残兵败将,手持着会盟文书,和杨七开出的手令,狼狈的逃出了古北口。

    辽军抵达古北口的时候,各自心里五味杂陈。

    当初兵出古北口的时候,他们志得意满,心里想着的是建功立业,想着从大宋身上刮肉吃。

    然而鏖战了一年,不仅没有吃到肉,反而弄丢了自己的一大块肉。

    当初出征的时候,数十万辽军,气势如虹。

    前后又增派了不少兵马,辽军曾经一度达到了一百多万。

    然而,此刻回程的,却只有二十万兵马。

    留在燕云十六州的数十万兵马,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成为的俘虏。

    出了古北口以后,看到了古北口外遍地尸体。

    辽军们有点发愣。

    看那些人的装束,都是辽军,似乎是他们求救的时候,前来驰援的兵马。

    人数看起来不少,可是却被人挡在了古北口外。

    “古北口,檀州,双重包围!我大辽输的不冤枉……”

    这个时候,辽人似乎觉得把对手说的越强大,就显得他们不那么窝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