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0章 杨七哑谜的深意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区区贱名,不足挂齿。”

    杨延嗣随意的拱了拱手,拉着曹琳就要就座。

    桌前的人,听到杨延嗣这话,也均是一愣。

    杨业一下子脸色涨的通红。

    “啪!”

    “放肆!”

    杨业一拍桌子,喝斥道:“如此傲慢无礼,是谁教你的待客之道?有一点小小的名气,就如此傲慢。他日若是有了大成就,岂不是连我这个当爹的,也不被你放在眼里了。”

    “相公……”

    佘赛花扯了扯杨业,安抚了一下杨业愤怒的心情,而后瞪了一眼杨延嗣。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跟你爹爹赔罪。”

    杨延嗣无奈的站起身,抱拳道:“孩儿鲁莽,还望爹爹恕罪。”

    “哼!”

    杨业冷哼道:“咱们的账,以后再算。陈先生乃是贵客,你应该向陈先生赔罪。”

    赔罪的对象变成所谓的陈先生,杨延嗣的目光就变得锐利了一些。

    杨延嗣拱手道:“小子无礼,怠慢了陈先生,在此向陈先生赔罪,还望陈先生勿怪。”

    陈先生乐呵呵的如同佛陀,即便是刚才杨延嗣怠慢了他,他脸上的表情也不曾改变。

    “哪里会怪罪。少年人,就该有些锐气。如此才不负少年时。”

    杨业瞪眼,喝道:“陈先生仁慈,不和你计较,还不多谢陈先生。”

    杨延嗣再次拱手道:“小子多谢陈先生,今日偶遇陈先生,小子心中有几个疑惑,想问上一问,不知道陈先生意下如何?”

    “自无不可。”

    “哼!”

    杨业本想阻止,见陈先生已经答应了,就只能冷哼一声,表达自己对杨延嗣的不满。

    杨延嗣似乎没听到杨业的不满,他笑问道:“陈先生,今日陈先生过府,不知道代表的是什么身份。是代表了八王爷,还是代表小子六嫂的娘家人?”

    桌前的众人听到这个问题都是一愣。

    在场,也唯有杨大和陈先生,听懂了杨延嗣这句话的深层含义。

    陈先生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呵……呵呵……这代表八王爷和代表柴郡主的娘家人,不都一样吗?”

    杨延嗣摇头,“不不不,大不一样。”

    “若是六嫂的娘家人,那么咱们就聊聊家常,其余琐事一律不谈。若是代表八王爷,那么陈先生就不要再开口了,吃了这饭,赶紧走。以后也不要再来了。”

    “这……”

    陈先生沉吟了一下,立马转头求助杨业,“杨将军,您看这……”

    杨业黑着脸,冷声道:“杨延嗣,你闹够了没有?陈先生是八王府的人,代表的是八王爷的脸面。既然到了府上,依照规矩,我们就应该好生招待。”

    杨业明显怒了。

    杨延嗣却丝毫不惧,盯着陈先生,继续说道:“陈先生,水潭里的水,又深又凉。我们杨家的人,不擅水,身子骨也弱,怕凉。

    曹家、呼延家亦是如此。

    水潭里的热闹,我们不想凑。所以你也别强拉。

    不然,到时候,我怕你们水潭里的人,不仅不会增加,反而会多三个往水里丢石头的人。”

    杨业听到这番话,很想掀桌,然后咆哮杨延嗣一脸唾沫。

    老子身子骨强健着呢!别说下寒潭了,就算是抱着冰块,也不怕。

    却没聊到,还没等到他掀桌,佘赛花就死死的拉住了他。

    杨业瞪了佘赛花一眼,佘赛花却坚定的盯着丈夫,并且摇了摇头。

    佘赛花是个女人,还是一个经历过许多人情世故的女人,她的心思,自然比杨业细腻一些。

    她暂时还没搞清楚杨延嗣所说的这个哑谜的意思,但是这件事能牵扯到曹家和呼延家,那么必定不一般。

    杨延嗣话说完,曹琳补刀了一句,“作为曹家嫡女,郎君说的话,就是我说的。”

    陈先生也是一个聪明人。

    拉一个盟友,和多三个敌人相比,显然一点儿不划算。

    更何况曹彬如今贵为军方第一大佬。

    得罪了曹彬,八王赵德芳的皇位,基本上就没啥指望了。

    在八王赵德芳的计划里,曹彬是一个可拉拢可争取的对象。但绝对不是一个可以得罪的对象。

    陈先生作为一个说客,权衡利弊这种事,他绝对是熟手。

    听到了杨延嗣的话,陈先生尴尬的坐起身,抱拳向杨业施礼,“某家有要事在身,先行告退了。还请杨将军恕罪。”

    事到如今,杨业虽然不明白详情,但是杨延嗣已经下了逐客令,客人执意要走了,他也没有挽留的心思。

    就算陈先生肯留下来,经过杨延嗣这么一闹,大家吃饭也吃不舒服。

    “犬子无礼,得罪之处,还望陈先生勿怪。”

    陈先生苦笑着摇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冰出于水而寒于水。杨家麒麟儿之名,果然不虚。告辞。”

    陈先生离开了座位,没有丝毫留恋,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天波杨府。

    他要快点回到八王府去,把今晚在杨府发生的一切报告上去,让八王爷另想他法。

    陈先生一走,杨业的大家长脾气再也忍不住了。

    “嘭!”

    拍桌。

    饭桌颤抖,些许饭菜都从盘子里抖出来了。

    “逆子!”

    杨业喝了一句,拂袖离去。

    佘赛花瞪了杨延嗣一眼,没有多言,跟了上去。

    杨延嗣耸立耸肩,突然对着柴郡主躬身施礼道:“弟弟冒失,赶走了六嫂的娘家人,还望六嫂勿怪。”

    柴银屏浅笑道:“算不得什么娘家人,我没有娘家人。刚刚听七弟和陈先生的言语,我也猜到了一些。似这等怀有坏心思的人,以后七弟要打要杀随你,嫂嫂不会有任何怨言的。”

    “哈哈哈……”

    杨延嗣大笑,“还是六嫂豁达。”

    杨延嗣重新坐到饭桌前,手持筷子,嚷嚷道:“哥哥嫂嫂们,快快吃饭。再不吃,这菜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杨延平哭笑不得的说道:“你啊你,刚顶撞了爹,不想想如何应付爹的惩罚,居然有心吃喝。”

    杨延德冷冷扫了杨延嗣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虽然不明白,你为了什么要赶走陈先生。但是你在外人面前顶撞爹,是不对的。忠孝节义,你顶撞爹,就是不孝。该打……”

    该不该打,会不会被打,杨延嗣一点儿也不担心。

    此时此刻,他只需要拉着曹琳吃饱喝足就好了。

    在南国待久了,对汴京城里的美食还是很回味的。

    杨业今夜为了待客,也为了庆祝自家七郎归来,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吃食。

    如今杨业走了,桌前的又都是平辈的人,杨延嗣也不需要拘礼,开始大肆咀嚼。

    一顿饭,吃了半个时辰,酒足饭饱以后,捧着肚子,在曹琳搀扶下,晃晃悠悠回到杨府东院去了。

    杨延嗣吃饱喝足,搂着曹琳倒头就睡。

    然而,汴京城里的许多人,却因为他睡不着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他老爹杨业,杨业回到卧房以后,怒气冲冲的咆哮,“明日下了朝,为夫就请出家法,好好教训教训那个混账小子。”

    佘赛花笑眯眯跟在他身后,帮他脱掉了外衣,吩咐丫鬟们打了一盆洗漱的水,一边帮杨业洗漱,一边说道:“臭小子也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了。你就别跟他计较了。”

    杨业用汗巾擦了一下脸,手捏着汗巾,怒道:“当着外人的面,竟敢顶撞我,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佘赛花从杨业手里接过了汗巾,在水里揉搓着,轻声笑道:“妾身瞧着,臭小子不是胡闹的人。今日当着陈先生的面顶撞你,显然是别有深意。你与其在这里跟他呕气,不如想一想臭小子为何跟陈先生说那一番话。”

    “哼!”杨业瞪眼,“我杨家以武传家,家中男丁,一个个都骨骼硬朗。为夫尚且能上山搏虎,又岂是他口中所言的软弱之人。那小子分明是信口胡说。”

    佘赛花让丫鬟把洗漱的水端下去,她帮着杨业换上了睡衣,才低声道:“妾身不这么认为。你仔细想想,最近汴京城里有什么大事发生……”

    杨业伸展了一下手臂,坐在床头上,漫不经心的说:“汴京城能发生什么大事?还不是和往常一样。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大事,那就是朝堂上文官们更替了许多人,多了许多新面孔。还有,就是最近有人上书,奏请陛下册立储君……”

    “咦……”杨业愣了愣,沉声道:“难道是册立储君的事儿?”

    杨业仔细回忆这今日饭桌前,杨延嗣和陈先生的对话,越想越觉得和册立储君的事情有关联。

    佘赛花瞧着杨业失神,顿时皱眉道:“重贵,你不是说过,咱们杨家不参与争储的事吗?”

    杨业回神,捏紧了袖口,站起身,背负双手,沉吟道:“今日陈先生上门拜访,只怕是有意把咱们杨家拖入到争储的事中。七郎不惜顶撞我,也要赶走陈先生,肯定就是为了这件事……”

    “呵呵呵……”杨业苦笑了一声,在佘赛花疑惑的眼神中,拉起佘赛花的手,无奈道:“陈先生那一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果然不虚。七郎从见到陈先生那一刻起,应该就猜到了陈先生此行的目的。为夫却到现在才猜出来。”

    “哎~”

    杨业叹气,道:“今日若不是七郎在,只怕陈先生已经把招揽的话说出来了。”

    佘赛花皱眉道:“就算他说出来了,你也可以拒绝啊?”

    杨业摇头,牵着佘赛花做到了床头,苦笑道:“有些话,说出来,和没说出来,效果完全不同。今日,陈先生若是把话说出来了,不管为夫答不答应,都会得罪人。

    最重要的是,若是陈先生说出一个不该说出来的人。那么我们杨家,就会被逼上一条绝路。”

    佘赛花失声道:“怎么会?”

    杨业沉声道:“如果陈先生说出‘八贤王’这三个字,我们杨家该如何自处?”

    “这……”

    佘赛花一时语结。

    杨业感叹道:“如果陈先生说八贤王有意争夺储位,许下高官厚爵招揽我们,我们怎么办?为表忠诚,向陛下禀报;还是贪恋高官厚爵答应了招揽?

    自从我杨家投宋以来,八贤王对我杨家屡有帮衬,也算是对我杨家有恩。我们若是向陛下禀报了八贤王谋反的事,八贤王因此获罪被诛。这让那些受过先帝恩惠的文武百官如何看待我们杨家?

    或许他们会碍于陛下的威严,不会明面上为难我们杨家。但是暗地里必然疏远我们杨家。

    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杨家,就成了孤臣了……”

    佘赛花和杨业心里都清楚,历来,孤臣的下场不会太好。

    “哎……若是我们答应了八贤王的招揽,为他张目。我杨家,又怎么配得上忠勇二字?”

    “所以,有些话,说出来,和不说出来,完全是两码事。”

    佘赛花惊愕道:“一句简单的话,居然藏着这么多凶险。”

    杨业点了点头,感叹道:“今日之事,七郎远比我看的透彻,做的也比我更果敢。由此可见,七郎的政治才能,远超于我。

    我这个当爹的,此时此刻又欣慰又心酸。

    欣慰的是,有七郎在,别人想要算计我杨家,得好好掂量掂量;心酸的是,我这个当爹的,为官数十载,居然不如才为官两载的幼子。”

    佘赛花侧头,脑袋贴在杨业胸膛上,笑道:“你本来就是一个战场上无敌的将军,征战沙场才是你的宿命。以往在征战之余,还要分心家里,担忧家中的妻儿被人算计。如今家里有七郎坐镇,你也能一心一意的去征战了。”

    杨业吧嗒着嘴,说道:“为夫就是有些不甘心。”

    佘赛花坐起身,瞪眼道:“有什么不甘心的,就算七郎政治头脑再厉害,也是你儿子。别人只会羡慕你有个麒麟儿。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而不是在这里吃儿子的干醋……”

    杨业迟疑道:“为夫只是担心,那小子骄傲自满了,忘乎所以,闯出祸事。今日他敢当面顶撞我,往后他要是顶撞了陛下,那罪过可就大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

    “打一顿,让他长长记性如何?”

    “你这个当爹的,就不能跟他讲讲道理吗?”

    “你见过那个当爹的讲道理?当年我爹都没跟我讲过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