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6章 地位决定了人与人的距离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来人,摆驾,去大同府城杨府。”

    折御卿扯着嗓子冲着门外大喊。

    杨七狐疑的盯着折御卿,问道:“咱们谈生意,你去杨府干嘛?”

    折御卿哼哼道:“说起来,我好久没和我大姐叙叙旧了。”

    “咳咳咳……”

    杨大突然开始咳嗽,显然是没料到折御卿这么大人了还耍赖。

    这下,换杨七咬牙切齿了。

    “你狠。”

    这是要把佘赛花搬出来压自己。

    自从折杨两家的关系缓和,折老太太又不惜折损颜面,亲自登门看佘赛花。

    佘赛花对折家心里一直有一份愧疚感。

    因此,只要折御卿跑到佘赛花那里去随便提一句,佘赛花肯定会上心。

    到时候指不定就会把杨七喊回去,耳提面命一顿。

    而杨七,会在佘赛花的训斥下,乖乖的把合金工艺和装备很廉价的双手奉送给折家。

    与其折腾一次,不如痛快的答应了。

    “三百五十两就三百五十两,我写一封文书给你,你直接去丰城的仓库里提货。”

    明明可以敲诈折家一次的,却被折御卿这个不要脸的给轻松的扳回了局面。

    这让杨七很生气。

    看着折御卿得意洋洋的拿着自己的那一封文书,乐呵呵的走了以后,杨七气的差点冒烟了。

    杨大站在杨七身侧,悠悠道:“何必呢?”

    杨七恼羞成怒道:“你懂什么!”

    杨大翻了个白眼,悠悠道:“我可是你大哥,说话客气点。”

    “哼!”

    杨七冷哼了一声,气呼呼的去了铁骑军所在的东营。

    心里有气,总得找个人发泄出来。

    正在受训的铁骑军,就是最好的发泄对象。

    也就是从这一天起,杨七为铁骑军的人,发明了一种名叫紧急集合的新玩法。

    大半夜的,劳累了一天,睡的正香的铁骑军军卒们,被一声声急促的鼓声惊醒。

    青铜铸造的铜鼓,摆了一排。

    这东西可都是古董,是当初杨七在建造复兴关的时候,百姓们自发送来的,一直被堆放在仓库里。

    如今被杨七搬了出来。

    由杨七亲自领导,十个膀大腰圆的鼓手配合,一首非常雄浑的《将军令》,就这么出来了。

    一曲罢。

    有不少的铁骑军的军卒们都站在房门口茫然的看热闹。

    于是乎,近万的铁骑军军卒们,集体挨了鞭子。

    他们也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紧急集合。

    自此以后,杨七就隔三差五的,不定时的开始玩紧急集合。

    甚至有一次还调动了复兴军,配合着一起玩紧急集合。

    复兴军扮演袭营的敌军,冲进了铁骑军的军营,把他们一通乱打。

    铁骑军的军卒们被杨七折腾的欲仙欲死的。

    最后还是杨五亲自堵到了杨七门口,逼着杨七答应了每隔三天才允许玩一次紧急集合。

    然而,杨七被杨五逼退了。

    杨大却觉得紧急集合很具有意义,于是乎他也学着杨七的办法,开始玩紧急集合。

    并且,杨大完全照抄了杨七的《将军令》做紧急集合用的传令声。

    于是乎,营地里就出现了奇怪的一幕。

    杨大训练复兴军紧急集合,结果复兴军没几个人起来,铁骑军的人却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了营地的校场,并且站的笔直整齐。

    然而,当他们站了许久以后,发现杨七和稻草人并没有出现。

    在他们打听清楚了具体的状况以后,差点儿哭了。

    然后,他们集体堵着杨五的门,哭号。

    杨五被逼着大半夜去找杨大讲理。

    最后在杨五的强力要求下,杨大换了一套的传令鼓声。

    但是,杨大却对手下的复兴军军卒们,展开了一套模仿铁骑军军卒的强力训练。

    杨大觉得两军的差距实在太大,他有点儿丢脸,所以有必要对复兴军加强训练。

    总之,杨七不高兴,折腾了几次铁骑军,却害的整个复兴关内的所有的军卒们,都进入到了地狱式的训练中。

    而罪魁祸首的杨七,不仅没有因此赶到羞愧,反而觉得很满意。

    把自己的痛苦强加到别人身上,果然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

    春日就这么悄悄的溜走。

    入夏的第一天,杨七收到了一封来自丰城的信件。

    陈耀给杨七的加急信件。

    杨七仔细阅览了陈耀送过来的加急信件以后,喜形于色。

    杨七快速的给陈耀送去了一封信。

    同时,杨七又急匆匆的赶到了东营。

    东营。

    正在训练的铁骑军战士,在看到了杨七火急火燎的赶到以后,浑身都打了一个哆嗦。

    在他们的印象里,每一次杨七出现,都没啥好事儿。

    他总是能想出怪招,让大家寝食难安。

    “紧急集合。”

    杨七站上了点将台,冲着彭湃喊了一句。

    彭湃得令以后,立马派人擂鼓。

    一刻钟以后,近一万的铁骑军军卒们,汇聚在了点将台前。

    “咳咳……”

    杨七咳嗽了一声,和煦的笑道:“你们似乎很怕我?”

    铁骑军军卒们齐齐的翻了一个白眼。

    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见他们一脸鄙夷的,杨七正色道:“说实话,我是一个好人。之前那些个惩罚你们的办法,都是彭湃想出来的。彭湃怕得罪你们,被你们报复,所以就让我背黑锅。”

    彭湃站在杨七身侧,一脸无奈的看向他。

    少爷,您让我被这么大的锅,您不惭愧吗?

    很庆幸,对于杨七信口雌黄的话,没人信。

    杨七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他在这些人心里的恶名声算是根深蒂固了。

    杨七也不再伪装,他不咸不淡的道:“这一次召集大家,其实是为了给你们发福利的。原本我打算让强者得之,不过看你们的态度,我改变了主意。

    从今天开始,三天之内,你们每一个人写一千字的夸赞文章,夸我。

    夸我夸的最好的前一千名,我会派他们去执行一项政治任务。

    任务完成以后,放假三天。”

    台下的铁骑军将士,一片哗然。

    他们虽然很喜欢放假三天的诱惑,但他们更震慑与杨七的不要脸。

    人得不要脸到什么程度,才能说出这种让别人夸他的话。

    “解散。”

    杨七丝毫没觉得自己的行为不要脸,他大义凌然的挥了挥手,然后离开了东营。

    杨七离开以后,有关于他让军卒们写文章吹嘘夸赞他的事情,也迅速的在复兴关内传开。

    当复兴关内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以后,掉了一地的下巴。

    杨五直接气呼呼的找到了杨七。

    “杨延嗣,你能不能不胡闹?”

    杨五闯进了杨七所在的住处以后,指着杨七的鼻子问。

    杨七斜眼道:“我怎么胡闹了?”

    杨五黑着脸说道:“你如今怎么说也是两府之主,一位侯爷,你应该注意你的身份。有些话,不是你能说的。就比如你今日的胡闹之事,完全是自损威名。这要是传出去了,别人还当我们麾下的兵马都是一些溜须拍马之辈。

    而且,你这么肆意的妄为,以后还怎么领兵作战?”

    杨七耸了耸肩膀,眯着眼睛,笑道:“这样不是很好吗?咱们麾下的兵马的强弱,可不是靠吹嘘的。旁人觉得我们麾下的兵马都是一些溜须拍马之辈,对我们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

    最不起码,在有些人的眼里,我们的威胁就不是那么大了。至于领兵作战……”

    杨七无奈的看着杨五,轻笑道:“你觉得,我手下如今兵多将广,还有我亲自去领兵作战的机会吗?”

    杨五闻言,沉默了。

    杨七这话说的没错,从一开始,两府境内的十三万的兵马,还有正在受训了近一万的铁骑军,虽然名义上都是杨七的兵马,可是实际上归杨七掌控的军队却没有一支。

    复兴军掌控在杨大手里,军中的大小事务都是杨大说了算。杨七除了在有战事的时候调动和指挥复兴军外,平日里基本上不参与复兴军的任何事宜。

    大同军、游骑军,甚至还在训练的铁骑军,亦如此。

    以前杨七麾下还能直属的节制大同府城、复兴府城的两支城卫军。

    可是现如今,连这两支军队的权力也被拿走了。

    在各军都有主将的情况下,杨七想要越俎代庖的帮人家带兵去冲锋陷阵的事情,就变的不存在了。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虽然杨七不认为自己有多高贵,但是他麾下的所有人在努力让他变的高贵。

    哪怕杨七现在召集齐全两府内的所有人,大声的告诉他们,权力是属于人民的。

    到头来,依然改变不了他已经成为了一个首领的事实。

    即便是杨七甩开了所有身份,消失在众人眼前。

    手握着大军的他的兄长们,依然会拥护他那个还没满一岁的儿子当一个新的首领。

    首领拥有一个无上的特权,那就是在他手下忠诚于他的人马没死绝之前,他是不需要去亲自搏杀的。

    在杨七游历了一趟辽国,再次回到了大同府城以后,他就感觉到。

    不然,在之前的饮宴中,杨五也不会说出那番,即便他们当兄长的死绝了,也不让杨七上战场的话。

    “你以后别胡闹了。”

    最终,杨五丢下了这句话,匆匆离开了。

    杨七摇头一笑,心里觉得有些唏嘘。

    ……

    三天后,有关于赞叹杨七的文章,稀疏摆到了杨七的面前。

    近一万份。

    毕竟是军令,虽然很多人不满杨七如此的自恋,但是碍于军规,他们只能照办。

    看一群刚结束了扫盲工作的大汉们的文章,是一个非常繁重的体力活。

    狗爬的、苍蝇滚的、鸡啄的等等,各式各样的字体,种类繁多的魔团,都会对形成障碍。

    近一万份的夸赞文章里,能写出绣丽文章的了了无几。

    矮子里面拔将军。

    比如有一篇文章,里面抄写了一大半的《千字文》,到最后来了一句。

    虎侯您老牛了……

    入选了。

    就是这么简单。

    不是因为他的文章写的有多好,而是因为他的字,勉强能让人看清楚。

    一千份的文章耗费了杨七一天时间,才筛选出来。

    当然了,杨七主要是以字选人。如果他真的按文章的话,没有几篇合格的。

    遴选出领这一千份的文章以后,杨七让人去通知他们时刻准备着待命。

    又过了两天。

    一车又一车封闭的严实的物品被押送进了复兴关。

    当杨七当众打开以后,所有人眼睛都红了。

    清一色黑色的盔甲,整整齐齐的,由于是崭新的,所以上面泛着一层油光,看着十分让人眼热。

    除此之外,还有码放的整整齐齐的长短横刀、弓弩、短矛等等。

    “着甲。”

    随着杨七一声令下,厚重的盔甲被杨七挑选出的一千铁骑军的军卒们穿戴在了身上。

    他们穿戴整齐以后,站立好队伍。

    再去看他们,他们就像是变成了一堵钢铁堡垒,充满了肃杀的气息。

    “唰唰唰~”

    当他们走起来以后,金铁碰撞发出的整齐的声音,非常悦耳。

    复兴军的军卒们,眼热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这一整套的黑色盔甲和兵器,不仅好看,而且很坚实。

    远比他们的装备好百倍。

    同样是兵,他们自然羡慕更好的装备。

    当然了,更眼红的还是那些没有穿戴上装备的铁骑军。

    毕竟,对他们而言,这些装备曾经距离他们最近。

    许多人懊悔的在那儿捶胸顿足。

    从他们入营的那一刻起,他们就知道铁骑军的装备价值高昂,算得上是世间最贵的一套装备。

    因此,他们许多人想了许久。

    可是,当机会摆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却没有珍惜。

    如果再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一定会端正态度,好好的书写一篇赞颂杨七的文章。

    然而,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自此,校场上就多了一千身披黑色盔甲,威风凛凛的铁骑军。

    他们一动一静间的肃杀气和冰冷气,无不引人注目。

    虽然,穿戴这些装备时间长了会很累,但是那些穿戴着装备的铁骑军,却强撑着没有一个人喊累的。

    而杨七之所以这么做,那是因为他准备请人看戏。

    如今,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待看戏的人到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