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4章 打满朝文武的脸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就这么定了……”

    赵光义心有不甘的说道。

    高怀德淡然一笑,高呼,“陛下圣明。”

    曹彬冷眼旁观,心中冷笑。

    惹上了杨七,居然还以为能就此了事?

    杨七若是不把这天捅一个窟窿,我跟你们姓。

    “退下吧。”

    赵光义无奈的摆了摆手。

    曹彬站起身,和高怀德一起躬身施礼。

    “臣等告退。”

    两人一走。

    赵光义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火气,奋力一脚。

    “嘭~”

    龙案被踹翻在地,龙案上新换的笔墨纸砚,洒落一地。

    “欺人太甚。”

    赵光义银牙咬的咯嘣作响。

    ……

    天波杨府。

    从曹府归来的曹琳,一进杨府大门,就被佘赛花唤到了正堂。

    曹琳一入门,佘赛花和曹琳的三位嫂嫂起身,急切的问。

    “打听到了吗?”

    曹琳面色复杂,微微点头。

    佘赛花拉着曹琳坐下,细声问道:“都打听到了什么?”

    曹琳抬眼瞅了佘赛花一眼,低声道:“爹爹说,今岁正月初七,辽国南院大王携十万辽军,兵逼雁门关……”

    “什么?!”

    佘赛花猛然站起身,一脸震惊。

    从杨七离京以后,佘赛花就预感到有大事儿发生。

    只是,她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

    难怪杨七那日在家里那么大反应,甚至不惜越过他这个当娘的,直接鸣锣召唤杨家家将。

    曹琳的四嫂和五嫂脸色骤变,一脸担忧。

    大嫂花解语也被惊的不轻,她愕然道:“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

    曹琳沉吟了片刻,说出了从她娘亲嘴里得到的一些曹彬的揣测。

    “我娘说,我爹猜测,有可能朝中有人和辽人勾结。不然,雁门关也不会在辽军南下以后,就陷入到孤立无援的状态。”

    “噗通~”

    佘赛花听到这话,直接瘫倒在了做榻上。

    雁门关兵力如何,佘赛花岂能不知。

    十万辽军南下,雁门关却孤立无援,会造成什么结果,佘赛花实在不敢想。

    杨七离京的时候,曾经说过,雁门关有危险。

    佘赛花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危险。

    四嫂和五嫂也是将门出身,她们也能通过曹琳的话,判断出雁门关的凶险。

    想到丈夫可能遭遇不测,二人脸色惨白。

    大嫂花解语也一脸担忧,眼见婆婆和两个妹妹不说话,她赶忙开口问道:“现在,雁门关的情形如何?”

    曹琳神色复杂道:“八千火山军死伤殆尽,雁门关差点儿丢了。还是郎君不知道从哪儿调集了一批兵马,及时打退了辽军,守住了雁门关。”

    佘赛花、四嫂、五嫂听到这话,神色暗淡的脸上突然展现出了亮光。

    佘赛花赶忙问道:“你公公和两位叔叔可否活着?”

    曹琳面色凝重道:“公公身受重伤,不过性命无忧。五叔……”

    曹琳颦了一眼一脸期盼的五嫂,咬牙道:“五叔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佘赛花、花解语和五嫂,一脸惨白。

    四嫂急忙追问道:“四郎呢?”

    曹琳黯然摇头,道:“我爹没提,所以我娘也不知道。”

    “怎么会没有四郎的消息呢?”四嫂有些急了。

    曹琳苦着脸,表示她也很无奈。

    正堂内,五个女人,都陷入到了沉默中。

    半晌,佘赛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郑重道:“雁门关的消息被人封锁了,所以咱们知道的,只有一些只字片语。既然雁门关打了胜仗,那么报捷的信使应该就快要到了。”

    “杨洪。”

    “在!”

    “立刻把府上剩下的人都派出去在四门守着,碰到了报捷之人,速速回来禀报。”

    吩咐了杨洪带人去四门守着后,佘赛花重新坐回了坐榻上。

    五个女人,又陷入了沉默当中。

    只不过她们的心里都不平静。

    等待的煎熬,比火烧还难受。

    ……

    汴京城东门外。

    一袭戎装,身背红色小旗的队伍,突然从地平线上冒了出来。

    然后策马扬鞭,一个个急速的赶往汴京城。

    城头上,守城的军卒,瞧见了他们,匆匆去找上官回禀。

    “大人,从城东来了一批骑兵,人数过千。”

    “一千骑兵?”

    石保吉皱了皱眉头。

    一千骑兵向汴京赶来,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没有三衙的调令,除了汴京城内的守卫外,任何兵马都不允许入城的,不然视同造反。

    “我去瞧瞧。”

    石保吉出了城门楼子,登上了城头,瞧着越来越近的骑兵,眉头皱的更紧了。

    “八百里军情加急?”

    石保吉搜索了一下脑海里大宋最近的大小战事,并没有找到有关东边有战事的线索。

    待到骑兵们跑近了,瞧见了骑兵们身上的装扮。

    石保吉有些失态了。

    “火山军?难道是雁门关出事了?”

    只见那一千骑兵临近汴京城,到了人多的地方以后,齐声高喊。

    “雁门关大捷,西域高僧宝言上师,率军阵斩辽军六万,活捉了辽国侍中萧咄李,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诲~”

    城头上的石保吉,听见了报捷的声音,眼睛都快凸出来了。

    雁门关什么时候开始打仗了?

    还阵斩了辽军六万?

    还是一个和尚领兵打出来的?

    石保吉一下子觉得脑子不够用了。

    “将军,怎么办,他们到快到城下了。”

    石保吉身边的亲卫可没他想的那么多,眼看着骑兵们临近汴京城东门,赶忙出声提醒。

    石保吉略微回神,摆手道:“放一百人进城奏捷,其余的人拦在门外。”

    亲卫听到了命令,立马去办。

    半晌,亲卫又匆匆跑了回来。

    “将军……”

    石保吉还在思索雁门关的事儿,突然被打扰,他恼怒的喊道:“又怎么了?”

    亲卫苦着脸道:“人家一千人都要入城。”

    石保吉瞪眼,道:“本将军不是说了吗?只允许一百人入城。”

    亲卫摆着指头细算道:“人家说,他们报捷的只有一百人。还有一百人是杨家的家将,咱们没办法拦。还有一百人说是曹家的家将,咱们没资格拦。剩下的七百人全是和尚,人家说自己是什么宝言上师派来朝圣的,咱们也没办法拦。”

    石保吉探头往城外一瞧。

    果然。

    有七百骑兵下马换装,一下子都变成了喇嘛。

    “这算什么事儿啊!”

    石保吉烦躁的挥了挥手,叹气道:“让他们都进去吧。”

    然后,城门口,一千从雁门关赶来的报捷的人,全都入城了。

    入城了以后,喇嘛们又换上了火山军的装束。

    一千人,分成了十波,迅速的在汴京城里分散开了。

    一支小队去了曹府,一支小队去杨府,一支小队去了皇宫,剩下的则开始满汴京城的转悠。

    一个个张口闭口喊的都是雁门关大捷,宝言上师统领兵马,阵斩十万。

    ……

    曹彬刚从宫里回府,就听到管家说,向城回来了。

    曹彬立马把向城招来问话。

    向城细细的把雁门关发生的所有事儿,都事无巨细的告诉了曹彬。

    曹彬听完后,一脸愕然。

    “你说杨延辉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

    向城重重的点头。

    曹彬瞪着眼,沉声道:“完了,要翻天了。”

    此前的密报比捷报走的早,所以没提到杨四。

    如今得知杨四失踪了,曹彬就知道事情要出大事了。

    以杨七的性格,这要是不出声的话,那就不叫杨七了。

    果然。

    下一刻。

    在曹府门外,响起了一声振聋发聩的捷报声。

    “雁门关大捷,西域高僧宝言上师,率军阵斩辽军六万,活捉了辽国侍中萧咄李,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诲~”

    曹彬端直愣在了当场。

    片刻后,赶忙吩咐管家道:“快快快,快派出人马拦下这些报捷的人。”

    向城在一旁挠了挠头,说道:“为什么要拦下?姑爷可是派了一千人在汴京城里报捷。现在出去,恐怕拦不住。”

    “你懂什么。”

    曹彬凶狠的瞪了向城一眼。

    然后,一脸苦笑的说道:“彻底完了……人还没回来,就已经把汴京城搅动的地覆天翻了。这要是人回来了,不死人就奇怪了。”

    ……

    天波杨府。

    老何等人策马赶到了天波杨府,就被提早等候在门口的杨洪领了进去。

    一路领到了正堂。

    正堂内,佘赛花、大嫂、四嫂、五嫂和曹琳,见到了老何,纷纷站起身。

    “属下何正,拜见将军,拜见四位少夫人。”

    老何入正堂,立马施礼。

    佘赛花三步并作两步,急忙上前扶起老何,追问道:“快跟我说说雁门关的情形。”

    老何也不含糊,立马开始跟佘赛花五人,讲述雁门关所发生的一切。

    听完了老何的讲述。

    四嫂、五嫂跌坐在了椅子上,脸色煞白。

    佘赛花脸色也不好看,“四郎怎么可能生死不明呢?”

    老何叹气道:“自从得知了四少爷逃遁到了辽国,七爷就发了疯似的派人寻找。府上的其他家将们都去辽国找四少爷了。

    不过,从传回来的线索看。四少爷带领的一千火山军将士们,基本上都葬身在了辽国。

    四少爷只怕也……凶多吉少。”

    “呜呜呜……”

    四嫂忍不住心里的悲伤,直接哭出了声。

    佘赛花眼里也饱含泪水。

    佘赛花带着哭腔道:“吩咐他们继续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老何郑重点头,道:“属下明白。”

    老何顿了一下,又道:“属下回来的时候,七爷吩咐过。让属下告诉将军,即刻起封闭杨府正门,闭门谢客,谁也不见。”

    佘赛花一边哽咽,一边问道:“七郎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何沉默了一下,低声道:“七爷说了,这一次要让所有算计了杨家的人都付出代价。”

    “嗯?”

    佘赛花想张口问,杨业有没有同意此事。

    不过,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杨洪,就按七郎说的办吧。从今日起,杨府闭门谢客。”

    杨洪立马去操办了。

    然而,在杨府闭门谢客的时候,汴京城里炸开锅了。

    无数的百姓,听到了雁门关大捷的报捷声,脸上没有惊喜,只有一脸愕然。

    百姓们纷纷奔走相告,一起放下了手里的活计,共同研究这几十字的捷报内蕴含的庞大信息。

    ……

    高府。

    刚在垂拱殿内打了一个胜仗,心情愉悦的回到府里的高怀德,叫了七个侍女伺候自己。

    他躺在软榻上,一边享受着侍女们捏肩捶背,一边哼着小调。

    惬意。

    舒爽。

    快活。

    眼看着就要在侍女们伺候下,舒服的睡过去的时候。

    一道洪亮的声音,传入到了高府内。

    “雁门关大捷,西域高僧宝言上师,率军阵斩辽军六万,活捉了辽国侍中萧咄李,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诲~”

    软榻上的高怀德猛然睁开眼,仔细又听了一遍门外重复的报捷声,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西域高僧?!”

    “杨业居然甘心把一切功劳都推到一个高僧身上。”

    “这是要搅动的汴京城都不得安宁……”

    “这也太狠了。”

    “他疯了。”

    高怀德猛然坐起身,惊慌失措的喊道:“速速给老夫准备朝服,老夫要入宫。”

    ……

    赵府。

    赵普这个老家伙太老了,如今都八十多了。

    在大宋都算得上是人瑞了。

    然而,这个老家伙居然没有一点儿若不惊风的模样,反而惬意的在院子里种花除草。

    十几个丫鬟伺候在一块三分左右的花田旁,看着这位权倾朝野的宰相,在院子像是农夫一样忙碌。

    老家伙忙了一会儿,伸手捶了捶腰。

    这个时候,就见阿南匆匆从外面赶了过来。

    “老爷,出大事了。”

    阿南一边走,一边疾呼。

    赵普提着短锄,站起了身,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阿南急声道:“汴京城里突然出现了一支人马,在汴京城内四处宣扬捷报。说雁门关大捷,西域高僧宝言上师,率军阵斩辽军六万,活捉了辽国侍中萧咄李,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诲~”

    “雁门关?”

    “宝言上师?”

    赵普一脸惊愕,作为一个老政客,他几乎一瞬间就想明白了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赵普震惊的拽着胡须,感慨道:“这是在满朝文武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啊!”

    “臭小子也太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