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8章 老杨入坑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王贵的描述很好理解。

    所谓的一家之贼,就是说背叛了赵氏,成为赵氏眼中的家贼。

    所谓的民族之大贼,就是说背叛整个民族,成为民族的大贼。

    然而,这两个选择摆在老杨面前,让老杨很为难。

    杨家拿下丰州,镇守丰州,无疑是背叛了赵光义,可是这对民族而言,却是一件大好事。

    别的老杨不敢说,在镇守丰州这件事上,老杨绝对能做到不让辽人侵犯一步。

    甚至老杨还能保证,在杨家的男丁没死绝之前,辽人都不可能通过丰州,进入到中原境内。

    可是,作为一个忠臣,并且是一个耿直的忠臣。

    这么做就违背了他为人臣子的道义。

    反过来看,放任丰州自留,让辽人拿下丰州。

    这无疑是看着辽人打开了中原的门户,给辽人南侵的一个可乘之机。

    这对民族而言,是一个巨大的祸端。

    若是老杨没有碰见此事还好,可是如今碰见了,他又怎么能置之不理?

    难道真的要他看着百姓们陷入到水深火热当中。

    说来,也是因为丰州、代州、胜州,三州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地形,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

    胜州和代州的东北边陲,一座大山绵延而过,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雁门关守在了代州这边的大山山口上,挡住了辽人南侵的脚步。

    胜州就成为了另一个的大山山口。

    而且大山的山口也是一个壶口形状的。

    辽人很难从胜州突破,大举南侵大宋。

    因为辽人大军一旦想要突破胜州,就只能从丰州借道。

    这首当其冲的就和党项人先对上了。

    辽人想要对付党项人,也得花一些手段。

    等到他们消灭了党项人,再侵入大宋的时候,大宋早已在代州布置好防线了。

    所以从胜州入侵,等于同时挑起了大宋和党项两国的战争,有点得不偿失。

    但是,郭达拿下了丰州以后就不一样了。

    丰州地势平坦。

    一旦辽人拿下了丰州,就相当于有了一个屯兵的地方,也相当于有了一块缓冲的地方。

    辽人不仅可以不断的向丰州屯兵,也可以借着丰州,不断的侵入到大宋境内,对大宋造成破坏。

    一旦让他们找到了机会,丰州的辽兵,就会长驱直入的攻入大宋。

    可以说,在西北,丰州是一个兵家必争的地方。

    而如今,要不要丰州,这个两难的选择就摆在老杨的面前。

    老杨很犹豫,他既不想成为一家之贼,也不想成为民族大贼。

    陷入到了犹豫中的老杨,皱着眉头瘫坐在了椅子上。

    王贵见到老杨如此忧心困惑,他也有些于心不忍。

    王贵出声道:“老哥哥,你不能钻牛角尖。拿下丰州这块地方,对大宋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这并不影响老哥哥你依旧是宋臣的事实。

    杨家虽然不能像以前那么做了一个纯粹的将门。但是杨家可以成为像折家那样的蕃兵。”

    王贵一语点醒了老杨。

    老杨缓缓的站起身,郑重的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老夫确实钻牛角尖了。不论陛下会不会问责,先拿下丰州再说。只要把丰州拿在手里。老夫也算对得起天下百姓了。

    如果陛下真的要问责,老夫大可交出代州和丰州,由其他人去掌管。

    只要这两地在我大宋手里。

    老夫就对得起天下百姓,对得起陛下。”

    王贵扯了扯嘴角,他觉得自己这位老哥哥想的有点美好了。

    一旦拿下了丰州,再想交出去,只怕由不得老杨了。

    毕竟丰州是杨七打下的,真正能决定丰州去留的只有杨七。

    而且,杨七现在羽翼丰满,手里貌似握着三万兵马,再加上杨七似乎已经和折家搅和在了一起。

    有折家帮衬,杨七根本不需要动用老杨手里的这一群战斗力薄弱的大同军,就能掌控整个丰州。

    到时候,丰州上上下下都掌控在杨七手里。

    丰州的去留,只有杨七一个人能决定。

    就像是现在的代州政务一样。

    王贵旁观者清,看的清楚,但是他并没有说穿此事。

    隐隐约约中,王贵猜测到,杨七应该是在布一个大局。

    很明显,这个大局是对杨家极其有利的。

    王家作为和杨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家族。

    自然也向往着杨家能往更好的一面发展。

    如今,王贵也帮不上杨七什么忙,他只能尽可能的说服顽固的老杨,不去给杨七捣乱。

    在王贵的劝说下,老杨想通了其中的‘关节’,心中的困惑也就没那么深了。

    当即,他板起脸,朗声道:“派人密切的关注着丰州的动向,一旦找到战机,老夫就率领大同军进入丰州,给他们一个迎头痛击。”

    王贵果断的领命,退下去了。

    今日在老杨帐篷里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恐怕很多人都会怀疑,老杨这么利害的一个人物,为何会没有副将王贵看的透彻?

    其实这件事很容易解释。

    老杨是一个当局者,王贵是一个旁观者。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这件事最重要的关节是杨七。

    老杨一直以一个封建家族大家长的眼光看待杨七。

    在他眼里,杨七是孙猴子,他是如来佛。

    任凭杨七有通天的本领,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当然了,这也不是老杨一个人有这种想法。

    几乎封建家庭内,大部分的大家长,都有这种心态。

    王贵不同,王贵虽然是老杨的副将,和杨家的关系不一样,可是他始终不姓杨。

    所以,王贵会从不同的角度去了解杨七。

    从最初接触,到如今。

    杨七给王贵的感觉,就是一天一个变化,而且每一次见面,杨七都会比以前更利害。

    甚至,王贵觉得。

    杨七这一只已经成为了斗战胜佛的猴子,老杨这个如来佛未必压得住。

    而且,老杨手里,目前只有一支还没有成型的大同军。

    而杨七,不仅拥有一支已经经过了磨练的复兴军,甚至还有折家这个天然的盟友在。

    因此,以后的杨七,注定不是老杨能够压得住的。

    从而,在这件事上,并不牵扯到个人的智慧。

    只是因为所处的位置不同,看到的风景不同而已。

    老杨这边既然已经决定了随时参与到丰州的战事里,那就没有退缩的意思。

    为了能够让大同军继续驻扎在外。

    老杨亲笔写了一封书信,派人送到了代州府衙给寇准。

    寇准拿到信以后,当即就想回信拒绝。

    可是被陈江陵给拦下了。

    “大人,杨老令公来信让咱们代州府衙调粮给他,看似有些越权了。但是这件事不能单从政事上看。杨老令公可从没有如此正大光明的给我们来信,让我们配合他做什么。

    如今来信,很有可能是事情紧急。”

    寇准拿着信件,皱眉道:“再紧急,也不能越权,从我们府衙里面拿粮食。大同军的粮饷,不论是朝廷配发的,还是知州大人让补贴的,我们可都如数给他了。

    他如今一封信来,就要钱粮。长此以往下去,他若是天天要,我们岂不是要天天给?

    再说了,论职权,他现在无权无职的,凭什么让我们配合他。”

    陈江陵抚摸着胡须,笑眯眯道:“大人,此事你看的有些片面了。杨老令公既然派人送来的是信件,而不是公文,这就说明,这并不是一件公事,而是一件私事。

    大人即便是不愿意答应,也完全没必要拒绝。既然是家事,那么大人不妨把这封信送到杨府去,让杨府的人自己定夺。”

    寇准仔细思量了一下,觉得陈江陵说的有理,然后派人就把信件送到了杨府。

    杨府内。

    自从到了代州以后,佘赛花就显得格外的放松。再也没有在汴京城里的那般提心吊胆了。

    放松下来的佘赛花,在养胎之余,迷上了道学。

    加上有法海老道在一旁蛊惑,佘赛花很快就陷入到了对道学的学习当中了。

    当寇准派人把信件递给佘赛花的时候。

    佘赛花只是打开看了看,然后直接让人送去给了曹琳。

    老杨要粮草的事儿,佘赛花懒得管。

    佘赛花觉得老杨就是在瞎折腾。

    已经怀了五个月的曹琳已经显怀了。

    肚子圆溜溜的像是揣着一个皮球。

    老杨的信件送到了曹琳手里的时候,曹琳正挺着大肚子,在接见彭湃。

    同时还有已经苏醒了的初醒。

    初醒苏醒以后,见到自己出现在了杨府,她就知道,香姨只怕凶多吉少了。

    她心情很矛盾。

    有悲伤,也有窃喜。

    悲伤的是,香姨这个对她百般照顾的长辈去世了。

    说起来,香姨纵然有千般罪恶,但是对初醒却非常好,把初醒照顾的是无微不至。

    初醒在香姨的照顾下,也感受到了久违的亲人的温暖。

    如此一位长辈去世,她自然悲伤。

    当然了,心底深处的窃喜。

    主要是因为杨七。

    香姨既然出事了,那么肯定证明,杨七没事。

    初醒悲喜交加,可是曹琳却怒火冲天。

    曹琳一直知道初醒的存在,也知道初醒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女。

    可是曹琳对自己非常自信。

    想当初,她可是在诸女的争斗中,一举脱颖而出,独占了杨七。

    这是她最引以为傲的本钱。

    可是杨七如今让人把初醒送回了府里,这无疑是给了她一个迎头痛击。

    最重要的是,杨七把人送回来了,居然一句交代也没有?

    这算什么?

    你纳了个妾室,还美的没人性,送回来给我这个当家大妇掌掌眼,还是想示威?

    最可气的是,还是在她怀孕的时候。

    最最可气的是,曹琳还知道,杨七在外面还偷偷养着呼延赤金那个骚浪蹄子。

    合着当初我曹琳脱颖而出,只是占据了一个大妇的名分。

    剩下的人,以后一个一个你都会送到府里?

    一想到此处,曹琳就来气。

    不过来气归来气。

    封建大家庭的家教在哪儿摆着呢。

    曹琳必须拿出当家大妇的气度来,不然很容易被人当成妒妇,然后戳脊梁骨。

    强忍着心里的怒气,曹琳板着脸,对初醒道:“郎君既然让你入了府,以后你就住在府里吧。回头我让丫鬟把楼下的厢房腾出来,你住进去。”

    心思复杂的初醒,向曹琳施礼,轻声道:“多谢姐姐。”

    听到这个称呼,曹琳就想骂人。

    我就客气一下,你还真就叫上姐姐了。

    还真就以妾室的身份自居了?

    其实曹琳错怪了初醒了,现在的初醒心乱如麻。

    长辈身死,偏偏又是情郎动的手。

    她都没想好如何面对杨七,又怎么可能去跟曹琳勾心斗角呢?

    她只是下意识的客气了一下而已。

    曹琳可不知道初醒心里的想法,她烦躁的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

    初醒欠了欠身,退出了房内。

    曹琳在房里,狠狠的埋怨了杨七半天,才拆开了老杨的信件。

    对于杨七在西北的作为,以及老杨率兵出击的事情。

    曹琳多多少少都了解一些,一看到老杨要粮草的信件。

    曹琳就推测出了,老杨要搞事情。

    而且很有可能,是添乱的那种。

    曹琳一下就恶趣味了,她觉得给杨七这个没良心的添添乱也挺好。

    当然了,添乱归添乱。

    她内心深处还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在她看来,老杨在丰州、代州边境屯兵,虽然有添乱的成分。

    可是,同样也是一个保障。

    有老杨在一旁护着,如果杨七一旦有什么危险,老杨也能果断出击,救杨七一把。

    当即,曹琳就挺着肚子,在楼下书房里招来了管事。

    在详细计算了大同军消耗以后,她大手一挥,直接给大同军拨付了粮草。

    而且,这些个粮草,纯粹是曹琳私人赞助的。

    没动用府库里的,也没有动用家里的。

    全部都是曹琳从城里的酒作坊调集的。

    如今在城里的酒作坊里的囤粮,足够两万大同军吃一年了。

    由此可见,在曹琳的操作下,酒作坊的规模有多大。

    当天下午。

    扎马合部族的汉子,就押解着粮食上路。

    州府衙门里,得到了消息的寇准和陈江陵,明显有些发愣。

    陈江陵震惊道:“杨家的人,是不是都有点石成金的本事?你我都在这里等着人家前来求助。却没想到,人家一个家产酒坊,就能拿出这么多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