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5章 好人高怀德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武将内斗,这是赵光义和满朝文臣们乐意看到的事情。

    高家和杨家不合,赵光义不仅没有从中调解,还有些推波助澜的意思。

    杨延平调职入神卫军,担任军都指挥使一职的事,赵光义当朝批复。

    三衙枢密使曹彬点头,三位宰辅点头,兵部点头。

    这件事在散朝的时候快速被落实。

    散朝后,高怀德趾高气扬的走到杨延嗣面前。

    “小兔崽子,跟老夫斗,你还嫩了点。”

    然后,在杨延嗣愤恨的表情中,高怀德心情舒畅的离开了拱垂殿。

    杨延嗣耷拉着脑袋,跟着岳父曹彬,一路出了拱垂殿,出了东华门。

    东华门外,曹彬的轿子旁。

    曹彬和杨延嗣翁婿二人站定。

    大眼瞪小眼瞅了半晌。

    突然,曹彬开口道:“想笑就笑吧。”

    杨延嗣再也憋不住了,放声哈哈大笑。

    笑声感染了曹彬,曹彬也跟着放声大笑。

    翁婿二人在轿夫异样的眼神中笑了许久许久。

    “不行了,不行了,老夫笑的肚子疼。”

    曹彬笑的眼泪花都出现了。

    杨延嗣同样笑的直不起腰,“岳丈大人,小婿实在是忍不住,实在是太好笑了。”

    曹彬捂着肚子,感叹了一句。

    “高怀德是好人啊!”

    杨延嗣点头,赞同道:“小婿也没想到,高怀德居然会下这么一步棋。”

    曹彬指着杨延嗣,笑骂道:“你小子在朝堂上,小委屈的表情,表演的还真是传神。”

    杨延嗣笑够了,揉着肚子直起身。

    “小婿若是不演的逼真一点,怎么能骗过高怀德和陛下?”

    杨延嗣双手抱在胸前,吧唧着嘴,“好人高怀德啊!”

    曹彬点头,“高怀德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调遣杨延平入京,是你计划中的一环。”

    杨延嗣莞尔一笑,“上四军,名义上归高家、石家、潘家,还有岳父家统帅。可实际上真正的掌权人确是陛下。想要绕过陛下把人安插进去很难。小婿若是想要谋划,只怕难逃陛下的法眼。

    如今,高怀德自作聪明,调遣家兄入京,也算是了却了我心头一件大事。”

    曹彬抚摸着胡须,笑道:“杨延平入京,杨延定和杨延光西调武胜军,下一步就是调遣杨延辉出任大同军都指挥使,调遣杨延昭和曹玮到永宁军……一切都在按照你的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

    曹彬感叹,“老夫对你的计划,又多了几分信心。”

    杨延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原来此前岳父大人还不相信我啊?”

    曹彬嘿嘿一笑,并没有掩饰,坦率直言,“你的计划老夫信得过,但是以你的年龄和阅历,去实行这个计划,老夫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存疑的。”

    “现在呢?”

    曹彬正色道:“老夫见识过了你的智慧和手段,此后会全力支持你。”

    杨延嗣瘪嘴,抱拳道:“小婿多谢。”

    辞别了曹彬,杨延嗣坐着轿子回府。

    行程走了一半,被人拦下了。

    掀开轿帘的时候,就瞧见了赵普在一旁的茶肆里面等他。

    杨延嗣上前施礼,“下官拜见赵相公。”

    赵普嚼了嚼嘴里的茶叶,啐了一口。

    “你也算是个官?”

    赵普一脸鄙夷。

    杨延嗣灿灿一笑,坐在了赵普对面,叫了一壶茶水。

    杨延嗣坐定后,为赵普沏了一杯茶,为自己沏了一杯。

    泯了一口茶水,他问道:“赵相公挡道,有何要事?”

    赵普瘪嘴,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老夫没事就不能找你了?还有,私底下别老是赵相公赵相公的叫。你小子才当官几天,就不认我这个赵爷爷了?”

    杨延嗣腼腆一笑,“赵爷爷教训的是。”

    赵普点了点头,说道:“老夫今日找你,确实有事想问你。”

    杨延嗣咧嘴笑道:“赵爷爷您都不懂的事,小子估计也不懂。恐怕您问错人了。”

    “呸~”赵普啐了一口,鄙夷,“别给老夫打马虎眼,老夫近日里在军部调遣的奏折里,瞧见了你们家几个兄弟的调遣奏本,加上今日在朝堂上高怀德的调遣奏对。老夫发现,你们家,除了你和杨延德以外,你其余兄弟都有所调动。”

    赵普疑惑道:“以老夫对你小子的了解,这种反常的调动,必定是你小子的手笔。老夫就是想知道,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图谋?”

    杨延嗣愣眼,摇头,“赵爷爷,您多想了,这些事,跟小子都没关系。”

    赵普瞪眼,喝骂道:“你小子糊弄得了别人,还想糊弄老夫不成?老夫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再不坦白,老夫就扣押了你几位兄长的调遣公文。”

    被人捏住了七寸,杨延嗣心里恨的牙痒痒。

    杨延嗣很想把赵普吊在旗杆上射着玩。

    可惜,赵普平日里对他还不错,他还狠不下心肠去算计赵普这个老倌。

    沉吟了片刻,杨延嗣幽幽道:“赵爷爷,小子这么做,也只是为了保全杨家,保全家父和家兄们的性命。”

    赵普皱眉,疑惑,“此话怎讲?”

    杨延嗣迟疑了一下,沉声道:“小子若是推测的没错,宋辽之间,迟早要有一场大战。家父和家兄都述职在宋辽边疆,到时候难免会加入进去。

    两强对决,战场就变成了一个屠宰场。到时候,家父和家兄难免会有所损伤。这都不是小子希望看到的。”

    赵普瞪眼,感叹道:“你小子的脑子一如既往的灵光。你推测的不错,陛下心中最在意的事,就是收复燕云十六州,这些年也在为收复燕云做准备。老夫对此也有预感,而且老夫感觉这一天不会太远。”

    赵普揪着雪白的胡须,沉吟道:“老夫有些想不明白,碰上这种战事,对你们杨家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眼下你爹只是一介侯爵,在勋贵之间地位不上不下的,卡在中间很尴尬。一旦借着这个机会,夺取一部分功劳,公爵之位指日可待。你们杨家也会借此晋升到大宋顶级的勋贵之列。为何,你偏偏要阻止你父兄去立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