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0章 那群无名的人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铁镜公主看到了府库里海量的财富的时候,彻底惊呆了。

    金银珠宝璀璨的光芒,把整个府库都照亮了。

    铁镜公主虽然是皇亲贵胄,可是从小到大,她也没见过这么多钱。

    刚才在来的路上,因为沈鹏的诸多要求,她对沈鹏心里生出的许多不满,也随之烟消云散。

    “这得有多少钱……”

    铁镜公主瞅着眼前的海量金银,吞下了一口口水,磕磕巴巴的问沈鹏。

    沈鹏咧嘴笑道:“回禀四夫人,折合成白银的话,应该有一千多万两。”

    铁镜公主震惊的问道:“这些……这些都是杨延嗣留给……”

    沈鹏恭敬的道:“钱行是七少爷留给四少爷的,但是里面的钱财,大部分是上京城的商人储户的。我们只是暂时保管。”

    铁镜公主心头一凸,失落道:“这么说,这些钱财都是别人的?我们只是暂时保管。”

    沈鹏沉吟了片刻,声音低沉道:“有一大半是我们的。”

    铁镜公主挑眉,道:“怎么讲?”

    沈鹏苦笑道:“韩家的人,把住在钱行里的一些大的储户,杀死了一大半。因为这很多钱财便成了无主之物。”

    “好!”

    铁镜公主兴奋的叫了一声。

    沈鹏苦笑着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没说。

    很明显,这位铁镜公主,眼皮子太浅,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却没有看到钱行的存在的本质。

    作为了一个已经初步了解到了储蓄本质的掌柜,沈鹏觉得以后的他,或许再也不可能把南国钱行上京城分行,发展成一个足以媲美南国钱行汴京城分行的那种超级钱行了。

    沈鹏痛苦归痛苦,但是他没得选。

    ……

    沈鹏在痛苦的时候,杨七则显得更痛苦。

    身中三箭,又骑着马狂奔了几十里,杨七感觉到他浑身的血快流干了。

    杨七用小刀,割断了身上的箭矢的箭羽,用粗布粗暴的裹紧了伤口,躺在一块雪地里不停的喘着粗气。

    “沙沙沙~”

    有脚步声临近,杨七猛然爬起身。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辽国的妇人,裹着脏兮兮的羊皮袄,在不断的接近他。

    杨七盯着那妇人,那妇人也翻着大眼珠子瞪着杨七。

    “咚~”

    妇人在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子,扔到了杨七身上。

    见杨七一动不动的,她快速的窜上了杨七骑的马匹的马背上,然后嚎叫着一声怪调儿,扬长而去。

    杨七想起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杨七盯着扬长而去的妇人,愣了许久许久。

    “哈哈哈……”

    然后,杨七爆发出了一声畅快的大笑。

    被人捡了尸,还能笑的这么畅快的,大概只有杨七一人。

    关于辽国的妇人擅长捡尸这种事儿,杨七以前只是听说过,却没见过。

    他没想到,有一天这种事儿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杨七之所以大笑,那是因为那个捡尸的妇人还算有点儿良心,并没有趁机扒走他身上的衣服和靴帽。

    毕竟,一个合格的捡尸的妇人,她会扒光尸体上的一切,然后把尸体丢在野地里喂狼。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这个妇人瞧着杨七还在喘气,担心有危险,所以先抢了杨七的马匹,然后等过几天以后再过来扒光已经死了的杨七。

    然而,她注定要失望了。

    杨七在雪地里躺了一刻钟,当他感觉到浑身开始发冷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不能再躺下去了。

    再躺下去,很有可能再也起不来。

    杨七趴在地上,狠狠的在雪地里啃了两口雪,爬起身,辨别了一下方向以后,快速的离开了此地。

    杨七这一走就是一天一夜。

    距离杨七最近的辽国城池,杨七刚一接近,就看到了城门口处严加盘查的辽兵。

    辽兵盘查的极其严格,基本上所有入城的宋人,都被辽兵带领到了一边,细细的查验,凡是能够藏人的地方,都被他们搜寻了个干净。

    用一只蚊子也逃不过去描述有点夸张,但是也基本上差不多了。

    杨七被迫只能在旷野上游荡。

    直到了第二天黄昏的时候,杨七终于在旷野上找到了一个落脚的地方。

    那是一座高耸的山峰。

    整个山峰都被积雪掩盖。

    在山峰下,竖立着一块碑,碑上勾画着一个奇怪的符号。

    杨七见到符号的时候,就一头栽倒在了碑下。

    少顷,从石碑不远处的雪地里,窜出了几个人。

    他们仔细查看了一下杨七,抬着杨七就上了山。

    在山峰的中间,有一个隐蔽的峡谷,几个人抬着杨七进入到了峡谷内。

    峡谷内似乎是个山寨。

    寨子里人并不多,几十个人。

    清一色的汉子,一个个看着都不是善良之辈。

    为首的汉子脸上有一块刀疤,他见到杨七的时候,明显倒吸了一口冷气。

    “快把人抬进去,让那个狗日的野大夫过来给诊治。”

    “大哥,那个狗日的野大夫,都治死了咱们三个兄弟了……”

    “就你话多。”

    为首的汉子让人把杨七抬进了山寨里的低矮的房子里。

    然后就见到有其余的汉子,押解着一个小老头儿,背着药箱到了房子门前。

    为首的汉子盯着小老头,只说了一句话。

    “他有损伤,你就的陪葬。”

    小老头儿吓了一跳,哭嚎着被塞进了房子里。

    为首的汉子在房外紧紧的盯着,同时,他还派遣的一人下山。

    入夜的时候,小老头儿才为杨七处理好了伤口,看得出小老头儿处理的很谨慎。

    比他一生给其他人治病还要谨慎。

    为首的汉子一直焦急的在门口守着。

    等到了小老头儿出了房门的时候,他就迎了上去。

    “咋样?”

    为首的汉子瞪大了眼珠子问。

    小老头儿怯怯的说道:“命算是保住了,但是他需要静养。而且他失血有点儿过多,大王您还得想办法给他补一补。”

    为首的汉子当即大喊大叫道:“狗剩,狗剩,你狗日的前几天在山里挖到的人参呢?赶紧给爷拿去炖了。”

    一个小个子的半大的孩子,从另一个屋子的一角伸出了头颅。

    “阿叔,那可是千年人参……”

    “狗屁的千年人参,赶紧去给炖了。迟了我砍死你。”

    小个子从屋子里出来,浑身脏兮兮的,他很不舍的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红色小布包。

    “俺还指望着这个千年人参娶媳妇呢……”

    为首的汉子踹了小个子一脚,骂道:“赶明儿,老子给你娶十个媳妇。”

    “您没骗俺?”

    为首的汉子瞪大眼珠子,咆哮道:“赶紧去!”

    小个子吓了一跳,一溜烟的跑去了厨房。

    一群大老爷们,也没炖过人参汤这种高级东西。

    一株千年人参,从中间一刀剁开,扔进了水里,就是一个熬。

    人参汤熬好了,为首的汉子小心翼翼的端着进入到了杨七所在的房里。

    给昏迷的人喂东西,他似乎很有经验。

    他从身上摸出了一根竹管,塞进了杨七嘴里,然后小心翼翼的把人参汤一点点的倒进了竹筒里。

    “我来吧……”

    一道柔和的声音在为首的汉子背后响起。

    汉子愣了愣,转头一看,就看到了一个浑身披甲,脸上戴着面具的汉子站在自己身后。

    “你来了。到底咋回事儿,他怎么伤成这样。”

    戴面具的汉子没有说话,只是从刀疤脸的汉子手里接过了人参汤,小心翼翼的给杨七喂。

    杨七昏迷了,人参汤喂不进去。

    戴面具的汉子,咬了咬牙,帮杨七直接灌了进去。

    不仅如此,带面具的汉子,还亲自揭开了杨七身上的纱布,重新帮杨七上药,包扎伤口。

    做完了一切,带面具的汉子,守在了杨七床边。

    刀疤脸的汉子又问道:“到底咋回事儿啊?”

    戴面具的汉子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静静的守在了杨七床边。

    “哎~”

    刀疤脸的汉子长叹了一口气,陪着戴面具的汉子坐在了杨七床边。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守了杨七一夜的时间。

    次日。

    杨七清醒的时候,守在他床边的,就只剩下了刀疤脸的汉子。

    “你醒了?”

    杨七点点头,瞧着自己床榻边上刀疤脸的汉子明显的让出的一块位置,再看了床铺上因为长久坐下压出的痕迹,略微愣了愣。

    “他来了?”

    刀疤脸憨厚的点了点头。

    杨七问道:“人呢?”

    刀疤脸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

    “走了?”

    “嗯。”

    杨七无奈的摇了摇头,“罢了,走了就走了。这次你准备跟我回去,还是留下?”

    刀疤脸迟疑了一下,沉声道:“我还是留下吧……虽然只在辽国待了一年,但是我喜欢辽国这种乱糟糟的感觉……”

    杨七斜眼看了刀疤脸一眼,刀疤脸老脸一红。

    杨七有些无奈,这货在外面当强盗当惯了,居然还喜欢上了当强盗的感觉了,这让杨七很无语。

    “罢了,那你就跟着他吧。”

    杨七无奈的说道。

    刀疤脸点了点头。

    杨七又问道:“如今的情况怎么样,你给我说说?”

    刀疤脸沉吟道:“耶律休哥已经封锁了通往复兴关、雁门关等一切从辽国通往西北的道路。似乎不抓到你不罢休的架势。

    从昨日起,盘桓在各条道路上的辽军就层不出穷。

    我们也不敢出去,所以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么多。

    不过,我敢肯定,耶律休哥已经在往西北的路上布下了层层的天罗地网,等着你去自投罗网。”

    杨七眉头微微一皱。

    刀疤脸又道:“要不你就在我们寨子里避一避风头,等到风声过去了,一切都归于平静了,再回去?”

    杨七摇了摇头,道:“我怕没那么多时间等下去。西北的局势如今很诡异。我舅舅一门心思的想从党项的地盘上咬一口。我必须回去盯着,避免发生什么大事儿。”

    “舅舅?折御勋?”

    “嗯!”

    刀疤脸赞叹道:“折杨两家和解了,嘿嘿嘿……以后西北岂不是折杨两家说了算。”

    杨七可没他那么乐观,“只不过是在夹缝中求生存罢了,任重而道远。不论是大宋还是辽国,都有随时能摧毁我们的力量。而且他们两国,也有摧毁我们的心思。我们必须在他们摧毁我们之前,不断的壮大自己。一步一步的走到能和他们扳手腕的地步。”

    刀疤脸感慨道:“这可是一局大棋,我充其量就是一个过河卒。”

    杨七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骂道:“是你甘心当过河卒的,又不是我逼你的。”

    “嘿嘿嘿……”

    刀疤脸被杨七骂了,也不生气,笑道:“既然通往西北的路不能走,那么你想会去,就只能往南。”

    杨七沉吟道:“一路南下,到幽州,从幽州进入到大宋,从大宋在折回大同府?”

    杨七皱眉,道:“太麻烦了……这么一折腾,最少得三个月时间……”

    刀疤脸郑重道:“这是唯一的一条路。”

    杨七沉吟了片刻,说道:“也只有这么一条路了。我回头修书一封,你派人去送给稻草人,让他们送到复兴关交给我大哥。让他去稳住我舅舅。”

    “明白。”

    决定了回去的路以后,杨七就安心的在山寨里住了下来。

    刀疤脸也在加紧为杨七筹备他回程所用的衣食住行和银两。

    七天以后。

    杨七身上的伤口结痂了,杨七跨上了刀疤脸为他准备好的马匹,踏上了返程的路。

    临走的时候,杨七看着跟在他身旁的半大的小子,苦笑着对刀疤脸道:“你让我带着这个一个半大的小子干什么?”

    刀疤脸贼兮兮的笑道:“你吃了人家挖的一株千年人参,我答应了给人家娶十房媳妇。我是办不到,所以只能把他托付给你了。”

    刀疤脸又道:“再说了,我们兄弟都过的是过了今天没明天的日子。让他跟着我们,太浪费了。他还年轻。而且这小子也是一个不错的苗子,磨练一下,将来在军中也能成为一员悍卒。”

    杨七盯着刀疤脸,唏嘘的说道:“别死了,老何。”

    刀疤脸乐呵呵道:“晓得了,少爷。”

    “驾!”

    杨七策马,漫入了茫茫的大雪。

    刀疤脸站在山头上,瞧着杨七身影消失了,依旧不肯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