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7章 阳谋与阴谋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三日后。

    杨五率领着两百的军卒,出关十里地,迎接杨七地客人。

    党项野乞部族地使者,为首不再是薛正明,而是野乞干泊的儿子,野乞古谷浑。

    野乞古谷浑是一个小个子的中年人,穿戴者汉人的服饰,一副读书人的做派。

    此人青年的时候,非常崇拜中原文化,曾经在中原游学多年。

    而薛正明,就是此人曾经的同窗。

    野乞部族的一行人,是由丰城的一个捕头带过来的。

    在见到了杨五以后,交接了一下文书,捕头就回丰城去了。

    野乞古谷浑见到了杨五以后,拱手道:“敢问可是杨延德将军?”

    一口叫出了杨延德的名字,很明显此人在到了复兴府以后,做了不少的准备工作。

    杨五冷着脸,刚准备随便应付两句,但是想到了杨七的叮嘱,就不咸不淡的抱拳道:“野乞古谷浑王子能够亲临复兴关,是我们全体将士们的荣幸。在下正是杨延德,特来为王子领路。”

    野乞古谷浑很少被人称呼为王子,猛然间杨五当着这么多人面称呼他为王子,他显然有点儿小害羞。

    不过转瞬即逝,更多的是一种骄傲。

    在杨五的带领下,野乞部族的一行人,进入到了复兴关。

    一进入复兴关,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块儿被封闭的严严实实的营地。

    规模不大,但是特别引人注目。

    而且不时的会从里面传出金铁的摩擦声,以及整齐的步伐声。

    “那是什么地方?”

    野乞古谷浑策马到了杨五身侧,询问道。

    杨五嘴角抽搐了一下,干笑道:“不能说。”

    不能说的是什么?

    不能说的只有秘密。

    连自己人都防着的秘密,自然很容易引起人的好奇心。

    野乞古谷浑,一下子就把它记在了心里。

    杨五引领着野乞部族的人到了杨大宅院。

    杨七早已在里面设好了宴席,等待野乞古谷浑。

    杨大对于外交没有兴趣,所以暂时搬到了城门楼子里去住了,把宅院扔给了杨七。

    野乞古谷浑刚进入到宅院,就听到了一声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野乞古谷浑王子大驾光临,当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

    伴随着笑声,杨七出现在了野乞古谷浑的眼前,紧接着就在野乞古谷浑错愕的眼神中,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

    熊抱过后,野乞古谷浑尴尬的拱手道:“大宋虎侯,有礼了。”

    杨七愣了愣,拱手道:“没想到野乞兄还是一个文人,恕杨某失礼了。”

    野乞古谷浑丝毫没有草原人的跋扈,而是十分斯文的道:“虎侯客气了。”

    “别虎侯虎侯的叫,听着怪生分的。你如果不嫌弃,就叫我一声贤弟。”

    “额……杨贤弟……”

    杨七领着野乞古谷浑进入到了正厅里以后,直接上桌开宴。

    “野乞兄一路舟车劳顿,想必一定是饿了。咱们边吃边聊。”

    野乞古谷浑拱手道:“那就多谢虎……杨贤弟了……”

    酒宴当即就开吃。

    事实上真正吃饭的人却不多。

    只有那些跟随着野乞古谷浑一起过来的党项汉子们吃的香甜,他本人没怎么吃,只是端着酒杯在暗中打量杨七。

    他对于杨七的名字,早就如雷贯耳,可是对于杨七这个人,却是第一次见。

    据他的同窗薛正明描述,杨七是一个极端暴躁和跋扈的人。

    可是今日一见,杨七亲切和蔼,毫无架子,就更别提跋扈了。

    按理所说野乞古谷浑本应该相信自己的同窗的,可是自从发生了上一次采买了残次的装备的事件以后,薛正明在他心里的可信度就一直在降低。

    如今野乞古谷浑摸不清楚杨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选择静观其变。

    而就在他观察杨七的时候,杨七也在观察他。

    对于一个即将待宰的羔羊,杨七必须清楚的拿捏住羔羊的脾性,以免宰杀不成,反被顶。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野乞古谷浑率先开口打破了平静的场面,“杨贤弟,此前我父曾经收到了贤弟的信,听闻贤弟予支持我野乞部族讨伐李氏部族,有关于出兵的问题,以及出兵的费用,我父觉得需要详谈一番。”

    杨七一脸意外的道:“怎么说,你们野乞部族已经做好了和李氏部族开战的准备了?”

    野乞古谷浑迟疑了一下,勉强点头,“实不相瞒,月前,李氏部族的小股骑兵,已经开始频频的闯入到了我野乞部族的领地内作乱。

    我父已经忍无可忍,准备给李氏部族一个教训。奈何我野乞部族和李氏部族兵力悬殊。我父一直不敢放手一搏。

    在得到了贤弟的书信以后,我父大喜过望,他相信有贤弟的支持,必定能给李氏部族一个惨痛的教训。”

    野乞古谷浑的话半真半假的,杨七却没有戳破。

    据杨七得到的消息,野乞干泊可不仅想要给李氏部族一个教训,他背地里是想一举产出李氏部族,取而代之。

    双方虽然兵力悬殊,可还没到野乞古谷浑所说的不敢放手一搏的地步。

    杨七心里有思量,沉吟道:“我们双方是盟友,支援贵部那是必然的事儿。相比于李氏部族在党项坐大,我更希望自己的盟友坐大。

    但是野乞兄你也应该知道,大军在外,一路人吃马嚼的,每日里耗费的钱粮是很大一笔数字。

    而且,战士们死伤以后,也需要大笔的银钱去安抚他们的家属。

    按道理说,作为盟友,这些钱财我们承担了也不算什么。

    可是你也知道,小弟就这么点家业,比起野乞部族的家业,根本不值一提。就小弟我这点儿家业,要养手下近十三万的兵马。

    实在是囊肿羞涩。”

    野乞古谷浑又不笨,自然知道杨七说的是场面话。

    他沉吟道:“不知道你能出多少人马?又能帮我们打到什么份上?”

    杨七正色道:“支援盟友,自然是全力以赴,除去了需要固守关城和巡边的兵马以外,剩下的五万兵马,都能派到党项去。

    至于能帮你们打到什么份上……帮你们攻城如何?你们党项人不擅长攻城,而我麾下的兵马则最擅长攻城。

    所有的攻城战,都由我们负责如何?”

    “攻城战?”

    虽然是党项内的城池不多,可是仍旧又不少高大的城池。

    攻城战确实不是党项人擅长的,他们除了用人数去堆积外,基本上没有其他多余的手段。

    不像是辽国,在常年的和宋人战争中,辽人已经学会了如何攻城,如何利用工具攻城。

    攻城战对党项人来说,基本上都是硬骨头,如果杨七的兵马真的愿意帮他们啃,那也确实不错。

    在野乞古谷浑眼里,攻城战会死很多人,但是杨七愿意帮忙承担,确实对他们野乞部族最有力。

    野乞古谷浑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给出了自己的报价,“我父交代过,如果贤弟能在这一次的战斗中,帮我们出大力的,我们可以承诺给你们一百万头牛羊。”

    “牛羊?”

    杨七摇头道:“我不要牛羊,我要地。”

    野乞古谷浑瞳孔一缩,皱眉道:“要那一块?”

    杨七正色道:“东胜往东,方圆五百里以内。”

    野乞古谷浑眉头皱的更紧,“过山?”

    杨七点头。

    野乞古谷浑果断摇头。

    “不行……”

    杨七囊括的面积实在太大了,近有一州半,而且还包括好水川所在的那座山。

    这一座绵延六百多里的大山,几乎是一道天然的屏障。

    如果把山丢给了杨七,那岂不是证明杨七随时随地可以在党项大地上征伐?

    杨七笑眯眯的道:“没关系,我给你时间考虑,但是仅限三天。三天之后我希望你答复我。说实话,我要是你,我就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一座山确实是一道天然的屏障。但是真正保护你们领地的,永远都是你们无畏的野乞部族的战士。

    没有野乞部族的战士,就算是有四道天然的屏障保护着你们,依然会被人攻破。”

    野乞古谷浑依旧摇头。

    杨七不以为然道:“别急着拒绝我,我给你时间想清楚。对了,我之前见过你兄长,他虽然已经战死,但是他麾下勇猛的重甲骑兵,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听闻李氏部族也有这么一批重甲骑兵,而且人数还不少。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能够见识一下。”

    “重甲骑兵?!”

    野乞古谷浑失声叫道。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了自己失态了,赶忙收敛了自己的表情。

    事实上,没有几个人会比野乞古谷浑更了解重甲骑兵了,当年他大哥一手创立重甲骑兵的时候,他就是策划者,甚至于他还在里面担任着职位。

    只是他更倾向于读书,所以并没有在意。

    但是,他可是多次见证过重甲骑兵威力的人。

    重甲骑兵有多恐怕,没人比他更清楚。

    李氏部族如果真有重甲骑兵的话,那对他们野乞部族确实是一个大威胁。

    “杨贤弟,我身体有恙,想早些休息。”

    野乞古谷浑面色凝重的说道。

    杨七点了点头,让人把野乞古谷浑带到了为他们准备的院子里去休息。

    野乞古谷浑一走,一直坐在一旁没有搭腔的杨五就开口问,“七弟,好水川所在的那座山,对党项人而言是一个屏障,对我们也是。如果我们的人跨过了那座山,岂不是成了送进了党项人嘴里的肉了。为何你一定要那座山。

    划山而治不好吗?”

    杨七紧握五指,郑重的道:“好水川,我志在必得。至于跨过了山党项人会对付我们,我根本不在乎。只要野乞干泊和李继迁开战,他能不能赢还两说,就算是他真赢了,也会被李继迁打残。

    到时候他敢冲我呲牙,那我就打死他。

    再说了,大舅还等着坐收渔利呢,又怎么会轻易的让他们灭掉对方?”

    杨五惊愕道:“你和大舅早就谋划上了人家党项的地盘?”

    杨七摊手道:“不是我,是大舅想要。我只不过是跟在大舅身后喝口汤而已。”

    杨五咬了咬牙,说道:“你和大舅算计的太深了。”

    杨七笑道:“这可不是什么算计,这是光明正大的阳谋。你当人家看不穿?人家只是不害怕我们而已。”

    “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野乞干泊能不能看穿我不知道,但是李继迁从我们支援野乞部族装备的时候,就看出来了。”

    杨五惊讶道:“那他还冒险跟野乞部族开战?”

    杨七感慨道:“也许有所依仗吧。比如辽国……”

    杨五迟疑道:“那折家参与进去不怕吃亏?”

    “富贵险种求。而且我相信,以大舅的智慧,吃亏的可能性不大。我们现在别管大舅了,先把喂到我们嘴边的肉吃进来再说。”

    “你怎么这么肯定他会答应?”

    “他要是不答应,那我布置了这么多,不就白布置了?”

    ……

    复兴关内,临时驿馆。

    野乞古谷浑进入到了驿馆以后并没有休息,而是跟他带来的人一起协商。

    此番,他带来的人里面,有六位都是在部族里面被称之为智者的人,也是野乞干泊的心腹。

    一行人盘腿坐在一起,中间点燃着一盏油灯,灯火摇曳,火光并不旺盛,照耀在这些人脸上,黄灿灿的,怪吓人的。

    “你们怎么看?”

    今日里在杨大宅院里饮宴的时候,这些人虽然表现的粗俗,但是杨七的话,他们一字不露的听进了耳中。

    “如果李氏部族真有重甲骑兵,对我们野乞部族而言,是一个威胁。”

    “不错,已故少主的重甲骑兵有多能打,你们都见过。如果真如那杨延嗣所说,李继迁麾下的重甲骑兵不少的话,那么两族开战,我们肯定吃亏。”

    “我观察那杨延嗣似乎对重甲骑兵有恃无恐的样子,他会不会有办法对付重甲骑兵?”

    “有这个可能。明日派人出去探查一番。还有,今日入城的时候,那个封锁的很严实的地方,你们注意到了没?”

    “嗯嗯!”

    “听闻杨延嗣有一种能够发挥出鬼神之力的东西,很有可能就在那里面。明日我们重点探查那里面。如果真能那东西带回去,我们就不用怕李继迁的重甲骑兵了。”

    “恩!就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