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5章 挨揍了……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伟大的、仁慈的、正义的、睿智的南国国主杨七同志,挨揍了。

    在今岁最后一场雨落下的时候。

    一大清早,天蒙蒙亮,小雨淅淅沥沥的时候。

    脸色铁青的杨业,命令府上两个膀大腰圆的妇人,进入到杨延嗣卧房阁楼,将穿着亵衣,睡的迷迷糊糊的他给架了出来。

    行刑的地点在杨府祠堂内。

    杨业拒绝了一切想围观的人围观,关上了祠堂大门侯,手持着水火棍,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胖揍。

    杨府祠堂内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整整持续了近两柱香的时间。

    待到杨延平和杨延德将杨延嗣从祠堂里架出来的时候,杨延嗣的屁股血糊糊的被揍成了八瓣。

    心疼儿子的佘赛花去找杨业理论的时候。

    杨业冷冷的丢下了一句话。

    “下雨天闲着也是闲着,刚好有时间收拾臭小子。臭小子,下次再敢顶撞我,腿给他打折。”

    得知杨延嗣回京,前来探望的石元孙瞧见了此事以后,迅速的将这件事,传播到了整个汴京城。

    曾经在汴京城,享誉各种美誉的杨七公子挨揍了……

    嗣仙人因败光了家产,惹的杨将军盛怒,胖揍之……

    杨探花为博得杏花楼花魁一笑,豪掷千金,被杨将军发现后,痛揍之……

    ……

    各种流言蜚语,层出不穷,版本众多。

    其中有心怀不轨的人,想借着杨延嗣名头抬高自己。也有纯粹的好事者,以讹传讹。

    总之,沉寂了两年之久的杨七公子,又火了。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杨七公子,此时此刻,正趴在床榻上,哀怨的吟唱《窦娥冤》。

    其古怪的唱腔,如泣如诉。

    引人垂怜。

    曹琳用锦布裹着的竹签,沾着烧酒在为杨延嗣清洗伤口。

    杨延嗣口中的《窦娥冤》开始变得断断续续,中间还夹杂着狼嚎声。

    “郎君,您就别唱了。听的妾身心口堵堵的……”

    杨延嗣趴在床上,仰着头,努力酝酿着泪水,惨叫道:“我比窦娥还冤……”

    曹琳一边细细的帮杨延嗣清理伤口,一边歪着头说道:“郎君,刚才妾身回来的时候,撞见爹爹了……”

    杨延嗣怔了怔,追问道:“爹是不是被我凄惨的声音所警醒,良心发现,准备给我赔礼道歉了?”

    杨延嗣吧嗒了一下嘴,故作深沉道:“毕竟是亲父子,他一个当爹的,跟我赔礼道歉,有些说过去。看在他这么有诚意的份上。你去告诉他,我接受他的道歉,并且原谅他了。”

    曹琳嗔怒的瞪了杨延嗣一眼,没好气道:“你想的真美。爹说了,让你别嚎了。不然,等你伤好了,就再奏你一顿。”

    杨延嗣怒了,“岂有此理,还有没有王法了?扶我起来,我要去敲登闻鼓,我要去告状。”

    曹琳帮杨延嗣包扎好了伤口,轻声道:“依照大宋律例,子告父,不论缘由,杖八十,徒三千里……”

    杨延嗣愣了,“难道就没有讲理的地方了?”

    曹琳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然后郑重的告诉杨延嗣。

    “还真没有……”

    杨延嗣作势要起身,“不行,给我准备笔墨纸砚,我要修书一封给苏易简。命令他,这一条不许出现再南国律例上。”

    曹琳把杨延嗣按倒再床上,叹气道:“我的好郎君,您就消停会儿吧。被爹爹打了,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忍忍就过去了。”

    杨延嗣不甘道:“可是我真的好冤啊!”

    杨延嗣在床榻上哀嚎了许久,见曹琳不搭理他,也就感到没意思了。

    在床榻上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趴着。

    曹琳从书桌上取来了一个朱漆密封的信件递给了他。

    这是一封来自于南国的信件。

    自杨延嗣归宋以后,南国那边就会每三日,向杨延嗣送来一封信件。

    信件中,有关于南国的一应事物,事无巨细的都会汇报给杨延嗣。

    换句话说,杨延嗣虽然身不在南国,可是遥控指挥着整个南国。

    当然了,杨延嗣也不是什么都管。

    他只是大体上操控着南国的发展,以及决定一些重大的决策。

    一些都是大体的方针性质的。

    具体的实施方面,杨延嗣给了苏易简和杨延定两个人很大的便利。

    打开了信件,杨延嗣仔细。

    此次信件上,大多都是一些琐事,其中比较重要的有两件。

    第一件是有关侵略战争的决策。

    三嫂董月娥在侵略方面表现出来的霸道和强势,是杨延嗣始料未及的。

    按照杨延定信件上所述,杨延昭到了南国以后,董月娥直接征召了杨延昭,以及杨延昭麾下的兵马,并且同时征召了彭湃,以及彭湃手下稻草人的思想教育人员。

    挥军六万,直入山林里,招揽或者降服山林里的俚人和僚人。

    对于选择臣服的俚人和僚人,董月娥给予了极大的关照。对于不肯臣服的,董月娥直接雷霆扫穴了过去。

    据悉,凡是不愿意臣服的部族,基本上都已经消失了。

    “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三嫂霸气了……”

    杨延嗣感叹了一句,引起了曹琳的好奇心,曹琳凑过来瞧了一眼,顿时笑了。

    “三嫂真的很厉害。若是妾身领军,未必能有三嫂那么铁石心肠。”

    杨延嗣一边读信一边道:“对付敌人,绝不能仁慈。我并没有觉得三嫂铁石心肠。”

    曹琳翻了个白眼,嘀咕了一句,“妾身也就那么一说……”

    杨延嗣心思都在信件上,所以并没有在意曹琳的话。

    在信件上,杨延定除了讲述董月娥的铁血外,也向杨延嗣说明了他对海外诸岛征服的方法和策略。

    按照信件上所述,杨延定的方法和策略远比董月娥要柔和许多,相对而言也缓慢了许多。

    杨延嗣皱着眉头,让曹琳取来了笔墨,开始就这个问题,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他建议,杨延定可以更大胆,更霸道一些。

    最好比董月娥霸道一些。

    海外岛屿诸多,南国征服这些岛屿的目的,不是为了统治。而是为了占有人口和财富,所以没必要跟那些原始的土著讲仁义。

    一封回信,洋洋洒洒写了近三千多字。

    仔细的阐释了自己的观点和意思。

    解决了杨延定的问题以后,再次看信,信件上第二个问题,是有关于谢韬的海港府的。

    目前,海港府已经建造完成,有余海港府的特殊性。

    谢韬申请,扩张海港府衙役和守卫的数量。

    由于谢韬申请的人数比较多,苏易简吃不准,所以汇报给杨延嗣,请杨延嗣定夺。

    一下子,申请一万人的编制。

    确实有点多。

    难怪苏易简吃不准。

    如果不是杨延嗣了解海港府的特殊性,也会被这个数字吓一跳。

    杨延嗣仔细斟酌过后,给予了批示,同意了谢韬的请求。

    不过,为了均衡谢韬的权力,杨延嗣也把出兵征讨海外岛屿的营地,设立在了海港府。

    解决完了南国的事宜,杨延嗣足足花了一个时辰。

    活动了一下筋骨,在曹琳搀扶下,下了床榻。

    命令落叶把自己的回信快马加鞭的送了回去。

    落叶送完了信件,回到了杨延嗣身边,杨延嗣在曹琳搀扶下,一边活动筋骨,一边问落叶。

    “最近汴京城里,有什么动向?”

    落叶拱手道:“根据属下探查,汴京城里各府的串联,越来越多了,而且愈演愈烈。自从宋沆上书奏请册立太子之后,近几日,频频有人上书,奏请册立太子。”

    杨延嗣沉吟道:“陛下松口了没有?”

    落叶摇头,“至今没有松口的意思。”

    杨延嗣沉声道:“看来陛下,还是没有册立太子的意思。这就证明了,赵元佐在陛下心里,还有些地位,并没有完全失宠。

    如此说来,现在绝对不是议论册立太子的好时机。难怪沈师和赵相公都称病不朝。

    想必这两个老家伙,早就看出其中端倪了。”

    杨延嗣郑重道:“你吩咐下去,盯紧府上的人,让他们少掺和。另外,派人去曹府和呼延府知会一声。”

    落叶领命,悄然离开了杨府东院。

    落叶一走,曹琳就吃味道:“郎君,您很惦记呼延府啊……”

    杨延嗣听到了其中的醋味,赶忙装傻充愣道:“有吗?有这回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哼~”

    曹琳冷哼了一声,探手在杨延嗣腰间,狠狠掐了一把。

    杨延嗣疼的呲牙咧嘴。

    就在这个时候,有仆人来通传。

    “七爷,吕蒙正吕大人求见。”

    杨延嗣挑眉,疑惑道:“他来做什么?”

    疑惑之余,吩咐仆人道:“请他进来。”

    少顷,一身黑衣长袍的吕蒙正,进入到了杨府东院。

    “哈哈哈……杨贤弟,弟妹,吕蒙正在此有礼了。”

    杨延嗣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笑道:“吕兄多礼了。到了这里,就像是到了自家一样,不必多礼,快快请坐。”

    吕蒙正坐定。

    杨延嗣对曹琳道:“琳儿,奉茶。”

    曹琳下去奉茶了。

    杨延嗣站在吕蒙正身边,笑呵呵道:“吕兄身居翰林,清贵显赫,今日登门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

    吕蒙正瞧着杨延嗣异样的站着,嘴角不自绝勾起一丝笑意。

    “杨贤弟说笑了,今日冒昧登门,确实是有事相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