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9章 好为人师的汉人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母后……”

    铁镜公主想求情。

    萧太后一甩袖袍,打断了铁镜公主的话,“不必多言,本宫就只有这么一个条件,什么时候本宫看到杨延嗣的人头,什么时候本宫准许你们成婚。”

    铁镜公主为难的看向杨四。

    杨四低着头,声音沙哑道:“恕我不能答应这个要求。”

    萧太后冷哼了一声,威势十足的道:“你没有资格跟本宫谈条件,这是本宫给你的命令。”

    “母后……”

    铁镜公主疾呼。

    萧太后摆了摆手,“带他们下去……”

    任凭铁镜公主如何哭嚎着求饶,萧太后始终不为所动。

    铁镜公主和杨四被金甲侍卫架出了大殿。

    “母后……”

    小皇帝在龙椅上扭捏着,想问萧太后问题,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萧太后瞥了他一眼,轻声道:“你想问本宫会如何处置你二姐,对不对?”

    小皇帝郑重的点了点头。

    萧太后戏谑道:“那就要看杨延辉怎么选,他若是肯去追击杨延嗣,即便是没有结果,本宫也会认下他这个女婿。可是他若是执意不从,那么本宫也只好将他幽禁,以待来日,另做他用。”

    小皇帝一脸不解的盯着萧太后。

    萧太后宠溺的抚摸着他的小脑袋,温和的道:“本宫之所以会这么做,就是想看看杨延辉的心,是不是真的向着我大辽。

    这就好比汉人口中所说的投名状。

    纳了投名状,就是自家人。不纳投名状,那就说明他有二心。

    一个有二心的人,你就应该死死的按住他。

    这样,他始终都不会翻起什么大浪来。”

    小皇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孩儿明白了。”

    萧太后很满意的点头道:“明白就好。”

    萧太后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小皇帝的手臂,见他手臂已然无碍,就牵着他坐下,心平气和的问道:“皇儿,今日你和杨延嗣有一番接触,甚至他还伤到了你。

    对于杨延嗣这个人,你怎么看?”

    小皇帝用那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挠了挠头,迟疑道:“孩儿觉得,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有时候他虽然可恶,但是他心地却不坏,喜欢跟人讲大道理。而且,孩儿觉得,他对四姐是真的很好。虽然他拧断了孩儿的胳膊,还让孩儿恨他。可是到现在,孩儿发现,孩儿一点儿也不恨他。”

    说到最后的时候,小皇帝明显的很迟疑,而且还是看着萧太后的脸色在说话。

    如果萧太后表现出不悦,他会立马调转话锋。

    然而,从头到尾,萧太后都没有表露出任何不满的神色。

    这让他小皇帝的心里明显轻松的不少。

    耐心的听完了小皇帝的讲述,萧太后笑眯眯道:“皇儿你观察的还算是仔细。你说的不错,他确实是一个心地不坏的人。

    在大庆寺门口的时候,他虽然拧断了你的胳膊,可是上了马车以后,他立马就帮你接骨了。

    从这一点而看,杨延嗣骨子里并不是一个冷血的人,甚至还有些仁慈。

    而他对你四姐也确实很好,想必也是因为你四姐对他好的缘故。

    从这一点上看,杨延嗣是一个重情义的人,每一个对他好的人,他似乎都会对他们充满善意。”

    “听起来他人真的很不错……”

    小皇帝歪着脑袋,一本正经的评价道。

    萧太后会心一笑,道:“听着确实不错,他这种性格,为人臣子,必定是一个很不错的臣子。若是能为本宫所用,本宫一定会委以重任。

    可惜,他现在的处境,却让他不再成为任何一方的臣子。

    他如今不仅是我大辽的敌人,也是大宋潜在的敌人。

    就敌人而言,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敌人。

    他这两种优秀的品质,都会成为他致命的弱点。

    而对付这种敌人,只要你能抓住他致命的弱点,他迟早会被你所摧毁。”

    小皇帝似乎已经习惯了萧太后这种语言上的教育,在萧太后为他仔细的分析了杨七的性格以后,他也在努力的消化萧太后的分析。

    对于儿子的这种学习态度,萧太后很满意。

    萧太后也相信,她怀里的儿子,终将会在她的教育下,成为一个合格的帝王。

    小皇帝努力把萧太后的话消化完了以后,侧头问道:“母后,那他喜欢讲大道理,又是因为什么?”

    萧太后指着龙案上的一本书籍,笑眯眯道:“这是汉人的通病,每一个汉人,都有好为人师的一面。他们总是希望自己的学文得到更多人的认可。因此,他们总喜欢把最宝贵的东西,编纂成书,恨不得每个人手里都能拿上一本。”

    “火药?”

    在龙案上的书籍封皮上,书写着两个字。

    熟悉汉字的小皇帝,能轻而易举的认识上面的文字。

    萧太后点点头,道:“对,火药。一个由汉人创造出来的神奇的东西。汉人喜欢用它制造烟花爆竹。而杨延嗣却把它用于战争。

    在复兴关之役以前,谁又能想到此物竟然是战争利器,能够轻而易举的将数万军队,化为劫灰。

    耶律休哥见识过此物的威力,所以回国以后,一直在搜寻相关的书籍。

    原本以为会耗费一些心血才能搜集到此物的书籍,却没想到,有关于火药的书籍,在大宋的市面上,都能轻而易举的购买到。

    这本名为火药的书籍,就是我国的学者,搜寻了上百本有关于火药的书籍,编纂出来的一册记载着火药的三十六种配方的书籍。

    耶律休哥已经按照这本书籍上记在的火药配方开始配置火药了,只是目前为止,研究出的火药,和杨延嗣在复兴关前所用的火药,差距甚大。

    耶律休哥说过,一旦火药研制成功,就是我辽军南下,夺取中原的大好时机。

    到时候,中原的雄关,以及大宋的步人甲,再也没有办法阻挡我大辽铁骑的脚步。”

    小皇帝振奋的挥舞着小拳头,颤声道:“到时候我一定要让人擒下杨延嗣,把他绑在后宫里,每天折断他的胳膊,再让人给他接上。”

    萧太后被小皇帝给逗笑了,她乐呵呵笑道:“那也得看杨延嗣有没有本事逃出耶律休哥布下的天罗地网。”

    ……

    铁镜公主府。

    铁镜公主和杨四两个人,被皇宫里的金甲侍卫们送进了府内。

    一进府,铁镜公主就哭嚎着,伏在杨四怀里,“四郎,是我害了你……”

    杨四轻轻摇了摇头,抱着铁镜公主,声音低沉道:“这不怪你……一切都是我的错……”

    铁镜公主看着杨四,哽咽道:“四郎,你就待在府里,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杨四苦着脸,叹气道:“我在这府里恐怕也待不下去了。”

    铁镜公主愕然道:“你要做什么?”

    杨四低着头,咬牙道:“我去追杨延嗣。”

    “你要杀他?”

    铁镜公主错愕道。

    杨四紧握双拳,颤抖道:“我还有的选吗?”

    “哎~”

    一声叹息过后,杨四穿戴上了盔甲,配上了腰刀和弓箭,率领着公主府一半的侍卫,准备去追杨延嗣。

    临走的时候,杨四转头叮嘱铁镜公主,“你去一趟南国钱行,那是杨延嗣留给我的嫁妆。不能让它落在外人手里。”

    嫁妆?

    铁镜公主有些糊涂,不过她还是木然的点了点头。

    等到杨四离开以后,她才反应了过来。

    然而,铁镜公主立马带着公主府上的人,前往了南国钱行。

    南国钱行现如今已经被韩家霸占。

    虽然韩家家主韩德让昏迷不醒,可是原本留守在南国钱行的韩家兵将们却没有退走。

    铁镜公主赶到南国钱行的时候,被韩家的兵将们拦在了门外。

    恼怒的铁镜公主直接带人打了进去。

    韩家的兵将们被打的落荒而逃。

    往日里韩家人跋扈惯了,谁都不放在眼里。

    今日也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真正的跋扈。

    铁镜公主虽然在这一次杨七入上京城的事件中有错处。

    可是并没有真正受到有实质性伤害的惩罚。

    因此,她依然是那个在上京城里独一无二的跋扈公主。

    韩家兵将们被赶跑了以后,快速的回到了韩府内去禀报给韩家大公子。

    现如今韩家家主韩德让身受重伤,被萧太后留在了皇宫里养伤。

    韩家二公子一早就进了宫,陪在他父亲身边去尽孝了。

    府里能做主的,只有韩家大公子。

    “大少爷,咱们,咱们驻守在南国钱行的人,被铁镜公主府的人给打回来了。”

    韩府的管家恭敬的站在韩家大公子的软榻前。

    韩家大公子坐在软榻上,手里抱着一个虎头暖炉,皱眉道:“没想到,到头来,居然让铁镜那个丫头占了便宜。

    罢了,既然被打回来了,就让他们老实呆着,别出去惹事儿。

    这辽国,终究是耶律家的。

    咱们韩家,还没资格和耶律家斗。”

    “老奴明白了。”

    “小妹从宫里回来了吗?”

    “回禀大少爷,回来了。小姐在宫里挨了板子,正在屋子里养伤。”

    韩家大公子叹息道:“这一次的事儿,对小妹的打击也不小。你吩咐下去,让府里的人都机灵点儿,别惹小妹不痛快。”

    “还有,派人密切的注意着宫里的动向。一旦我爹有什么事情,必须立刻通知我。同时,你派人去幽州,请老太爷回府坐镇。”

    韩家管家踌躇道:“请老太爷回府?”

    韩家大公子点头道:“我爹受伤,难免有人会借此落井下石。有老太爷坐镇,一些宵小之辈,也不敢在我们韩家面前猖狂。”

    “老奴明白。”

    ……

    南国钱行。

    驱逐了韩家留守在南国钱行的驻兵以后,沈鹏就被铁镜公主的人解救了下来。

    短短的半日时间。

    沈鹏在韩家的人折磨下,看着有些凄惨。

    当公主府的侍卫们带着浑身鲜血的沈鹏到了铁镜公主面前的时候,铁镜公主明显的皱了一下眉头。

    “你就是南国钱行掌柜沈鹏?”

    铁镜公主趾高气扬的发问。

    沈鹏微微挺起了腰板,颤声道:“南国钱行上京城分行掌柜,沈鹏。你又是何人?”

    “放肆,怎么跟我们家公主说话呢?”

    铁镜公主身边侍女当即呵斥。

    沈鹏微微一愣,颤巍巍躬身道:“老仆沈鹏,见过四夫人。”

    公主侍女还准备开口训斥,却被铁镜公主给拦下了。

    很显然,铁镜公主对于沈鹏的这个称呼很满意。

    “你是杨家的仆人?”

    沈鹏惨笑道:“以前是……不过七少爷交代过,如果有一天四少爷接管了南国钱行上京城分行,那么老仆就不再是杨家的人了。”

    铁镜公主眉头一皱,沉声道:“你和四郎一样,也是被抛弃的人?”

    沈鹏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谈不上什么抛弃不抛弃的。老仆是杨家的老仆,七少爷是杨家家主。老仆的去留,七少爷说了算。如今七少爷把老仆给了四少爷,那么老仆以后就是四少爷的人。”

    铁镜公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罢了,既然你和四郎同病相怜,以后这南国钱行,还归你掌管。”

    沈鹏拱了拱手,“四夫人既然发话了,老仆怎敢不遵从。依照钱行的规矩,如今咱们钱行既然和南国没有了关系,那么以后就不能用南国这个招牌了。

    钱行以后的名字叫什么,还得四夫人和四少爷定夺。

    除此之外,今日四夫人前来接收钱行,那么就随老仆一起,盘点一下府库里的存银。”

    铁镜公主皱了皱眉,道:“那就先盘点府库。”

    “请!”

    沈鹏带着铁镜公主到了南国钱行后院。

    后院的正堂里有一个火炉,沈鹏请铁镜公主屏退了左右,等到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搬开了火炉。

    在火炉地下有一间密室。

    进入到密室内以后,就看到了一块金铁铸造的大门。

    沈鹏用钥匙打开了门上的第一把锁,然后用一块铜锤,敲击门上的一块铁板。

    似乎是暗号。

    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在门口后面,蹲守着两个黑衣人,他们不说话,只是验看了沈鹏的身份凭证。

    然后从身上摸出钥匙,打开了第二道门上的锁。

    并且用同样的办法,敲击第二道门。

    第二道同样被从里面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