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9章 潘府秘密

圣诞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听着赵德芳上奏的话,杨延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他若是记得没错的话,赵德芳曾经有意把柴银屏许配给自己,不过后来被佘赛花给挡回去了。

    杨延嗣还记得,佘赛花也说过,会帮杨延昭向柴银屏提亲的。

    怎么,今日赵德芳把这件事捅到朝堂上了。

    难道说佘赛花并没有帮杨延昭提亲,又或者说赵德芳没答应这门亲事。

    正当杨延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

    赵光义略微一愣,问道:“柴银屏……皇侄可有中意的人选?”

    赵德芳奏道:“臣侄选中了杨府第六子,杨延昭。”

    叔侄二人对话,提醒了杨延嗣。

    杨延嗣这才意识到,柴银屏身份特殊,婚事并不能由她做主,赵德芳这个义兄也没有做主的权力。

    能决定柴银屏婚事的,唯有赵光义。

    “陛下,臣子潘豹,至今也未成婚,跟柴郡主一起,也算良配。”潘仁美突然插话。

    听到潘仁美开口,杨延嗣暗道不妙。

    这老货那里是为儿子求亲,分明是搅和杨延昭和柴银屏的婚事。

    一般来说,赵德芳奏报的人选,赵光义批复,走一个程序而已。

    然而,潘仁美这货一插嘴,徒增了变数。

    潘仁美简在帝心,潘影又是受宠的贵妃。

    以父女二人在赵光义心中的地位,为潘豹求亲,成功机率很大。

    果然,原本准备答应赵德芳的赵光义,犹豫了。

    相比而言,在赵光义心里,更倾向于把柴银屏许配给潘豹。

    潘仁美在他心中的地位,远比杨业重要。

    沉吟了良久,赵光义开口,准备把柴银屏许配给潘豹。

    “朕见过潘豹几面,也算得上一表人才,和金花……”

    “臣,左补阙,杨延嗣,有话要说。”

    关键时刻,杨延嗣高喝一声,声音之洪亮,在拱垂殿里回荡,经久不息。

    杨延嗣官职低微,如非请奏,一般没资格开口。

    如果想要开口的话,只能先请示。

    杨延嗣声音很大,使得赵光义把说了一半的话硬生生咽回去了。

    “小杨爱卿,你有何话要讲?”

    赵光义态度有些不悦。

    杨延嗣施礼,朗声道:“臣认为,金花郡主柴银屏,嫁给潘太师的犬子……乃是一件双喜临门的事。”

    ‘犬子’这两个字,杨延嗣咬的很重。

    潘仁美听到杨延嗣这话,先是咬牙切齿,最后却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朝中百官也一脸疑惑的瞧着杨延嗣。

    曹彬却以赞赏的神色盯着杨延嗣。

    好小子!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连自己亲兄长的婚事都破坏,果然是一条好汉。

    但愿,回家以后别被打的太轻。

    百官疑惑,赵光义也疑惑,问道:“何来双喜临门……”

    好奇心促使下,赵光义给赵普使了个眼色。

    赵普心领神会,朗声一笑,“左补阙,莫非令兄和金花郡主二人已经珠胎暗结?”

    赵普这话看似乎在开笑话,但却是一个最合理的解释。

    这也是赵光义心中想问的,只不过他一个帝王,大庭广众之下,没办法问出此事。

    赵普和赵光义君臣多年,赵光义一个眼神,赵普能猜出九分意思。

    这就是君臣默契。

    杨延嗣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摇头笑道:“并非如此,家兄和金花郡主纵有来往,也只是点头之交,发乎于情止乎于理,二人皆是清白之身。”

    赵普抚摸着胡须,皱眉问道:“那何来双喜临门之说?”

    杨延嗣既然能冒大不韪,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此事,必有原由,而且肯定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潘仁美眼珠子滴溜溜乱转。

    片刻之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珠子瞪着杨延嗣,一脸难以置信。

    杨延嗣灿灿一笑,对着潘仁美抱拳,“这第一喜,自然是恭喜潘太师喜得佳儿媳;这第二喜,当恭贺金花郡主……”

    杨延嗣顿了一下,吊足了众人胃口,才缓缓说道:“恭贺金花郡主姐弟重逢之喜。”

    “姐弟重逢之喜?!”

    朝中百官一脸愕然。

    这其中的辛秘,知情者只有四人。

    宋太祖赵匡胤、魏王符彦卿、太监总管王继恩、太师潘仁美。

    王继恩听到了杨延嗣这句话,略微思考了一下,悄声得趴在了赵光义耳边,嘀咕了一句。

    赵光义一瞬间瞪起了龙目,眼中闪过了一道厉色,目光投在了潘仁美身上。

    朕当你是心腹,你居然还有这么重要得事瞒着朕。

    潘仁美被赵光义阴狠得眼神吓了一跳,慌忙施礼。

    “陛下息怒,臣并非隐瞒不报,此事乃是先帝所托。先帝曾下密旨,此事不得外传,所以臣才隐瞒了陛下。”

    赵光义冷哼一声,“不得外传,那杨延嗣是如何知晓的?”

    潘仁美一愣,赶忙转头,盯着杨延嗣义正言辞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此事知情着不过四人,两人已经故去了。我和王大伴不是多嘴之人,你是如何知晓的。”

    杨延嗣摇头笑道:“潘太师,此事可是人尽皆知。”

    朝中百官一脸懵逼。

    为何我们不知道此事?

    “一派胡言。”潘仁美额头上青筋暴起,指着杨延嗣咆哮,“此事乃是宫城辛秘,你刺探宫中辛秘,按罪当斩。”

    杨延嗣耸立耸肩,丝毫不惧怕潘仁美的咆哮。

    “潘太师,你当年奉命收养前朝遗孤,貌似还收留了两位宫女吧?也不知道贵府的公子们如何从宫女嘴里得知了此事。没事就拿着这件事在外面显摆,扬言他们的兄弟是皇子。”

    朝中百官,听到这话,全场哗然。

    赵光义瞪着眼珠,目光中快要喷出火了。

    “噗~”

    潘仁美老脸气的通红,差点喷出了一口逆血。

    “你胡说!”

    杨延嗣嘿嘿一笑,“潘太师若是不信,可以去汴京城里最红的青楼,找里面的头牌花魁苏姑娘,一问便知。”

    杨延嗣吧唧着嘴感叹道:“下官勉强在汴京城里有些薄名,花街柳巷的姑娘们,碰见了下官,就想跟下官分享她们心中秘密。”

    杨延嗣摇头叹气。

    “下官实在不胜其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