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8章 吃撑了的大宋文人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辽军袭营,曹彬没有发现。

    折腾了一晚上,野猪抓了二十几头,还在营地外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群关押野猪的笼子,以及几面铜锣。

    很明显,所谓的辽人袭营,就是一场韩德让谋划的疲敌手段。

    二十几头野猪,闹得几十万大军,一晚上没消停。

    野猪交给火头军宰了,给将士们加了一碗肉汤。

    吃饱喝足以后,人困马乏的几十万大军,只能在大白天休息。

    这一睡,就是十几个时辰。

    等到所有人都睡饱了以后,已经到了次日的凌晨。

    凌晨的时候,韩德让依旧派人过来实施疲敌的手段,只是被早有准备的曹彬给看穿了,提早布置了斥候。

    那些个被韩德让派来的人,就成了禁军将士们的刀下亡魂。

    吃饱睡好以后。

    曹彬整顿了军务,开始实施对幽州城的作战计划。

    韩德让在幽州城内陈兵几十万,曹彬想要靠着阴谋诡计取胜,很难。

    唯有硬碰硬的血拼。

    兵力到了他们双方这个地步上,小的阴谋诡计,上不了台面。

    火攻、水攻,对幽州城的防御,都没多大的作用。

    这个时候,拼的就是谁的兵力多,谁的兵力足够英勇。

    没有高声的宣言,也没有什么誓师大会。

    大军集结以后,在沉闷的鼓声中,展开了攻城战役。

    大宋禁军的兵甲虽然强横,但是作战的时候没什么特点。

    数倍的弓弩压境,禁军将士们穿戴着厚重的步人甲,一步步的挺进。

    值得一提的是,幽州城里有不少的弓弩,从数量上讲,虽然没有禁军将士们多,但是禁军将士们该有的弓弩,他们全都有。

    架在城墙上的床弩,搭上一根弩枪。

    爆射下去,能够轻易的洞穿大宋禁军厚重的步人甲。

    同时,弩枪上携带的巨力,会连同中枪的人一起推到后面,洞穿下一个禁军将士,并且撞倒一大片。

    如果杨七在此处,看到辽军们驾御着床弩,在肆意的射杀大宋禁军将士,他一定会破口骂娘。

    该死的文人,该死的曾公亮。

    虽然曾公亮还没出生,但是他干过的事情,足以让杨七记住他。

    蔡伦改进了纸,毕昇发明了活字印刷术。

    这为天下读书人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于是乎,那些尸位素餐的大宋文臣们,为了名留青史,开始学习上古先贤们著书立说。

    这些文臣们在著书立说上特别讲究。

    甚至可以说严谨到了稍有差错,就会浑身不舒服的地步。

    有些人为了能得到一些隐秘的数据,甚至不惜滥用职权。

    于是乎,一张名叫《清明上河图》的名画出现了。

    画是一副好画,可惜了,就是因为太好,太真实。

    大宋在汴京城里的布局,乃至于汴京城的防务等等,都泄露了。

    旁人要打汴京城,根本不需要去派遣什么探子去费心费力的探查,只需要买一张《清明上河图》的赝品即可。

    除了《清明上河图》之外,还有数之不尽的一些书籍,画作,在大张旗鼓的向外透露大宋的军事秘密。

    有的书,把大宋在汴京城的兵力,以及部署,隶属的部门等等,描述的清清楚楚。

    有的书,把大宋的一些先进的东西,技术,记载的齐齐全全,无一错漏。

    更有甚者,会把大宋军备的工艺、造法、用法,从头到尾的书写清楚。

    其中佼佼者,就是曾公亮。

    他著有一本《武经总要》,里面洋洋洒洒的把大宋军备的所有的消息,都清晰的记录在上,这其中就包括火药。

    而这本《武经总要》,在曾公亮著做出以后,只要肯花钱,几乎人人都能买到。

    你说可笑不可笑?

    一个个都是吃饱了闲得。

    这要是搁在杨七手里,估计得统统拉出去打死。

    所以说,不要埋怨祖宗没留下什么好东西给后辈子弟。

    我们的祖宗很聪明,顶尖聪明的那种。

    他们留下的知识的财富很丰厚。

    只是自作聪明的败家子太多,没能守得住。

    最后才让那些豺狼们,拿着我们祖宗的智慧结晶,来欺负我们。

    ……

    言归正传。

    这一场攻城战打的那叫一个惨烈。

    双方的兵力加起来,近一百万人。

    其战斗的规模,已经足以媲美前两次的北伐的总决战。

    人命在这一刻显得那么的脆弱和不值钱。

    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死去。

    整个战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绞肉机,随时随地的在吞噬人的性命。

    双方都在竭尽所能的重创对手。

    所以他们无所不用其极。

    脏箭、金汁等等一些能够轻易要人性命的东西,撒的满战场都是。

    面对这个惨烈的战场,不论是幽州城外,跨坐在马背上,攀到丘陵上观战的曹彬;还是城头上,稳坐钓鱼台的韩德让。

    两个人就这么平静的看着。

    即便是他们麾下的将士,成千上百的死亡,依旧不能引起他们动容。

    大战,只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真正最惨烈的时候,还没有到来。

    一日之内,曹彬命令将士们,猛攻幽州城三次,却没有斩获多少战果。

    幽州城依旧耸立在哪儿。

    韩德让的大旗依旧在城头上飘荡。

    而辽军战损达到了三万,宋军的战损也达到了一万八。

    这个数字,他们似乎都看不到。

    翌日。

    战争继续。

    这一打,就是十天。

    在此期间,曹彬尝试着用了十几种手段,依然没有能奈何得了幽州城。

    曹彬被阻幽州城,可急坏了几百里外真定府的赵光义。

    真定府。

    临时指挥所内。

    赵光义又在骂娘。

    原因无它,在曹彬被阻挡在幽州城外的这十天时间。

    杨七部的左军攻克了寰州。

    自此,赵光义许诺给杨七的两州之地,已经全部被杨七攻占。

    而杨七部的兵马拿下寰州,除了在寰城血战了一场外,其余的寰州诸城,几乎都是兵不血刃的拿下了。

    原因就归功于焦赞那张嘴。

    有了焦赞劝降朔城的何敬在先,杨大等人就像是受到了启发一样。

    然后,在杨大的支持下,何敬麾下的雁门军,一路唱着《古歌》,挨个去那些由汉人驻守的城池劝降。

    成果很喜人。

    寰州被拿下了。

    而石守信的右军,也有战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