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3章 什么是真正的大宋将门……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曹彬一脸悲愤,呼喊着进入垂щww{][lā}

    “陛下,臣有罪啊。”

    赵光义板着脸,淡然道:“哦?”

    曹彬捶胸顿足的说道:“臣刚得到消息,雁门关大捷,杨业杨将军,以八千火山军,抵御十万辽军于国门之外,阵斩六万敌寇,活捉了萧咄李和李重诲。”

    赵光义心里冷冷的一笑,脸上却露出惊讶的神色,“竟有此事,朕居然不知道。倘若真是如此,曹爱卿你身为枢密使,那可是大功一件,何罪之有?”

    曹彬挤了挤眼泪,带着哭腔喊道:“臣有罪,臣身为枢密使,发现了十万辽军南下,直逼雁门关。因雁门关被封锁,臣难以查明此事,又不敢越权去调兵驰援。所以只上了一道奏折,阐明了此事。

    然,臣上奏的奏折石沉大海,臣却没能依理直言,差点害死了忠良。这是臣的大罪,臣失职了,求陛下降罪。”

    曹彬的话,明面上实在请罪,可是暗地里呢?

    更像是在告诉赵光义,雁门关的事儿和我无关。我作为枢密使,没有失职,也没有越权。

    赵光义嘴角抽搐了一下,斜眼瞅了瞅王继恩,问道:“曹爱卿可上奏过辽军南下,攻打雁门关的事儿?”

    王继恩愣了愣,轻声道:“老奴这就下去查查。”

    曹彬作为大宋军方第一人,有关于他的奏疏等文书,朝廷都有详细的记录可查。

    王继恩派出去人查了一会儿,便有消息了。

    “回禀陛下,却有关于雁门关的奏疏。宋相公批示说,雁门关并没有求援的信使归京,也没有传出任何风声。一切都是危言耸听,所以就罢落了曹枢密使的奏折。”

    赵光义沉默了一下,对曹彬道:“雁门关确实没有求援的信使归京,也没有八百里加急的军情送到。爱卿身为枢密使,嗅觉敏锐,时刻担心国事。虽有越职御史的闻风奏事之权,但奏折上的事情已经被证实属实了。朕恕爱卿无罪。

    至于爱卿的奏折被宋琪罢落,导致朕差点失去了忠良,乃是宋琪失职,和爱卿无关。”

    赵光义和颜悦色的道:“曹爱卿,你是朕的心腹,又忠于国事。此番宋琪失职,差点酿成了大祸,所幸杨爱卿拼死抵抗,守住了雁门关。朕今日许你单独入宫奏事之权,以后有此等军国大事,朕允许你直接入宫向朕奏明,不必再通过中书省了。”

    曹彬假装抹了抹眼泪,施礼道:“臣惶恐,臣谢陛下。”

    赵光义摆了摆手,道:“王继恩,给曹爱卿赐坐。”

    曹彬一下子把自己撇了个干净,然后毫无心里负担的坐在了椅子上。

    然而,高怀德却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他依然弓着腰站着。

    弓着腰站着可不好受。

    高怀德年龄也大了,站久了以后,两条腿都麻了。

    赵光义也懒得搭理他,一直等着,等着。

    等到了高怀德支持不住,双腿开始打颤,鬓角开始落汗的时候,赵光义才开口。

    “高爱卿,你此番入宫,有何要事?”

    高怀德依旧躬着身,颤颤巍巍的说道:“老臣要奏的也是雁门关的事宜。”

    赵光义随手把玩着一柄玉如意,淡淡的道:“说说吧……”

    高怀德沉声道:“启奏陛下,自潘仁美伏诛以后,老臣着手接管了潘氏旧部。近日,有许多潘氏旧部,暗中勾连,意图反叛。军中还有潘氏旧部的兵将叛逃。

    老臣听说,这些潘氏旧部都叛逃到了雁门关附近,所以入宫请旨,出兵剿灭这些谋逆之人。”

    赵光义玩味的笑道:“潘仁美九族诛尽,潘氏也在汴京城里除了名。军中居然还有人暗中忠于潘氏,看来咱们这位潘太师,在军中很得人心嘛。”

    明知道赵光义是在调侃自己,高怀德表情郑重的说道:“潘仁美此人在军中有些威望,纵然身死,也有人感念其恩德,为其奔走。”

    赵光义收起了脸色的笑意,盯着高怀德冷冷的道:“潘氏旧部,一些丧家之犬而已。今日不提他们,说一说十万辽军南下雁门关的事情吧。

    西北兵马,你高家尽掌其六。十万辽军南下雁门关,你们高家的人就没有发觉吗?”

    高怀德一脸惶恐,道:“陛下,此事老臣确实不知。兴许是潘氏旧部和辽人勾结,封锁了雁门关,所以老臣的属下也没有发现。”

    “嘭!”

    赵光义一拍桌子,猛然站起身,喝道:“十万辽军,那不是十万只黄羊。十万辽军明火执仗的攻打雁门关,你居然告诉朕附近的守军都不知道?你当朕是傻子吗?”

    高怀德低着头,颤抖道:“老臣惶恐。老臣确实没有收到手下将士们的汇报。兴许是潘氏旧部人多势众,严防死守住了雁门关。所以老臣手下的将士们才没发现。”

    “荒谬!”

    赵光义怒喝道:“西北之地,下四军的禁军,有三支,其余的厢军、蕃兵无数。所有的兵力加起来高达六十万。难道你要告诉朕,这六十万的驻军,都是潘氏旧部吗?”

    高怀德愧疚道:“老臣有失察之罪。”

    赵光义怒不可制,大声咆哮道:“十万辽军南下,八千火山军忠良葬身雁门关,上万民夫葬身雁门关,雁门关几经失守。在此之前,朕、天下百姓、朝堂上衮衮诸公,居然一无所知。

    难道你要让朕告诉这天下百姓,告诉满朝诸公,雁门关是因为被一群丧家之犬给封锁了,才导致近两万的忠魂葬身敌手吗?

    难道你要让朕告诉这天下百姓,雁门关是因为被一群丧家之犬给封锁了,所以时至今日,连一兵一卒的援军都没有吗?

    难道你要让朕告诉天下百姓,这雁门关之所以守住了,是因为有一支党项的兵马驰援吗?

    难道你要让朕告诉天下百姓,时至今日,雁门关还是一群党项的流民组成的步卒在守卫着吗?

    难道,你要让朕告诉天下百姓,朕在西北有六十万大军,却不如一支党项流民组成的军队?

    难道,你要让朕告诉天下百姓,在朕的六十万大军面前,一群丧家之犬轻而易举的封锁了雁门关,并且让两万忠良葬身敌手?”

    赵光义红着眼,盯着高怀德,狠声道:“你告诉朕,那一条说得过去。那一条能让百姓信服?那一条?”

    高怀德一句话也不敢说,只能低着头保持沉默。

    其实,高怀德很想说一句。

    陛下,老臣节制的兵马可没那么多,您这是连带折家、党项、以及各部落蕃兵算在一起了。

    不过,这话他不敢说。

    赵光义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他继续咆哮道:“朕的六十万大军,居然奈何不了一群丧家之犬。那朕要这六十万大军何用?

    朕要你这位节制一方军权的大将军,有何用?”

    赵光义瞪着高怀德,低吼道:“告诉朕,朕是傻子吗?”

    高怀德苦着脸,道:“老臣有罪。”

    赵光义自问自答道:“雁门关连着长城,绵延几十里。你告诉朕,一群丧家之犬真的能封锁雁门关?朕的六十万大军中,若是没有人和其有所勾连,朕把脑袋摘下来给你当夜壶。”

    高怀德慌忙道:“老臣惶恐。”

    赵光义声音冰冷的道:“朕要彻查此事,不管查到谁,诛其九族。”

    高怀德诚惶诚恐道:“此事确实需要彻查,只是西北的军队,虽然都是由老臣节制,可是各家的势力却盘根错节的,情况非常复杂。陛下若是要一体斩绝的话。只怕……”

    赵光义瞪眼道:“只怕什么?”

    高怀德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恳请陛下恕老臣无罪,老臣才敢说。”

    赵光义冷冷的看着他,道:“朕恕你无罪,你可以说了。”

    高怀德郑重道:“西北六十万大军,其中势力盘根错节,不仅有我大宋下四军的禁军,还有各家将门以前许多旧部。而且,还有各依附的小部族。还有折家、党项等等……

    一旦此事牵连太多,诛杀了将门的人多了。可就没人威慑党项诸部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到时候,这些人没有了震慑,必定反叛。

    而且军中的一些将门的旧部,很有可能也会成为像潘氏旧部一样的谋逆之人。

    那个时候,西北可就乱了。

    眼下,川府的王小波叛乱未平,若是西北再闹起来,只怕会危及江山社稷。

    而且,辽人此次吃了败仗,必定心有不甘。一定会在一旁虎视眈眈。”

    这是威胁?

    一个光明正大的威胁?

    不管高怀德是怎么想的,赵光义已经把这看成了一种威胁。

    或许高怀德是真的站在国家的角度考虑的。

    可是对于经历过五代十国战乱纷飞的赵光义来说,这就是一种来自于将门,来自于武将的威胁。

    赵光义清晰的感受到了威胁的压力。

    “难道,朕还诚治不了不忠之人吗?!!”

    赵光义近乎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

    高怀德沉声道:“老臣身为陛下膝下武将,愿当马前卒,帮陛下铲除一切不忠之人。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和诸多将门比起来,杨家……”

    高怀德顿了顿,叹气道:“八千火山军,已经全死了……”

    赵光义一下子明白了高怀德话里的意思。

    杨家能屹立在大宋将门之列,靠的就是八千火山军。

    如今,八千火山军全部死伤殆尽了。

    杨家这一只老虎,已经皮肉全无,只剩下虎威了。

    和其他羽翼丰满的豺狼虎豹相比,杨家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文臣们整日里吵吵着说军队过多,要裁军。

    在如此局势面前,诸多将门,谁会愿意大公无私的从自己身上割肉,让杨家重新站起来?

    当然了,老杨凭借着功勋,也可以到禁军中任职。

    可是,禁军的所有权力都抓在皇帝手里。

    没有兵权的将门,还叫什么将门?

    赵匡胤杯酒释兵权,说的好听。

    可是,赵匡胤也不敢把将门手里所有的兵权拿下。

    所谓的杯酒释兵权,只是把各大将门手里的精锐全部抽调,编成了禁军和十二卫而已。

    然而,将门手里依然掌控着一支支的厢军和蕃兵。

    杯酒释兵权,若是真的把将门的兵权全夺走了,那么又哪里来的‘高家军’、‘折家军’、‘曹家军’、‘杨家军’……

    那些个贯彻有宋一朝,比禁军还凶悍的边军,又是哪里来的?

    自赵匡胤后,宋朝的其他皇帝又为什么要娶将门的女子呢?

    在大宋的历史上,以文御武。文臣把武将几乎吊起来打。可是细细琢磨,你会发现,他们也就欺负欺负狄青、岳飞这些草根出身的武将。

    你们可曾见过他们吊打曹家的人?

    高家的人?

    若是他们手里没有自己的兵权,谁又会畏惧他们?

    ……

    没有了兵权的杨家,和有兵权的其他将门比起来,孰轻孰重?

    这个答案很明显。

    雁门关一战,杨家已经把家底拼光了。

    想要再站起来,就只能一步一步的再攒家底。

    也许得三五年,也许得十年……也许终其一生也翻不了身。

    许多大宋将门,就是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大家的视野里的。

    曹彬很想站出来为老杨这个忠厚的亲家说一句公道话,可是想到了杨七在私信里面的交代。他就只能把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赵光义脸色铁青,脸上阴沉的能够滴出血。

    “朕可以不株连,但是必须惩治恶首。不然朕如何向天下人交代?如何对得起雁门关上两万亡魂?”

    赵光义说出这句话,已经算是服软了。

    不服软没办法,他哥皇位得来的不正,他的皇位也带有猫腻。

    所以,不敢真的和将门闹僵。

    曹彬实在看不下去了。

    看不下去他们欺负老实人。

    他出声道:“所有参与过封锁雁门关的军卒,必须诛杀。”

    仔细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道:“如果人数太多,可以尽数送到西域去。西域鞑靼不是向我朝求援吗?派他们去西域,给他们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曹彬这话说的漂亮。

    事实上,作为罪人的军卒,被扔到了西域以后,谁又会去管他们?

    以西域混乱的局势,这些人,估计都会死在西域。

    对于曹彬这个提议,赵光义和高怀德都没意见。

    曹彬可是杨业的亲家翁,今天难得的保持了沉默,没有据理力争的为杨业叫屈,没有叫嚣着诛灭所有的人,实在是难得了。

    毕竟,以曹彬的地位,一旦提出来了,谁也不敢忽视。

    如今,提出了这么一个小要求,赵光义和高怀德又怎么可能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