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神仙谷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应该快点开道,必须尽快绕道赶到黎城。”

    杨延光端坐在杨延定下手,沉声道:“二哥,不可大意。黎桓把黎城建造成了一座兵城,即便是只有两万仁守城,也不是那么好攻的。”

    兵城和普通的城池不同,普通的城池,除了城墙和护城河以外,基本上看不到其他的防御工事。

    兵城不同,兵城的防御工事很多,除了城墙和护城河以外,还有瓮城。

    瓮城内,易受难攻。

    基本上拿下不瓮城,就别想接近主城。

    最主要的是,由于瓮城的特殊性,只要里面屯兵过千人,就能拖住五六千人的敌军。

    黎桓在黎城建造了四座瓮城,单凭瓮城,就能拖住杨延嗣手下的一大批人手。

    杨延嗣知道杨延光是在担心瓮城,他贼兮兮的凑到了两位哥哥身边。

    低声在杨延定和杨延光耳边低语了几句。

    杨延定和杨延光听到了杨延嗣所说的话以后,面色阴晴不定。

    杨延定下意识脱口而出,“真若有你所说的这种攻城利器,那么我们就能两线开战。完全不需要佯攻黎城,我统兵,直接一鼓作气拿下黎城。老三带领人马,剿灭满城来援的援军。一举拿下满城和黎城。”

    杨延嗣灿灿笑道:“弟弟我今个儿出去了一天,就是特地去实验这种攻城利器。虽说还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效果,但是威力还是很不错的。”

    杨延光迟疑道:“为了谨慎起见,明日一早,我们去试一试你说的那个东西的威力。如果真如你所说的,我们就立刻进兵黎城。”

    “何必等到明日,现在就去。”杨延定提议。

    三兄弟出了军帐,杨延嗣传唤来了赵廸,命令他带着稻草人的人手,出了军营。

    半夜的时候,三兄弟从野外匆匆赶回了军营。

    回到营地以后,杨延定当即下令,全军整军开拔。

    两万人马,连夜开拔。

    原本需要三天才能赶到黎城,结果杨延定直接下令全军星夜兼程,只用了两天时间就赶到了黎城城外十里的位置。

    大军在黎城城外,分兵两处。

    杨延定率领一万人马,带着杨延嗣属下的稻草人,在黎城城外就地扎营。

    杨延光和杨延嗣二人,带领着另一万人马,则是顺着大道,折道往回走。

    在黎城和满城相连之地的一处必经的山谷驻扎了下来。

    山谷形如一线天,两侧的山峰上树木葱葱,山林密布。

    这条山谷名叫神仙谷,传闻此地原本是一座大山,并无山谷。有仙人在山中开辟了一个洞穴,修仙练道。

    有一日道成,一刀劈开了这座山。

    这条山谷,就是神仙用刀辟出来的。

    杨延光和杨延嗣二人,把马匹安置在了山下,然后带着大军上了山。

    站在山谷上的峰顶,杨延光向下看向山谷,感叹道:“此地险峻,只一个绝佳的伏击战场。如此明显的伏击战场,只怕交趾人未必上当。”

    杨延嗣也在打量地下的山谷,他大致上计算了一下山谷的长度。

    “这条山谷有两里地长,只要满城的援军进入到山谷内,我们推下巨石,堵住山谷两侧,就能把满城的人马葬在这山谷里。

    山谷两侧,以骑兵防守,防止有人逃出山谷。”

    杨延光橫了杨延嗣一眼,“你想的很美,真当交趾人都是蠢货?咱们既然可以绕道,人家为何不能绕道,偏偏要走这明显会被伏击的地方。”

    杨延嗣沉吟道:“想办法让他们非此道不走……”

    杨延光挑眉,“你想到什么办法了?”

    杨延嗣笑道:“首先,先让二哥攻伐黎城,黎城派出去的前三批的求援的斥候,我们灭掉他们。放后三批人马过去。

    我所料不差的话,后三批人马所携带的都是紧急军情。

    战事迫在眉睫,满城的援军,哪有心思再去绕道,走这条路是必然之选。

    其次,满城援军到达的时候,我们必须潜伏好,最好的办法就是山上不要留人。让他们的斥候放心探查,一旦他们确认没有危险以后,必定会从这山谷内行军过去。

    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发动攻击了。”

    杨延光皱眉,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先撤下山,等到了满城援军进入到山谷以后,再上山?这么做会不会太冒险?而且,很有可能,满城援军的先锋部队,会借着我们上山的时间,率先通过山谷。”

    杨延嗣点了点头,笑道:“所以,必须有人带着人马,在山谷一侧,堵住满城援军的先锋部队。把这些人马都堵在山谷里。让他们展不开手脚。”

    杨延光闻言,毫不犹豫的开口,“我去!”

    杨延嗣摇头,“三哥你要指挥大军作战,冲锋陷阵的这种事,还是交给我更为妥当。”

    杨延光摇头,沉声道:“想要全歼满城的援军,这山上最少也得调配七千多人手。到时候留下三千多骑兵堵住满城援军的先头部队,刚刚好。

    以三千,对阵五千、六千、一万,甚至更多的兵力,你去,无疑是送死。

    为兄在沙场上也滚了十二年了,这种场面见识过不少。这种事交给为兄,更为妥当。”

    兄弟二人心里都清楚,以三千骑兵,把满城的援军堵在山谷里,必须以命相搏,稍有不慎就会全军覆没。

    要知道,一旦满城的先锋部队遭受到了攻击,那么这山谷里有埋伏,就瞬间暴露了。

    作为一群即将要被困,被围杀的困兽,他们的战斗,必定是以命相搏,不遗余力的。

    这么危险的任务,兄弟二人都不愿意让对方去做。

    兄弟情谊是一个很微妙的东西。

    平日里可以互相挖苦,互相欺负。

    可是真正到了危险的时候,也可以互相争吵着为对方去死。

    杨延嗣抬手,拦住了还要继续开口的杨延光,“三哥不必多言,此行的凶险,我很清楚。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有很多手段应付此事。”

    杨延光沉默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