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5章 耶律休哥在谋算什么?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少爷,属下护卫不利,请少爷降罪。”

    彭湃端端正正的站在杨七面前,一脸惭愧的抱拳请罪。

    作为杨七手下第一间谍头子,外加第一侍卫统领,没有在第一时间保护住杨七,确实是他的失职。

    杨七只是淡淡的瞥了彭湃一眼,并没有怪罪彭湃的意思,他低声吩咐道:“去帮我办两件事。第一,派人去告诉我大哥,让他拿下云州以后,就停止进攻。再告诉他,拿下云州以后,令铁骑军东进飞狐口,越过了旧城墙,在嫣州和顺州交界处等待我的命令。

    第二,派人绕过幽州城,潜进顺州,查探一下顺州的动向。顺州境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要告诉我。”

    彭湃闻言,略微有些愣神。

    第一个命令他能理解,可是第二个命令就让他摸不着头脑。

    杨七让西北四府的兵马在攻下云州以后就按兵不动,肯定是察觉到了什么。

    至于让铁骑军的将士东进百里,想必是为了以策万全。

    毕竟,今日赵光义派人拿了杨七去中军大帐,差点把他斩在了辕门之外。

    杨七又不是真的鱼肉,岂能任人宰割。

    “少爷,为何要查探顺州?”

    沉吟了许久,彭湃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杨七抬起头,隔着帐篷望着幽州城的方向,幽幽道:“耶律休哥到幽州城了……”

    彭湃一愣,骇然道:“这怎么可能!”

    “哎……”

    杨七长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他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我。”

    彭湃难以置信的问道:“少爷您是怎么发现的?”

    “成也火药,败也火药……”

    杨七感慨了一句,道:“火药这个东西,乃是军国利器,赵光义尚且不愿意让此物流落出去,一直严防死守,直到了幽州城一战才拿出来,可见天下人对火药的重视。

    那么,你觉得,辽国掌控了此物以后,又怎么看可能轻易的把它交到韩德让手上。

    最大的可能就是把控在耶律氏手里。

    而在燕云十六州的诸多辽军中,能有资格掌管此物的,唯有两人。

    一个是辽国枢密使耶律斜轸,一个是辽国南院大王耶律休哥。

    西北四府的大军兵临云州大同府,耶律斜轸作为辽军右军统帅,坐镇大同府,根本抽不出时间到幽州城。

    所以,最有可能把火药送到韩德让手上的,就只有距离此处最近的耶律休哥。”

    彭湃闻言,一脸愕然。

    除了杨七,又有谁猜到耶律休哥已经到了幽州城呢?

    大宋军中上到皇帝,下到将士们,一个个把目光都盯在幽州城上,像是忘了耶律休哥这个人似的。

    可是杨七的目光,自始至终都盯在耶律休哥身上。

    大宋前两次北伐都栽在了耶律休哥身上,而耶律休哥又是此次辽军的主帅。

    从开战之初到如今,近七个州的土地已经落在了宋军手里。

    而耶律休哥这个辽军主帅还没有出面,这明显不正常。

    偏偏,大宋的文武们似乎没人注意到这一点。

    大宋的探子们,至今探查到都是耶律休哥在古北口消息。

    彭湃一边感叹杨七算无遗策,一边迟疑的问道:“少爷,既然耶律休哥人在幽州城,那您为何还要让属下去查顺州。”

    杨七对着彭湃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耶律休哥能只身出现在这里,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所谋划的事情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而他所能谋划的地方也不多,左右不过是顺州、嘉峪关或者古北口。

    眼下,距离最近的就是顺州,也是最容易探查的地方。

    少爷我就是想知道耶律休哥到底谋划了些什么,值得他抛出近八州之地做局。”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把耶律休哥的谋划分析的清清楚楚。

    有那么一瞬间,彭湃感觉到,似乎耶律休哥的一切谋划,在杨七眼里都无所遁形。

    偏偏,大宋那么多聪明人,居然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他家少爷的。

    彭湃用近乎看神灵的目光看着杨七。

    杨七感受到了彭湃炽热的目光,似乎猜到了他心中所想,顿时,杨七轻笑道:“别想那么多,你家少爷我远没有你想的那么聪明。我之所以能比别人看的长远,并不是因为我聪明,而是因为我从一开始,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巨人是谁?”

    彭湃虚心的向杨七请教,充分的发挥了他不懂就问的精神。

    杨七回瞪了彭湃一眼,低骂道:“问那么多干嘛?考状元啊?咱们西北四府没状元让你考。赶紧滚去做事,查不清楚顺州的动向,老子就革你的职。”

    “属下这就去办。”

    眼见杨七发火,彭湃识趣的退出了大帐。

    出了大帐以后,彭湃目光阴狠的从大帐外的器械监的人身上掠过,郑重的对守卫在大帐外的稻草人和扎马合勇士吩咐。

    “守好少爷,但凡有人接近少爷,图谋不轨,就给我格杀勿论。咱们此行跟着少爷出来,不仅要保护少爷的安全,还要保护少爷的颜面。”

    器械监的人,知道这是彭湃在给他们下马威。

    自持甚高的器械监大内高手们,只是瘪了瘪嘴,并没有说话。

    日常挑衅他们的人多了,要是每个都计较的话,他们还不得累死。

    “唰~”

    稻草人和扎马合勇士齐刷刷的向彭湃施礼。

    “诺!”

    整齐划一的动作,没有多余的累赘。

    器械监的大内高手们明显有些愣。

    他们一个个都是跟着皇帝的贴身保镖,见多识广,甚至还有不少人经常去帮皇帝考较禁军中的一些教头。

    他们自然见过不少的将士。

    可是像稻草人和扎马合勇士这么干净利索,充满了精气神的将士们,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几乎下意识的,他们就把稻草人和扎马合勇士跟悍卒划上了等号。

    他们看稻草人和扎马合勇士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没有了之前的轻视。

    同时,他们也感受到了看押杨七的压力。

    他们固然武艺高强,可是面对上千悍卒的冲锋,也够他们喝一壶的。

    更何况,大帐里那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杨七还是个力大无穷的变态。

    虽然杨七已经很少再出手了,但是没有人敢轻视他。

    彭湃见到这些人态度有了些许变化,冷冷的一笑,不再搭理他们,下去帮杨七办差了。

    ……

    此后的几日。

    赵光义依然没有放松对幽州城的战事。

    再诸多幕僚们出谋划策下,赵光义整出了许多幺蛾子。

    诸如挖地道、火攻、火药连番轰炸、疲敌战术等等策略,全被他用在了幽州城上。

    而幽州城,就像是一块坚硬的顽石,任凭赵光义如何攻伐,幽州城俨然不动。

    就这样,赵光义的征辽大军,被阻在幽州城外整整一个月。

    ……

    同时,彭湃派出去去顺州查探消息的人,也查探了一个月。

    花费了一个月时间,彭湃率先派遣出去了十几拨的稻草人侵入顺州。

    前十拨稻草人,在侵入顺州以后,就失去了踪影。

    应该是被人发现了,杀掉了。

    这下,杨七更加坚定认为耶律休哥在顺州有谋划了,不然耶律休哥不可能对顺州如此严防死守。

    要知道,稻草人那都是杨七花大价钱精心培养出来的探子精锐。

    连他们都载在了顺州,那就说明耶律休哥在顺州的谋划很大。

    于是乎,杨七又命彭湃派遣出了更加精锐的稻草人,去侵入顺州。

    历经一个多月,终于有稻草人活着把消息从顺州带了出来。

    ……

    幽州城前。

    宋军大营。

    彭湃面色凝重的匆匆进入到了杨七的大帐。

    一进大帐,他刚要开口,就看到杨七正在大帐内会客。

    于是乎,他硬生生把刚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大帐内,杨七和赵普相对而坐。

    杨七瞥了一眼愣愣的冲进大帐里的彭湃并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烹茶。

    黝黑的发亮的黑陶壶放置在火盆边上,铜盆传到的热度,把陶壶里的清水煮的滚烫。

    杨七亲自为赵普斟上了一杯清茶,陪着赵普细细的品茶。

    赵普端着清茶细细品味。

    半晌,他吧唧着嘴,感慨道:“茶香悠然,回味无穷……可是,不适合老夫。老夫虽然跟沈伦那老货是冤家对头,但是他烹出来的茶汤,那可是一绝。

    你作为沈伦的弟子,没理由不会烹制茶汤。为何要用这清茶招待老夫?”

    杨七端着茶杯,嗅着杯中泛起的清香,笑道:“此地简陋,就算是小子有心用茶汤招待赵相公,那也是有心无力啊。

    毕竟在这里,小子可找不到赵相公钟爱的小龙团,也找不到赵相公喜欢的新豆蔻。

    再有……”

    杨七顿了顿,看向赵普,道:“小子希望用这清茶,帮赵相公清理清理肠胃。让赵相公把那些不该说的话,都顺着肠胃排出去。”

    赵普脸上的表情一僵,苦笑道:“你小子如今果然是个人物了……既然你不愿意跟我这个老家伙叙叙旧,那么咱们就只能先聊正事了。”

    杨七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赵普收起了脸上的表情,神色凝重的盯着杨七,低声问道:“你小子真有办法拿下幽州城?”

    杨七很显然知道赵普此行的目的,对于赵普问出这个问题,他并不意外。

    杨七端着茶杯,并不没有开口,只是冲着赵普笑眯眯的点点头。

    赵普沉声道:“此事可容不得儿戏,一旦出了差错,容不得等到收复燕云十六州的战事结束,你恐怕就要身首异处。

    虽然照你小子现在的折腾法,迟早都是一死,但是老夫还是希望你别死的那么早。

    坦白跟你说,老夫为官多年,官场上来来往往的官员老夫见过不少。

    巴结老夫的官员,更是能从东华门派到金明池去。

    偏偏这么多人中,能让老夫看上眼的人,一个都没有。

    唯独你小子,能让老夫刮目相看,又投老夫的脾气。

    你小子此前在汴京城内,叫老夫一声赵爷爷,老夫心里听着欢喜。

    所以,老夫不希望你早死。”

    赵普的话说的情真意切,换作以前的杨七,恐怕早已被感动到了,说不定一激动,就会说出许多幼稚的话,甚至将破幽州城的办法双手奉上。

    但是,杨七早已不是以前的杨七了。

    多年的磨练,让杨七多多少少看清了一些官场上的本质。

    就如同商人们中间盛传的那一句‘在商言商’。

    同样的,官场上的本质就是为官言官。

    任何官场上的感情,那都是带有极强的目的性的。

    赵普这个为官多年的老官宦,自然早已把这里面的手段玩的炉火纯青了。

    所以,对于赵普情深意切的话,杨七一个标点符号也不信。

    只见杨七笑呵呵的看着赵普道:“赵相公心里有小子,小子感激莫名。只是在破幽州城一事上,小子并没有说谎。

    对小子而言,破幽州城,只是弹指间的事情。”

    “真的?”

    “自然是真的。”

    赵普下意识的搓了搓手。

    他自然知道杨七说的是真的,从他带着目的来找杨七,他就知道杨七有把握破开幽州城。

    之所以上来说这么多废话,其目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在不付出任何代价的情况下,从杨七手里套出破幽州城的办法。

    但是,赵普没想到,这才在官场上历练了几年的杨七,已经变的非常油滑了。

    他试探的套话,却被杨七轻易的用太极给化解掉了。

    老道的赵普自然知道,杨七已经从官场里练出来了,想从杨七嘴里套出破幽州城的办法,不可能了。

    那么,就只剩下了谈条件了。

    “你作为我大宋的官员,就从没想过为国家,为百姓们付出吗?”

    “赵相爷,您在跟小子讲笑话?到了你我这种地位,再谈什么民族大义,国家大义之类的还有意义吗?”

    “额……非要云应不可?”

    “那是自然,我付出了智慧,自然就应该得到回报。赵光义把我看成了叛臣,提起我,左右离不开那一句小畜生。

    既然我是叛臣,是小畜生。那就该做一些叛臣和小畜生该做的事情。”

    “哎……”

    赵普长叹了一口气,神色复杂的看着杨七,“既然如此,老夫可以代替陛下答应你的要求。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