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5章 银夏二州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七这一招确实够狠,轻轻松松的在汴京城里的文武百官们脸上狠狠的扇巴掌。

    武将们的脸已经被打肿了,一个个出了门,连头都不敢抬。

    黑着脸,匆匆赶往皇宫。

    文臣们脸色荫翳,像是吃了死老鼠。

    他们三五结伴,义愤填膺的赶往皇宫。

    文臣武将们还没到皇宫,民间的谣言就传起来了,有关雁门关的各种揣测,在汴京城的各个角落盛传着。

    还有一些心怀叵测的人,在这个时候也站出来兴风作浪。

    皇宫内。

    赵光义看着桌上皇城司奏报的汴京城内的各种流言的奏疏,气的脸色发青。

    其中有三条,剑指赵光义。

    ‘赵光义得位不正,遭到了天谴,导致雁门关两万忠魂覆灭。’

    ‘赵光义容不下降将,暗中勾连辽国,残害忠良。’

    ‘文武百官们容不下杨家,暗中勾连辽国残害忠良,赵光义已经被文武百官架空,成了傀儡皇帝。’

    这三条,每一条都对赵光义不利,赵光义能感受到自己陷入到了一个充满了阴谋的陷阱里。

    “给朕查清楚此事,但凡有牵连在其中的,一并诛灭。”

    赵光义气愤难当的喊出了这句话。

    皇城司的人,立马按照赵光义的命令去办事。

    “陛下,百官们已到了殿外,求见陛下。”

    王继恩在赵光义愤怒之余,轻声说道。

    赵光义深吸了几口气,缓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沉声道:“让他们在垂拱殿里等着。”

    王继恩下去传令,小宦官们带着文武百官们全部到了垂拱殿。

    赵光义换了一身龙袍,大步流星的进入到垂拱殿内。

    百官们施礼。

    赵光义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略微摆了摆手。

    见礼毕。

    宋琪早已按耐不住,出列道:“陛下,今日晌午,有人在汴京城纵马狂奔。言,十万辽军南下雁门关,宝言上师率兵击退辽军,阵斩了辽军六万,活捉了辽国侍中萧咄李,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诲。

    老臣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雁门关有战事,为何中书省不曾得知?

    而在战事中,击退辽军的为何不是雁门关守将杨业?

    反而是什么宝言上师击退了辽军?”

    百官们,知情的和不知情的,都眼巴巴的看着赵光义,看赵光义如何答复。

    赵光义冷冷的扫了宋琪一眼,淡然道:“你这个中书省参知政事都不知道,朕怎么会知道?你问朕,让朕问谁去?”

    赵光义一句话,把宋琪怼的不知道如何应答了。

    百官们心里都清楚,事情闹的这么大,不可能瞒得过赵光义的耳目。

    而如今赵光义摆明了揣着明白装糊涂,百官们也无可奈何。

    真要细细追究起来,发生了如此大的军国大事,三衙和中书省居然都不知情,这可是重大的失职。

    赵普坐在椅子上,冲着赵光义拱了拱手,说道:“陛下,老臣并没有看到三衙的奏疏,一时不察,恳请陛下降罪。”

    赵普比宋琪做事老辣,一下子直接把皮球提到了三衙怀里。

    宋琪似乎受到了点播一样,一下子把炮火对准了三衙。

    “陛下,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军国大事,三衙居然毫不知情。恳请陛下治枢密使曹彬失职之罪。此外,陛下把军机大权交给了三衙,三衙却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臣怀疑,三衙是否还有能力执掌军机大权?”

    宋琪够狠,不仅要把失职的罪名扣在三衙头上,还要趁机剥夺三衙的军机大权。

    对此宋琪的指责,曹彬只是冷冷的笑了笑,一句话也没说。

    赵光义黑着脸,冷哼道:“宋琪,三衙曾经向你中书省递过奏折,却被你给罢落了。你现在居然还好意思指责三衙失职?到底是谁失职?”

    “啊?!”

    宋琪一下子傻了。

    从他接任参知政事起,每日里接到了奏折成千上万的,加上他骨子里有重文轻武的年头,所以对于被他罢落的军机奏疏,他压根就没有用心记过。

    他都把曹彬当时递给他的奏疏内容给忘了。

    没想到,今日却要栽在这件事上。

    宋琪一边回忆着当初的那一封奏疏,一边解释道:“老臣……老臣当日确实看到一封奏疏……只是……只是……”

    赵普淡淡的撇了宋琪一眼,出声帮腔道:“陛下,宋琪失职之罪,一会儿再议。当务之急,是尽快了解清楚雁门关究竟发生了什么。”

    赵光义瞪了宋琪一眼,道:“赵爱卿言之有理。当务之急是了解清楚雁门关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光义给王继恩使了一个眼色。

    王继恩会意,高喊了一声,“宣雁门关信使觐见。”

    一声高喝,在满朝文武万众瞩目之下,一位身披袈裟的大喇嘛缓缓进入到垂拱殿。

    一下子,大殿内的所有人都有些发愣了。

    这大喇嘛的头,怎么看都像是新剃的。

    曹彬瞅了一眼,觉得有些眼熟,再瞅了瞅,发现此人以前居然跟随过杨七。

    曹彬一下子就明白了。

    杨七又要出幺蛾子了。

    牛头大大咧咧的走入垂拱殿,向赵光义施了一个佛礼,“小僧见过圣人。”

    这一声‘圣人’叫的赵光义心里很舒坦。

    赵光义瞧着牛头也顺眼了许多,轻声道:“法师请起,法师是雁门关的信使?”

    牛头点头道:“雁门关内信使尽数被贼人诛灭了,雁门关内兵卒和民夫也都死在了辽军刀下了。小僧也是临危受命。”

    百官们瞧着这个信使,怎么看怎么别扭。

    赵光义却和这个信使聊的愉快。

    “法师,给朕和诸位爱卿讲一讲雁门关的事儿吧。”

    赵光义和牛头聊了几句闲话,才开始说正事。

    牛头微微一拜,开始讲述雁门关的事情。

    在他嘴里,雁门关的事儿像是变了一个味道。

    在他的故事里,边军彻底被黑化了。

    原本只是封锁了雁门关的边军,变成了辽军和边军勾连在一起,封锁了雁门关。然后边军和辽军一起攻打雁门关。

    本来此事被边军封锁的密不透风的,无人知晓。

    然,杨七前世曾经和佛祖结下了善缘,所以佛祖在关键时刻托梦给了杨七。

    杨七得知此事以后,快马赶向了雁门关。

    一路上遭到了近一百零八次截杀和埋伏。

    几经磨难到了雁门关。

    杨七苦求那些个道貌岸然的边军将领去救杨业,却被人无情的驱赶。

    最后,碰上了慈悲为怀的宝言上师,宝言上师怜悯杨七救父兄情深,所以游说了党项的一切流民,临时组建了一支兵马,赶去了雁门关驰援。

    一路上跋山涉水,感动了佛祖。

    佛祖降下了一千位罗汉,帮他们开路。

    然后,在一千位罗汉带领下,宝言上师领兵杀到了雁门关,击退了辽军,擒下了萧咄李和李重诲。

    ……

    牛头的这个故事可以说是漏洞百出,不仅一笔抹杀了杨家在雁门关战役中的所有功绩,还大肆的吹嘘一些佛祖的神迹。

    当他讲述完了他的故事以后。

    百官们愤愤不平的开始指责牛头。

    而牛头则简单粗暴的把一些他解释不了的问题,全都推到了佛祖身上。

    解释不了的事情都是佛祖做的,佛祖神通广大。

    赵光义听着这些谎言,脸色铁青。

    曹彬听着这些谎言,嘴角直抽抽。

    一向不动如山的赵普,脸色也十分难看。

    朝堂上,所有人都接受不了牛头的这些说法。

    一旦按照这个说法宣扬出去,那朝廷就臭了。

    武将都成汉奸了,国家还的靠着异族和僧侣保护?

    这样的朝廷,谁愿意要?

    百姓们不举旗造反,等啥?

    赵光义瞪着眼,沉声喝道:“法师,朕听到的,怎么跟你听到有些不同?”

    关键时刻,赵光义也就不再掩饰自己知道此事了。

    牛头眨巴着眼,一脸愕然,“圣人听到的都是什么?”

    赵光义冷声道:“朕听到的是,雁门关危急,雁门关守将杨业率兵抵御辽贼,拼尽了雁门关内一兵一卒。关键时刻,各地边军驰援雁门关,打退了辽军。”

    牛头瞪着牛眼,问道:“圣人这是要抹杀我苯教在此次战斗中的所有功绩吗?”

    赵光义冷笑道:“有何不可?”

    牛头一点儿也不着急,无所谓道:“既然圣人不愿意承认我苯教在此次雁门关战役中的功绩。那我们苯教也不用再帮您守着雁门关了。一会儿回去以后,小僧会派人将此事告知给宝言上师,让上师带人马上撤出雁门关。”

    牛头顿了顿,憨厚的笑道:“贫僧相信,辽军很乐意看到此事的发生。”

    “放肆。”

    高怀德和曹彬同时开口喝斥。

    赵光义浑身颤抖,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愤怒。

    一下子,他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

    承认了宝言大喇嘛在这一次雁门关战役中的功绩,就等于告诉天下所有的百姓,朝廷无能,百官无能。

    不承认,人家就要放辽军入关。

    不管承认还是不承认,都会危及到大宋江山。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几乎一瞬间,赵光义就恨透了将门。

    若不是他们为了铲除异己肆意妄为,也不会造成今日的局面。

    赵普看出了赵光义的窘迫,赶忙开口道:“卫国公,曹枢密,你二人莫要在这里耍威风。真有威风,就去你们管辖的军中去耍。之所以会变成今日这样,也全都是你们麾下的边军造成的。”

    “哼!”

    曹彬冷哼一声,仰着头道:“西北的军事,和老夫无关。不要把屎盆子扣在老夫头上。”

    高怀德接着说道:“此事也和老夫无关,全都是下面的叛党所为。”

    赵普懒得搭理他们两个人,他开口问牛头,“这位法师,雁门关乃是我大宋国土,纵然是从我们宋将手里丢失了,也是我们大宋的错。

    贵方无调令,也无朝廷的准许,就擅自领兵进入,这可不合规矩。如今贵方私自侵占了我大宋雁门关,这个罪责可以念在贵方击退了辽军,固守雁门关的份上,不予追究。

    不过,雁门关既然在贵方手里,那么一旦从贵方手里丢失了。我朝必定会追讨贵方的责任。

    我朝拥兵百万,真要追究起贵方的责任,相信贵方不论逃到哪里,都躲不过去。”

    赵普不愧为搞政治的高手,一下子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苯教的头上。

    然而,他却碰上了牛头这个憨货。

    只见牛头梗着脖子,嚷嚷道:“你吓唬我?我这个人可不经吓唬。真要把我吓怕了。我就带着雁门关,一起去投了辽国。

    你们大宋拥兵百万又如何,到现在还不是奈何不了辽国。

    你们整天叫嚷着说收复的燕云十六州,还不是在辽国手上。”

    牛头这一下,算是戳到了大宋的痛处了。

    燕云十六州,那是大宋的伤。

    赵光义已经举兵讨伐了两次了,燕云十六州依然在辽人手上。

    牛头真的带着雁门关投了辽国,那他们还真的有点无可奈何。

    赵光义怒发冲冠,几乎毫不犹豫的喊出,“朕迟早会收复燕云十六州,灭了辽国。”

    牛头不卑不亢道:“那也是以后的事儿,现在说的是雁门关战役的事儿。小僧只想知道,大宋朝廷会不会承认我苯教在雁门关战役中的功绩,并且给予足够的赏赐。”

    “狂妄。”

    赵光义拍桌,站起身。

    赵普咳嗽了一声,道:“陛下息怒,此事交给老臣处置如何?”

    赵光义冷冷的扫了牛头一眼,强压下心里的怒火。

    “那就交给赵爱卿处理……”

    赵普站起身,颤巍巍的走到牛头面前,轻笑道:“说来说去,无非就是为了利益。你们苯教想借此从朝廷要挟足够的利益。说说,你们想要什么?”

    牛头给了赵普一个算你上道的眼神,然后出声道:“我苯教宝言上师,从出西域以来,就想建立一个佛国。上师觉得银州、夏州二地,有卧佛之姿。”

    赵普瞪眼,愕然道:“你们要银州和夏州?”

    满朝文武一脸疑惑。

    牛头一脸诚恳的点了点头,道:“对,就要银夏二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