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9章 拦路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延嗣宠溺的拍了拍呼延赤金的小脑袋,嗔道:“以后不许再哭了。”

    呼延赤金傻乐,“再也不会了。”

    片刻后,呼延赤金吃饱喝足。

    杨延嗣说道:“我也是时候该回去了,到时候具体怎么做,我会派人通知你的。”

    呼延赤金点着小脑袋。

    “我都听七郎哥的。”

    杨延嗣出了呼延赤金闺房,呼延赤金穿着大红嫁衣蹦蹦跳跳跟了出来。

    呼延赤金脸上的笑意难以掩饰。

    门口伺候呼延赤金的两个丫鬟,瞧着平日里在府上张牙舞爪的小姐,乖巧的如同鹌鹑一样陪在杨延嗣身旁,差点惊掉了下巴。

    呼延赞在廊阁里,一脸愕然。

    他和夫人劝解了半个多月,一点用处都没有。杨延嗣一露面,自家闺女里面就恢复如初了?

    这……

    呼延赞心情很复杂,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养了十几年的闺女,已经不再属于他了。

    虽然不明白杨延嗣对自家闺女说了什么,但瞧着自己闺女跟着杨延嗣寸步不离的模样。

    呼延赞就已经明白了。

    老夫好歹也是一位侯爵,老夫的嫡女难道要去给人做妾?

    这一点让老夫如何接受?

    呼延赞很想咆哮一声,上去把两人分开。

    但瞧着闺女脸上久违的笑容,他还是选择了沉默。然后悄悄的退出了小院。

    呼延赤金恋恋不舍的把杨延嗣送到呼延府大门口。

    玉手紧握着杨延嗣的大手,不愿意松开。

    杨延嗣灿灿一笑,“傻丫头,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多了,你不用这么在意。”

    呼延赤金皱了皱小鼻子,嘟着嘴道:“我怕这是做梦,梦醒了,你就不见了。”

    杨延嗣莞尔一笑,伸出手,捏了捏呼延赤金的鼻子。

    “疼吗?”

    呼延赤金哼哼了一声,低声道:“疼~”

    杨延嗣拍了拍她小脑袋,“疼就不是做梦。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我们会很快再见面的。”

    呼延赤金艰难的放开了杨延嗣的手,一双眼睛一直盯在杨延嗣身上。

    瞧着他上轿,瞧着他的轿子消失在街道尽头。

    ……

    轿夫们抬着轿子在前行,杨延嗣坐在轿子里,却没有刚才面对呼延赤金的时候的一脸笑容。

    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有些欣喜、有些痛苦、也有些惋惜。

    他努力在自己身上寻找优点,他想知道,他身上到底有什么优点,值得一个女子,赌上性命去爱他。

    这么一份爱,压在他心头沉甸甸的。

    他没办法给呼延赤金一个合适的名分。

    按照《宋律》,他的妻子,只能有一位。

    平妻,这两个字,在大宋,是一种奢望。

    即便是他从赵光义手里拿到册封平妻的诏书,文官们也不会认同的。

    大宋朝,不是秦、汉、唐。

    皇帝在朝堂上没办法做到一言堂。

    让呼延赤金做自己的妾室,杨延嗣不忍心。

    更何况,呼延赞也不会让自己的嫡女,去给杨延嗣做妾室。

    为今之计,只能先委屈呼延赤金了……

    轿子一路前行,路过一间脚店的时候,轿子停下了。

    轿夫们和人争吵的声音,打断了正在闷闷不乐的杨延嗣的思绪。

    “几位,这御街宽敞,两边都能行走,你们为何要挡在我家老爷的轿子前?”

    “这御街又不是你家的,老子想走什么地方,你管得着。”

    轿夫也不是软茬,瞧着眼前的四位豹头环眼的大汉,冷哼了一声。

    “几位是想找茬?”

    轿夫仔细打量了一番四位大汉的穿着,“瞧几位的打扮,应该也是行伍出身。耍横耍到杨府头上,不太合适吧?”

    四位大汉瞪着眼,围上了轿夫。

    “你说耶耶们耍横,你哪只眼睛瞧见耶耶们耍横了?”

    四位大汉围着轿夫转圈,“耶耶们刚下差,想找个酒肆喝两口,你这厮抬着轿子堵在耶耶们面前。明明是你们档了耶耶们的路,居然还好意思恶人先告状?”

    轿夫丝毫不惧怕四位大汉围困自己,大拇指竖起,傲气的指了指身后的轿子。

    “里面坐的可是杨府的七爷,你们当真要挡七爷的路,跟七爷过不去?”

    四位大汉对视了一眼,挠头装傻。

    “杨府七爷,杨府七爷是谁?耶耶们不认识。”

    听到这里,杨延嗣掀开了轿帘,制止了准备开口反驳的轿夫。

    杨延嗣仔细打量挡在轿子前的四位大汉,四位大汉也在暗中打量杨延嗣。

    “石府的人?”

    杨延嗣疑问。

    四位大汉挠头,“你在说什么,耶耶们听不懂。”

    杨延嗣皱眉,“给你们一刻钟,说出你们拦轿子的目的,说不出来,别怪爷动粗。”

    四位大汉对视了一眼,一改刚才嚣张跋扈的面孔,躬身向杨延嗣施礼。

    “杨公子,我们家主人有请。”

    杨延嗣皱眉,下了轿子,四处瞧了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身旁的脚店里。

    踱步走进脚店,一位活计迎面凑了上来。

    “客官,您是歇脚还是喝茶?”

    活计不动声色的为杨延嗣指了指后堂。

    杨延嗣沉吟了一下,“喝茶……给爷找一个僻静一点的地方。”

    活计喜笑颜开,“得嘞,客官您后边请。”

    杨延嗣随着活计进入到了脚店后院。

    一路七拐八拐,到了一间厢房前。

    推开厢房们,厢房里空无一人。

    活计四处瞧了一眼,上前在墙壁一侧敲了三下。

    “咚咚咚~”

    墙壁后面似乎是空的。

    片刻后,墙壁内回应出了四下敲击。

    活计又敲了两下。

    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门户,门户后面有一件密室。

    从密室里走出了一个冷着脸的壮汉。

    壮汉腰间陪着一柄长刀。

    壮汉的手一直握在刀柄上,随时都有把刀的意思。

    “杨公子,请。”

    杨延嗣点头,移步踏进了密室。

    落叶跟在杨延嗣身后想进去,却被壮汉拦下了。

    “唰~”

    落叶直接抽出了长剑,准备动手。

    杨延嗣摆手制止,“没事,你就在外面守着。”

    落叶冰冷的眼神扫了一眼壮汉,收起了兵器。

    杨延嗣进入到密室以后,脚店的活计很自然的去守在了门口。

    落叶和壮汉,一左一右守在了密室门口两侧。

    杨延嗣沿着密室的通道,一路前行。

    在密室尽头,瞧见了一个正在自斟自饮的身影。

    杨延嗣瞪着眼,愕然道:“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