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8章 逃出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甚至,她的手段在傻韩二的身上施为了一遍,傻韩二都对她言听计从的,可是到了杨延嗣身上,怎么就行不通了?

    如果提早知道行不通,她又干嘛冒着风险上去自取其辱?

    韩家小妹心里充满了不甘和困惑。

    她的心情,杨七一点儿也不在意。

    马车里,萧太后开口了,“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子,智慧过人,心气儿高。调教一番,远比本宫的几个女儿要利害很多。这等奇女子,你也甘愿错过?”

    听到自己的母后对别人的评价远超过自己,海靖公主神色黯然的低下头。

    小皇帝胳膊虽然被杨七捏断了,但是杨七在上车以后又为他接上了。

    骨折的地方虽然还很疼,但是却没有刚才疼的那么撕心裂肺了。

    此刻,小皇帝正一言不发的瞪着杨七。

    杨七平静的道:“世上奇女子不知凡几,才智过人的更是多不胜数。总是仗着自己有一点智慧,就想去玩弄其他人。这种女人的心是黑的。并不是什么良配。

    若是嫁到了小户之家,或许能帮助小户之家脱贫致富。可是若是到了权贵之家,必定是争权夺利的祸根。

    这种女人,要不得。”

    杨七看向了海靖公主,轻笑道:“倒是丫头,是真的善良。似丫头这种女子,才是真正的良配。”

    萧太后冷笑道:“你若是肯加入我们辽国,本宫可以做主,把海靖许配你给。”

    杨七淡然道:“你我只能兵戎相见。海靖是个好姑娘,我走以后,你好好照顾她。不要因为我的事儿埋怨她,惩罚她。

    以后我踏破了上京城,或许会看在她的面子上,饶你们母子不死。”

    “踏破上京城?”

    萧太后冷笑道:“你好大的口气。本宫看你是不能活着离开辽国。待到我辽国大军踏平代州的时候,本宫一定会把你的尸骨送回代州,并且灭你们杨家一门,让你们在地下团聚。”

    杨七朗声大笑,“那我们就赌一把,看看谁输谁赢。”

    两个明明的仇敌的人。

    却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在马车里攀谈。

    这让小皇帝觉得很奇怪。

    海靖公主心神有些不稳,她从杨七的话里,听出了杨七的意思。

    杨七似乎并没有带她远走高飞的打算,这让她心里觉得伤感。

    草原上的儿女,四海为家。

    她并不在乎辽国的富贵。

    她更想跟杨七一起远走高飞,因为跟杨七在一起,她感觉很快乐。

    一个小丫头,怀里揣着一份懵懂的爱。

    虽然她现在还不太懂得去描述这一份爱,可是她心里却塞的满满的。

    杨七似乎看出了海靖公主的心情,他拍着海靖公主的脑袋,轻声道:“丫头,你还小,有一句话叫做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等你长大了,我也就快老了。

    喜欢我,对你来说不公平。

    我希望你把我当成哥哥一样,记在心里。”

    萧太后嘴角在抽搐。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家伙,在她面前谈老不老这个话题,她感觉这是对她的侮辱。

    海靖公主闻言,倔强的摇头。

    杨七苦笑一声,叹了一口气。

    说实话,杨七纵有通天的本领,也没办法去阻止一个人喜欢自己。

    他只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姑娘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爱,遗忘了他。

    对于这个善良的小姑娘,杨七还是很希望她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虽然将来有可能会在战场上相遇,但是依旧是这么希望的。

    杨七从没想过,自己这一次的上京城之行,居然会一无所获。

    不仅一无所获,还搭进去了不少。

    他更没想到,最终舍命救下自己的,竟然是一个他随手救下的小姑娘。

    人生如戏,总是处处给人不一样的惊喜。

    但是,杨七对于自己此行,并不后悔。

    如果他不走这一趟,也许心里会留下心结。

    甚至家里的人心里也会一直有一个疙瘩存在。

    走了这一趟,虽然危险,但是他却觉得无比的心安。

    虽然充满了遗憾……

    马车在大批的军队护卫下,堂皇正大的出了上京城的城门。

    杨七侧头问正在对自己张牙舞爪的小皇帝,“你恨我吗?”

    小皇帝刚张大了嘴巴,做撕咬状,听到杨七这话,他明显一愣。

    “有一点……”

    小皇帝很诚实的给出了答案。

    杨七满意的点点头,笑道:“恨我就对了,因为将来攻破上京城的,很有可能就是我,或者我的后人。”

    萧太后冷笑道:“莫非你还要篡夺赵光义的皇位?”

    杨七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萧太后傲然道:“不然,你凭什么攻破我辽国。”

    杨七摇头不语。

    狠话是必须放的,至于狠话背后的内容,是绝不能说出来的。

    出了城以后,杨七当即对着马车外的韩德让喊话,让韩德让接替了车夫驾车,然后又让萧太后,命令辽兵们在门口,不许跟来。

    萧太后和韩德让,痛快的照着做了。

    这两个老狐狸如此的痛快,让杨七感觉到了有猫腻。

    他心里猜测着可能存在的猫腻,一边让韩德让驾着马车继续跑。

    马车一路跑离了上京城外五里的地方。

    杨七摸着海靖公主的脑袋,笑道:“后会有期了丫头,以后有什么想吃的想喝的想玩的,就托人到复兴关给我带个口信。”

    海靖公主眼中莫名的浮起了泪花,她哽咽道:“可不可以带我一起走……”

    杨七摇头,“不能。”

    海靖公主失声痛哭,低下了头。

    萧太后开始有些恨铁不成钢,到最后化成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哎~”

    杨七猛然把手里的小皇帝塞进了萧太后怀里,大声呼喊了一声。

    “我去也……”

    杨七猛然窜出了马车,把驾车的韩德让吓了一跳。

    “噗~”

    韩德让想要拔刀,却没想到杨七动作比他还快,抬手一刀把韩德让劈下了马车。

    韩德让身上飙起了一股血,栽倒在了马车下。

    杨七随手砍掉了绑在拉车的马匹上的绳索,跨上马,飞快的狂奔。

    在杨七距离马车超过了百米以后,突然从两旁的原野里,窜出了许多辽兵。

    他们原本就是借着大雪掩埋着自己,直到确定了太后和小皇帝没危险以后,才爬了起来,冲向杨七。

    杨七似乎不惧怕他们的埋伏,骑着马只是在狂奔。

    耶律休哥率领着一队骑兵快速的出现在了萧太后的马车旁。

    他之所以能够这么快速的出现,就是因为在他得知了小皇帝被劫持以后,就和韩德让很默契的开始分工。

    韩德让负责去保护萧太后和小皇帝,耶律休哥带着人从北门绕出,快速的到他们必经的路上埋伏。

    只是他没有想到杨七来的这么快,他还没布置好,杨七就到了。

    他更没想到,杨七这么狠辣,临走的时候给韩德让来了一个狠的。

    耶律休哥见到韩德让的时候,韩德让已经晕厥过去。

    耶律休哥不得不分兵两处,让一部分的人护送着萧太后、韩德让、小皇帝、海靖公主会上京城。

    自己带着另一队的人马去追击杨七。

    萧太后临走的时候,义愤填膺的对耶律休哥道:“一定要给本宫抓到杨延嗣,死活不论。”

    耶律休哥得令,追击杨七。

    杨七终究是在乱军丛中进出随意的悍将,耶律休哥的人,追了半晌,还是被杨七给摆脱了。

    为此,还付出了几百精锐的性命。

    当然了,杨七也不好过,身上中了三箭。

    耶律休哥追击杨七不成,回到了上京城以后,果断去找刚回宫的萧太后请旨意。

    萧太后对此无不应允,一道圣旨下。

    从上京城,到雁门关和复兴关的道路,全部被封死了。

    并且下令,全国通缉杨七,抓住杨七者,赏黄金万两。

    一瞬间,整个辽国,进入到了全民搜索杨七的场面。

    几乎杨七必经之路,被封锁的死死的。

    ……

    辽国皇宫。

    所有的当事人,都整整齐齐的跪倒在皇宫政事殿上。

    海靖公主失魂落魄的低着头,韩家小妹冷冰冰的像是被人摘走了心脏,铁镜公主隐隐护在了杨四身前直面萧太后的锋芒。

    小皇帝的手臂又被御医重新诊治了一遍,此刻手臂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坐在龙椅上。

    萧太后凤目含煞,冷冷的盯着台下跪着的所有人。

    “谁能告诉本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台下跪着的四人,一语不发。

    萧太后恼怒的喊道:“一个贼子,堂皇正大的出现在了上京城,更堂皇正大的劫持了本宫和陛下。刀架在了本宫的脖子上以后,本宫才知道,杨延嗣到了上京城。

    在此之前,本宫居然对此事全然不知。

    最可气的是,那贼子不仅坐着本宫的马车,堂而皇之的出了上京城,临走的时候还伤害了韩爱卿。

    更可气的是,你们都知道那贼子进入到了上京城,居然没有人通知本宫。

    你们中间,可是有两个人,是本宫的亲女儿……”

    “儿臣知罪。”

    海靖公主和铁镜公主一起叩头认错。

    萧太后咆哮道:“知罪有什么用?知罪能挽回本宫的掩面?”

    萧太后一指海靖公主,冷声道:“你,海靖,自从你出生以来,本宫对你百般宠爱。可是你却帮着贼子对付本宫。”

    海靖公主抬起头,双眼通红,泪流满面,她倔强的道:“儿臣不后悔。”

    “放肆!”

    萧太后大怒,“你这个孽障,你当真以为仗着身份,就能为所欲为吗?”

    小皇帝干巴巴的插话道:“母后,姐姐只是一时糊涂……姐姐年纪小……”

    “哼!”

    萧太后瞥了小皇帝一眼,冷哼一声,“拖出去,幽禁在府上,没有本宫的允许,不许踏出家门一步。”

    海靖公主就被两个女官拖出了大殿。

    萧太后又看向了韩家小妹,“小小年纪就学人玩弄阴谋诡计?你当你是什么东西?你当杨延嗣是什么人?杨延嗣一个在大宋朝堂上,和那么多的聪明人玩阴谋诡计,尚且没有败。又怎么可能栽到你手里?

    幼稚!

    最可笑的是你仗着一点儿小聪明,就去杨延嗣面前显摆。

    一只狐狸,还想要驯服老虎。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活该你被人羞辱。”

    萧太后对海靖公主还念及几分母女的情分,可是对韩家小妹,她一点儿也不客气。

    什么话难听,她就说什么。

    韩家小妹屈辱的低下头,眼中里的恨意滔天,她的指甲,已经狠狠的刺进了血肉。

    萧太后不留情面的骂道:“你是第一个猜到杨延嗣身份的,却不知道通报给韩爱卿,更不知道通禀给本宫。妄图以自己的小聪明去对付杨延嗣,害的韩爱卿被杨延嗣所伤。

    这就是自作聪明的代价,韩爱卿若是有什么意外,本宫饶不了你。

    来人,拖出去,鞭笞二十,扔到韩府囚禁起来。

    韩爱卿若是有什么意外,就让她陪葬。”

    韩家小妹也很快被拖了出去。

    一会儿,就传出了鞭笞的声音。

    韩家小妹被手指粗细的蟒鞭抽打着,却没有喊叫一声。

    不是因为她不怕痛,而是因为她心里,早已被恨填满了。

    她不仅恨杨延嗣,也很对她毫不留情的萧太后,也恨海靖公主那个小狐狸精……

    总之,她恨一切。

    大殿内。

    跪在台下的人,就剩下了铁镜公主和杨四。

    铁镜公主抢在萧太后开口之前,急忙道:“母后,千错万错都是女儿的错,求您别责怪他。”

    萧太后气急败坏的道:“你们姐姐妹妹的,一个两个的都被杨家的男人迷的五迷三道的。本宫没觉着杨家的男人有什么特殊的。为何你们一个个为了杨家男人,跟本宫做对。”

    “母后……”

    萧太后根本不搭理铁镜公主,她冷眼盯着杨四,“你是杨家四郎,杨延辉?”

    杨四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声音沙哑的道:“我已非杨家之子,我的一切和杨家无关了。”

    萧太后冷笑道:“很好,既然你的一切和杨家无关了,你又是我辽国将军。本宫就命你去提杨延嗣头来见。

    到时候本宫会赐姓你耶律皇姓,让你和铁镜风风光光的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