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3章 生猛的殇倾子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众人先是一阵沉默,随后王贵率先开口发问,“此战我们要征发多少民夫?”

    这是一个关键。

    因为关键时刻,民夫也能当成军卒用,只要给他们配备武器,他们也能做抵挡。

    杨七沉声道:“不会太多,不会超过七万。”

    王旦皱眉问道:“可是据我所知,虎侯向朝廷讨要了二十万的民夫,为何不全部投入到战场?有二十万民夫保护辎重的运送,相对的辎重就会安全更多。”

    杨七意外的看了王旦一眼。

    杨七和赵普谈条件的时候,虽然没有避开别人,但是当天能在杨府内的,大多都是自己人。

    杨大、杨五、彭湃等人显然是不会刻意的把条件透露出去的。

    那么就只能是老杨告诉了王旦的老子,王旦的老子告诉了王旦。

    然后王旦才会在这时候发问。

    有二十万民夫不用,非用七万,难道杨七脑子坏掉了?

    果然,在王旦发问以后,众人议论纷纷。

    杨七敲了敲桌子,示意众人听他说,“朝廷是给了二十万的民夫,可是这二十万的民夫不全是青壮,更多的是一群老弱妇孺。

    我不可能派一群老弱妇孺上战场去送死。朝廷许我两州之地,所以这二十万民夫,我会在攻占了朔州和寰州以后,把他们分派到这两州,让他们像平民一样过活。

    至于七万辎重民夫,则有今岁新入伍的新兵,以及晋军的四万府兵代替。

    我会给他们配发武器,必要的时候,会征召他们参战。

    而且夺下了辽国五州以后,驻守也会交给他们。

    同时我会下令召回驻军退役的军卒,补足驻军的空缺。

    此战,由复兴军、游骑军、铁骑军出击。

    大同军留守,晋军剩余军卒,调入复兴关驻守,各府城城卫军,衙役,乡勇,驻守各城,严防贼人趁机作乱。”

    复兴军、游骑军、铁骑军,这三军算是杨七麾下的精锐。

    一个个皆是身经多战的悍卒。

    杨七看似征调了十万零五千的正规军卒,可是实际上,再算上辅助铁骑军作战的铁骑军预备役,以及押送辎重的晋军府兵军卒、各军新军军卒。

    总兵力达到了十六万五千。

    如此兵力,对阵辽国西南线的兵马,也算是可以了。

    虽然有人对让军卒担任民夫有异议,但是听杨七坚定的语气,摆明了是已经决定了。

    这个时候跳出来跟杨七唱反调,摆明是不明智的选择。

    众人小声了议论了一会儿,也就不再说话了。

    沉默了片刻,寇准思量着开口,“虎侯是说由七万军卒担任民夫,而朝廷征召的二十万民夫,虎侯会分派到朔州和寰州?”

    杨七点点头,“不错。”

    寇准沉声道:“那可不可以这样,在征讨朔州和寰州的时候,暂时由朝廷征召的二十万民夫,帮助我们运输辎重。

    这两州距离复兴关不远,大军在征讨这两州的时候,有基本上聚集在一起,所以没有多少危险。

    等到扫清了这两州以后,可以先把民夫中的老弱妇孺就近安置,然后让青壮们继续担当民夫,从复兴关一线,往朔州和寰州运送辎重囤积。

    咱们征召的七万军卒担当的民夫,可以只负责押送运往云州、应州、以及武州一线的辎重。

    如此以来,就会大大的降低辎重运送线,也降低了危险。”

    杨七还没来得及说话,王旦抢先一步质问道:“辎重的运送线固然缩短,可是后方若是没有重兵弹压,一旦朔州和寰州境内的辽人趁机作乱,又如何解决?”

    寇准当即就要张嘴反驳,可是他话到了嘴边却没说出来。

    虽然只有一个字,可是却重如千斤。

    殇倾子淡淡的替寇准说出了那一个字。

    “杀!”

    平淡的声音里充满了杀气。

    认识殇倾子的人都知道这个家伙是个冷面杀神,而且从不跟人开玩笑,说啥就是啥。

    这一个‘杀’字一出,代表着有多少辽人的性命将会因此被收割。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选择了沉默。

    唯有王旦皱眉道:“这么做是不是有伤天和?”

    然后他就被大家以看智障的眼神关怀了一把。

    王旦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蠢话。

    同情敌人,那是圣人的职责,再座的可没有圣人。

    不是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多年的杀才,就是在官场上侵吟了多年的阴货。

    一个个不是心黑就是腹黑。

    怎么可能对敌人仁慈?

    也只有王旦这个自恃才高的愣头青,才会说出这种话。

    殇倾子出声,算是跟征讨辽国五州定下了调子,有关于辽人会趁机作乱的解决方法,就这么简单的被决定了。

    辎重问题暂时算解决了,那么就剩下了作战部署,以及朔州和寰州的治理问题。

    由原于朔州和寰州的治理问题,武将们没有参与。

    寇准、吕端和向敏中三人,联合在一起,推导出了一个不错的治理方法。

    朔寰二州,地方都不大,两州加起来,刚好可以组成一府之地。

    三个人的意思是,一旦平定了朔寰二州,可以构建为一府。

    由王旦暂代复兴府知府一职,由陈耀出任新构建的一府的知府。

    同时各府抽调出一部分的官员,在大军清扫干净两州之地以后,迅速的安定地方。

    并且从各府筹集衣物、钱粮等一应物品,送到两州之地去,尽快的安定两州之地的百姓。

    对于那些个投了辽人的豪族,三人给出的建议是安抚,但是被杨七给否决了。

    杨七没有心思跟那些仗着家大业大,就站在墙头上随风摇摆的墙头草墨迹。

    打土豪分田地。

    把这些豪族的田地,还有辽人的田地,都分给从大宋过来的民夫。

    不服的一体斩决。

    大势所趋之下,所有的墙头草都没有留着的必要,还是杀了省心,干净。

    众人也感受到了杨七杀意凌然,所以都不敢去触杨七的眉头。

    作战计划则是由武将们参与定制的,文官们给予了一定的辅助。

    朝廷给的任务是从陈家口出征,征讨辽国西南五州。

    距离陈家口,也就是复兴关最近的两个州是朔州和寰州。

    朔州距离最近。

    所以武将们在商讨之后决定,先拿下朔州,然后在打寰州。

    打下寰州以后,一部分兵马休整,一部分兵马奇袭应州。

    等拿下了应州以后,再合兵攻打云州。

    云州也就是辽国大同府的所在地。

    大同府作为辽国五京之一,在大战爆发的时候,可不只会有杨四麾下的那点兵力,很有可能会派重兵压阵。

    所以大同府,应该属于最难啃的那一块骨头。

    武将们还准备继续制定平定了四州以后,奇袭武州或者新州的计划,但是被杨七给拦住了。

    杨七心里想什么,大家猜不透。

    但是杨七给出的答案是,拿下了云州以后再说。

    接下来,众人围在一起又商讨了一些细节。

    一条一条的论,尽可能把一切的细节和意外补充完善了以后,已经是三天后了。

    三天后,一切商讨妥当了以后。

    杨七站起身,郑重道:“这有可能是我们到大战结束后,唯一的一次集体的会议。一旦大战爆发,我作为左军的主帅,要么会冲在第一线,要么就会被陛下招到中军行辕内去。

    到时候很有可能来不及再次召集大家。

    所以,我现在要告诉你们,在大战期间,一切以战事为准。

    凡是在大战期间作乱的人,立斩决!

    凡是在大战期间,里通外国者,立斩决!

    凡是在大战期间,搅动西北四府安定的,立斩决!

    以上三条,从今日开始执行。

    你们有些人,仍旧心怀旧主,这我可以理解。

    但是在大战期间,敢给我出幺蛾子的,就别怪我杨延嗣不讲情面。”

    这话说的是谁,众人心里都有数。

    杨七没有点名,已经算是给他们留足了脸面。

    三个立斩决,血淋淋的。

    没有人怀疑杨七的决心。

    会议结束以后,杨七请众人好好吃了一顿,然后让他们各自回去准备了。

    不过有三个人,被杨七留了下来。

    一个是殇倾子、一个是杨大、一个是杨五。

    作为此次出征三军的三位主将,杨七有特别的要叮嘱。

    杨七邀请了三人到了杨府的花厅就坐。

    心思细腻的曹琳,为他们准备了一桌上好的酒菜。

    四人坐定以后,先举杯盛饮了一杯。

    杨大放下了酒杯,率先开口问道:“七弟单独留下我们三人,是不是有什么要交代的?”

    杨七点点头,扫了他们三人一眼,说道:“你们三人对这一次北伐辽国的事情如何看待?”

    三人对视了一眼,一脸茫然。

    杨五豪气的道:“这自然是好事,能从辽人手里抢回我汉人的土地,还能解救那些在辽国受苦的百姓。最重要的是,我西北四府经此一战,将会变为西北五府。”

    杨五的话虽然糙了点,但是殇倾子和杨大同时点头,认为杨五说的有理。

    杨七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三人,说道:“这么说来,三位觉得,此次宋辽大战,大宋必胜?”

    杨大沉声道:“虽然不敢说必胜,但是胜算至少有九成,加上我们帮朝廷分担了三分之一的压力,战胜的几率应该能够达到十成。”

    杨七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那我若是告诉你们,此战若大宋获胜,就是我等身死之时呢?”

    三人脸色一变。

    杨五惊叫道:“这怎么可能?”

    杨大也皱着眉头道:“朝廷已经许你王爵,还答应把朔寰二州给你,难道朝廷会违背诺言?”

    殇倾子只是皱着眉头不说话。

    杨七叹气道:“没什么不可能的。我们本就是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只是相比于我们,辽国占据着燕云十六州,对朝廷的威胁更大。

    一旦朝廷收复了燕云十六州,辽国就很难轻易的再对朝廷形成威胁。

    只要朝廷派遣少量的兵马,驻守在长城上,就能轻易的抵御辽人。

    而腾出手的朝廷,必然会拔掉我们这一颗眼中钉肉中刺。

    数十万大军三面攻伐西北四府,再加上向敏中等人里应外合,我们对上朝廷,又能有几成胜算?

    至于陛下许下的诺言,根本不可信。

    咱们这位坐在汴京城里的陛下,他已经违背了无数次自己的诺言了。

    只要能拔掉我们这颗眼中钉肉中刺,咱们这位陛下就会用完美的谎言,告诉天下人,他许下了一个谎言承诺,是多么英明的决定。”

    杨七这话可不是信口开河。

    赵光义食言而肥的先例比比皆是。

    他对南唐后主、吴越王、北汉后主等等纳土称降的这些亡国之君,肯定承诺过,只要你们肯投降,可以一辈子享尽荣华富贵。

    南唐后主投降的比较早,或许没得到赵光义如此的承诺,但是却得到过赵匡胤这种承诺。

    后蜀亡国之君孟昶,大概也得到过赵匡胤这种承诺。

    而吴越王、北汉后主,可是纳土称降在赵光义手里的。

    然后呢?

    这些人被囚禁在汴京城以后,都死了。

    赵光义在登基之初,为了安抚弟弟赵光美,还许下了他死以后,把皇位传给赵光美的诺言。

    然后呢?

    赵光美也死了。

    赵光义曾经还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义正言辞的宣告过。

    朕不是好色的皇帝,宫里的妃嫔没有几个。

    然后呢?

    只要是了解后宫的人,都知道赵光义是色中饿鬼,而且极好人妻。

    以及被杨七炸崩的三皇子,偏爱刘娥,大概也是受到了赵光义的传承。

    总之,赵光义的话不可信。

    赵光义的诺言更不可信。

    杨大三人听了杨七的分析,眉头皱成了一团,不知道该怎么办。

    性子急的杨五,愁眉苦脸的道:“打赢了咱们就得死?可是这一仗胜算很高的。咱们该怎么办?”

    殇倾子目光闪烁道:“要不……我们打仗的时候,放点水……又或者背后捅他一刀子,趁机弄死赵光义?”

    殇倾子的话,把在座的三人惊的不轻。

    不愧为修道之人,对于皇帝的性命还真是不在乎。

    皇帝死了以后,天下会不会大乱,殇倾子似乎也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