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8章 一鼓而下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嗡~”

    弓弦颤动,发出一声嗡鸣。

    黄泉用四石弓,射出的箭矢力道十足。

    “噗呲~”

    “叮!”

    纯铜箭矢从密札城老城主脖颈上洞穿而过,携带着他的尸身,钉在了城门楼的柱子上。

    箭矢尾扑凌凌颤动。

    殷红的鲜血从密札城老城主脖颈上喷涌而出,洒满了站在他身边的人一身。

    密札城驻守的兵将瞪着眼,张着嘴。

    “城主死了~”

    密札城团练使,惊恐的尖叫了一声。

    一瞬间,城头上的密札城驻守兵将乱成了一团。

    杨延嗣望着一丈高的城头上,惊慌失措的密札城兵将,嘴角勾起了一丝浅笑。

    大手一挥。

    “擂鼓!”

    “攻城!”

    十个精挑细选的壮汉,手持着鼓槌,奋力的敲打着兽皮鼓面。

    虎字营兵卒们,扛着新造的攻城云梯,搭在了密札城一丈高的城头上。

    杨延嗣领着黑甲军,率先踏上了云梯。

    交趾的城墙,比大宋城墙底了足有一丈,加上兵将们乱成一团,无人阻止有效的抵抗。

    杨延嗣带着黑甲军,轻易的攀上了城头。

    “降者不杀!”

    杨延嗣爆喝一声,乱成一团的交趾兵将无人理会。

    语言不通,眼见敌人冲到了眼前。

    交趾的兵将下意识去抵抗。

    “喝~”

    距离杨延嗣最近的两个交趾兵,挥动着手里的弯刀,冲向杨延嗣。

    杨延嗣眉头横立,低喝了一句。

    “找死……”

    虎头乌金枪横扫而出,直接将两个交趾兵砸下了城头。

    王明诚不在城头上,没人帮杨延嗣翻译他招降的话。

    既然没办法招降,那就只能全杀了。

    “杀!”

    杨延嗣一声令下,然后犹如猛虎一样扑了出去,直接找上了密札城的一个统领。

    黑甲军军卒们跟在他身后,化成了一个尖刀阵型,杀向了交趾兵。

    稻草人所属和火山营的人手爬上了城头以后,按照之前的吩咐,摸下城墙去开城门。

    “死!”

    杨延嗣一枪刺出,扎出了三朵枪花。

    密札城统领抽刀抵挡。

    一边抵挡,一边向杨延嗣大声咆哮。

    杨延嗣枪术还不算娴熟,但对付一个密札城统领,绰绰有余。

    枪身上庞大的力道,震的密札城统领手臂发麻,身体在不自觉的后退。

    “噗呲~”

    一招青龙探海,在密札城统领身上扎出了一个血洞。

    密札城统领骇然,赶忙大声呼救。

    他的亲卫们,听到了呼救声,扑了过来把杨延嗣团团围住。

    “当~”

    一个没注意,长刀砍在了杨延嗣后背上。

    这一刀并没能砍破杨延嗣的盔甲,却给了杨延嗣一个警醒。

    他也不再留手。

    虎头乌金枪频频刺出。

    快!准!狠!

    一扎一个血葫芦。

    密札城统领十六个亲卫,转眼间全被杨延嗣扎死了。

    密札城统领满脸惊恐。

    他下意识转身逃跑。

    连滚带爬的跑出去三丈远。

    杨延嗣掂量了掂量手里的虎头乌金枪,猛然发力。

    虎头乌金枪从他手里爆射而出。

    “噗呲~”

    虎头乌金枪从密札城城主的胸膛上洞穿而过。

    直接把他钉在了地上。

    城下,稻草人和火山营的人手,已经打开了城门。

    俚人和僚人们蜂拥进了密札城。

    一时间,密札城内喊杀声四起,火光冲天。

    杨延嗣抽出了虎头乌金枪,吩咐黑甲军军卒。

    “速速清剿残余。”

    黑甲军军卒们,在虎字营配合下,迅速收割着城头上交趾兵的性命。

    一个时辰过后。

    黑甲军军卒们收割完了城头上交趾兵的性命。

    黑甲军军卒头领,单膝跪倒在杨延嗣面前。

    “属下已经奉命清剿完了城头上所有的残余。”

    杨延嗣随手抓起了一个死掉的交趾兵尸体上的衣服,擦拭了一下虎头乌金枪上染上的鲜血。

    “虎字营负责掩埋城头的尸体。黑甲军军卒,随我进城。”

    杨延嗣带着黑甲军军卒下了城墙,一路向城内进发。

    城内基本上看不到多少抵抗。

    只有少数的僚人们在放纵天性,烧杀抢掠。

    其他的人,背着他们缴获的财物,押解着密札城内的男女老幼,向城主府的方向集合。

    杨延嗣到城主府的时候,稻草人和火山营的人手已经控制了整座城主府。

    密札城城主府,并不大。

    占地面积也就几十亩地左右,顶多和汴京城里一套两进的大宅子差不多。

    通体以木料搭建,刷着朱漆,顶着尖顶。

    在城主府前,有一片空地。

    山字营的军卒,在欧克带领下,正在聚拢密札城的俘虏。

    一排排的俘虏,蹲在地上像是鹌鹑一样。

    孩童们在哇哇大哭。

    胆怯的男子们赶快捂上他们的嘴巴。

    女子们躲在男子身后,怯怯的眨巴着扑闪的大眼睛,悄悄的在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海里那并没有进城主府,而是带着一群人守在城主府门口。

    见到了杨延嗣,海里那带着人迎了上来。

    杨延嗣三步并作两步,匆匆小跑到了海里那身前,扶住了准备施礼的海里那。

    “您老以后别动不动就给小子施礼,小子受不起。”

    海里那苍老的脸上,满是笑意,“那么……老身情不自禁。”

    出征之前,海里那心中也担忧,杨延嗣会让俚人攻城,让俚人用性命去换城。

    没料到杨延嗣居然身先士卒,亲自带着人率先登城作战。

    并且一鼓作气,拿下了密札城。

    这让海里那心中生出了一丝愧疚。

    她觉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心中有愧意,所以才下意识施礼。

    “您老既然到了城主府门口,那就先进去歇息吧,顺便让欧克带几个人给您收拾一下城主府。以后这就是您老的居所了。”

    杨延嗣吩咐欧克扶着海里那进城主府休息。

    海里那清楚自己的位置,并没有倚老卖老,也没有因为俚人人多势众而倨傲。

    密札城是杨延嗣带人夺下的。

    没有杨延嗣的首肯,她不会擅自做主,踏入城主府一步。

    “大祭师,请受老身一拜。”

    杨延嗣要阻拦,却被海里那摇头制止了。

    “老身这一拜,大祭师务必受下。一则,为老身此前心中有些恶意的揣测向大祭师致歉;二则,大祭师帮俚人夺得了一个城,给了俚人一个安稳的落脚地。理应受老身这一拜。”

    感谢‘黄泉路上我陪你、co.Lee’十块大洋打赏!感谢‘耳语重庆森林、何必敷衍’一块大洋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