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2章 逃兵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七被寇准堵在门口,愣了很久,才直愣愣的盯着寇准。

    “苏兄……咳咳咳,你真想知道?”

    杨七眼神怪异的看着寇准,

    寇准被看的心里有些发毛,他愕然道:“有什么不足与外人道也的内情吗?”

    杨七吧唧着嘴,沉吟道:“苏兄的情况有些特殊,也没什么不能对外人说的。只是,知道了苏兄下落的人,那可就跟苏兄绑在了一条船上了。

    一旦泄露出去,那可要大家一起死的……”

    寇准眨巴了一下眼睛,压低了声音道:“有这么可怕?”

    杨七果断点头。

    寇准沉吟道:“那你既然知道,应该就跟苏兄是一条船上的人。而我跟你又是一条船上的人。结果其实是一样的。

    那你告诉我吧!”

    瞧着寇准眼睛里充满的求知欲,杨七决定把实话告诉寇准。

    反正寇准已经上了他在贼船,也知道他跟南国有些关系,再多知道一点儿也没关系。

    即便是寇准说出去了,那也是大家一起承担结果。

    “附耳过来。”

    寇准竖起耳朵靠近杨七。

    杨七低声道:“现任南国国相便是苏兄。”

    寇准下意识呢喃,“现任南国……”

    “!!!”

    寇准猛然抬头,惊恐的看着杨七。

    寇准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很容易从杨七的一句话内判断出很多东西。

    首先,苏易简和他,是杨七最欣赏的人。

    而苏易简一个宋人,却在南国担任国相。

    他寇准,在西北给杨七这个土霸王担任统御文官,类似一个小国国相的职责。

    杨七又跟南国关系匪浅……

    寇准惊恐的摇头道:“不可能!”

    杨七笑眯眯的看着他,像是一个恶魔一样,“猜到了吗?!”

    “我什么都没听到!我什么都不知道!”

    寇准发疯似的跑出了杨七的宅院。

    全然没有来时施施然的态度。

    他在杨七宅院门口,抢过了一匹马,骑着就跑。

    杨七立马派人去同时复兴府跟随寇准一起来的衙役,并且还派了两个稻草人去跟上寇准。

    寇准策马狂奔,一路奔出了复兴关。

    出了复兴关,更是漫无目的的狂奔。

    这种状态足足持续了四个时辰。

    在他身后,两个稻草人紧紧的跟随着。

    而那些从复兴府跟来的衙役,完全跟不上寇准的胯下战马的脚步。

    寇准一直狂奔到了一座大山的脚下,跳下了马背,扑到了顺山流下的小溪边上,狠狠的把脑袋扎进水里。

    许久,他猛然抬起头,水花四溅,打湿了他的衣襟他也全然不顾。

    寇准抬起头,盯着苍穹,大声的咆哮了一声。

    “造孽啊!”

    寇准被吓的不轻,此前他还在杨七宅子里,坚定的认为不可能有人能在两三年之内赤手空拳的建立一个国家。

    而,现实却给了他狠狠的一巴掌。

    杨七在邕州任职两载,被召回了汴京以后,基本上一直奔波在汴京城和原代州之间,再也没涉足过毗邻南国的地方。

    也就是说,杨七用了短短两年时间,就创立了一个国家。

    这绝对是一件相当恐怖的事情。

    在没搞清楚杨七和南国的关系之前,寇准还觉得,杨七以及治下的两府或许还能抢救一下。

    只要杨七找到一个适当的时机,向大宋示弱。

    大宋借着机会封杨七一个王爵。

    和光同尘之下,两三代以后,两府之地也许就真正的归属于大宋。

    大宋也可借机把版图向外延伸。

    然而,寇准在知道了杨七和南国的关系以后,就知道了自己的想法有多可笑。

    因为,杨七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和整个大宋分道扬镳。

    南有南国,北有两府之地,以后地盘会更大。

    一南一北,形成了一个牵制的局面。

    几十万的兵马摆在南北两翼,捏住了大宋的首尾。

    大宋对杨家,也只能望洋兴叹。

    杨家已经彻底摆脱了被大宋制约的命运。

    不仅如此,杨家还能反客为主,制约大宋的命运。

    寇准惊恐的发现,大宋以后不仅得看辽人的脸色过日子,还得看杨家人的脸色过日子。

    而杨家的态度,完全取决于杨七的态度。

    毕竟这一切的幕后操手,都是杨七。

    更让寇准觉得惊恐的是,从一开始他就被骗上了贼船,一直到现在,陷进去拔不出来的时候,才得知了真相。

    寇准在小溪边上待了好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唉声叹气,一会儿放肆的咆哮。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神经病在撒泼。

    任谁也没办法把这个浑身湿漉漉,满身淤泥的家伙,可坐镇两府的主官联系在一起。

    两个稻草人勒马停在了距离寇准不远的一颗树下,静静的看着寇准在发疯。

    寇准放肆的发泄了一场,步履阑珊的跨上马背,再次策马狂奔。

    他并没有策马去复兴府城,而是反身向复兴关奔去。

    ……

    复兴关内。

    送走了寇准一行以后,杨七就到了东营。

    经过了首轮的筛选,一共有九千六百四十三名铁骑军的军卒通过了第一次的考核。

    有近三百多的人被淘汰。

    淘汰了的军卒,第一时间就被杨大吸纳进了复兴军。

    杨七和杨五对此都毫不在意。

    大浪淘沙,淘出去的都是沙子。

    铁骑军的军卒,就是要通过千锤百炼,成为金子。

    以后的铁骑军的考核制度只会更加苛刻,淘汰的人会变的更多。

    不过,以后淘汰的人,也不会被踢走,而是会被编入到预备营,成为铁骑军正规军的仆从。

    九千六百四十三名的铁骑军军卒,在接受了杨七的检阅以后,正式的开拔,踏上了去东胜州的征程。

    他们不仅要赶在党项人交接之前就要赶到边陲守卫,还得在快速接管东胜州的时候,剿灭东胜州内的一些趁机作乱的匪徒。

    同时,在接管了东胜州以后,还得在好水川内筑造兵营,并且驻守好水川外以西百里外,长达三百里的边陲。

    总之一句话,那就是时间紧,任务中。

    有关于铁骑军所需的一应的物资,杨七已经去信给陈耀,命令他准时送到铁骑军赶往东胜州的必经之路上。

    “猛!”

    “猛!”

    “猛!”

    在复兴军庄严的嘶吼声中,铁骑军在杨五带领下,出了复兴关。

    复兴关外,农垦兵团的三万在编军籍的老少爷们也打点好了行囊,跟随着他们一起前往东胜州。

    农垦兵团的在编军籍的百姓,足有八万,人员很庞大。

    也是杨七麾下的兵马自给自足的一种保障。

    东胜州地域辽阔,人口稀少,正需要农垦兵团的人去开辟。

    这个时候,农垦兵团的好处也就体现出来了。

    半军管的农垦兵团,根本不需要号召,也不需要动员,杨七指到那儿,他们就前往那儿。

    合计近四万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行进在复兴关外的路上,绵延了好几里。

    杨七站在复兴关的城头上,遥望着远去的他们,感慨道:“在这个缺乏机械的年代,人口才是根本啊。”

    此时此刻的杨七突然觉得,只要给他人口,他就能创造出许许多多震惊世界的壮举。

    “什么机械?”

    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在杨七耳畔响起,杨七转头一瞧,杨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身后了。

    杨七扯了扯嘴角,轻笑道:“没什么……你不是刚弄到了铁骑军淘汰的军卒,正准备大肆操练复兴军吗?怎么有闲心到城墙上来。”

    杨大背负双手,看着杨七说道:“铁骑军走了,想必你也不会在复兴关多待吧?”

    杨七迟疑了一下,还是诚实的点了点头。

    杨大唏嘘道:“什么时候走?”

    杨七道:“我已经派人给殇倾子去信了,等他到了复兴关,我就走。”

    杨大点点头,沉吟了片刻,低声道:“最近复兴军中出现了逃兵……”

    杨大的声音很低,杨七却被惊的不轻。

    “怎么回事儿?”

    杨大苦笑道:“在军营里待久了,有些意志不坚的,憋的难受……”

    杨七有些哭笑不得,他怎么也没想到,杨大居然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五万多血气方刚的男人堆在一座营寨里,终日见不到一个女人的影子,憋久了确实容易出问题。

    这个问题不光存在于杨七麾下的兵马里。

    在大宋,这个问题也很严重。

    因此,在大宋的军中,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行业。

    营妓……

    历代的史书中,对于这件事都难以启齿,羞于展示给世人。

    可是她们确实是存在的。

    而且大多都是犯官之妻女。

    杨七可没那么丧心病狂,在军中设立营妓。

    在南国的时候,南国大部分的军队基本上采取的都是军民一体的惯例政策。

    他们的家距离营地很近,他们每一月都有回家探亲的假期。

    甚至一些高级将官,平日里干脆就睡在家里。

    而这种情况却不适用于西北。

    即便是杨七在复兴关设立军民一体的政策,杨大也不会允许。

    复兴关乃是战略要地,杨大绝不会允许军民混在一起,增加复兴关的守卫难度。

    杨七低头思索了很久,抬头问杨大,“大哥,你觉得让军卒们到了一定年龄以后退伍如何?”

    杨大皱眉,“一定的年龄?四十?五十?”

    杨七摇头道:“二十五。”

    杨大果断拒绝道:“这不可能。”

    杨七笑道:“我所说的退伍,并不是说让所有人退伍,而是班正级以下的军卒们退伍。这样就能保证在我们遇到战事的时候,即便是带领着新兵,指挥上也不会出现混乱。

    而且,一旦碰上了战事,我们可以灵活的延长军卒们的服役期。同时也能召回那些退伍的老兵。

    换句话说,就是藏兵于民。

    我们一下子养不起那么多的兵马,所以我们只需要在严苛的训练过他们以后,又让他们回到百姓中间去,自己养自己。

    等到我们需要的时候,又能召回来。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仅可以以最少的钱财,养最多的兵马。

    同时,也能缓解军卒们想家,以及憋得难受的问题。”

    听过了杨七的解释,杨大似乎并不满意,依旧皱着眉头,“那各级将官的问题,你又如何解决?”

    杨七愣了愣,说道:“各级将官家属的数量并没有军卒那么多,迁移起来也方便。可以在军寨附近,就近建立城镇,就近安置。每一旬的时候,适当的给予一定的假期。”

    杨大眉头紧锁,沉吟道:“你这个想法太大胆了,前所未有。几乎可以说是无迹可寻,难保不会出什么岔子。”

    杨七正色道:“不会。”

    杨大道:“要不邀请爹、洪叔、王叔,还有殇倾子,以及各级的团正,一起坐下来探讨一下。”

    杨七点点头,道:“那就以我的名义,邀请他们到复兴武院,一起探讨一下。顺便也能给复兴武院长长脸面。”

    “好。”

    ……

    兄弟二人商量过了此事,就各自离开,

    杨七刚下了复兴关城墙,迎面就撞上了双眼赤红的寇准。

    寇准衣服上沾满了泥巴,披头散发的,浑身乱糟糟的。

    杨七有些意外的看着寇准,“你不是回复兴府城了吗?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个德行?难道是被人抢了?复兴关附近居然有匪徒,你说说匪徒在哪儿。我派人去围剿了他们,为你报仇。”

    “杨延嗣……”

    寇准红着眼睛,低吼了一声,挥舞着拳头疯狂的砸向了杨七。

    杨七侧身,轻易的躲开了寇准的拳头。

    而寇准全然没有停手的意思,一通王八拳乱捶,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

    发现了这一幕的军卒们想要上前擒住发疯的寇准。

    却被杨七抬手制止了。

    以寇准的武力,是不可能伤到杨七分毫的。

    杨七看出,寇准明显的是有怒火要发泄,所以就任由他在那里乱捶。

    寇准一套王八拳,足足打了半个时辰,最后脱力了,才瘫倒在地上。

    杨七笑眯眯的蹲在寇准眼前,“还是接受不了,所以想找我发泄一下?”

    寇准喘着粗气,挥动手臂,低声道:“你让我打你一下……”

    杨七摇头,吧嗒着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就更应该知道,打我可是大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