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帝国 完结

雨落未敢愁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接下来的三十多日里面,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那些获罪的人有的被流放,一年三年五年十年,有的罚金。顶点23S

    三十日后,此次的风波终于是过去了。

    这次风波过后,曹冲的威名在这些世家宗亲心中彻底的烙下痕迹了。

    在这个时候,再没有人认为曹冲是好欺负的。

    在心里,这些人已经把曹冲当做是真正的太子了,魏国真正的王储了。

    不再是原来的洛阳侯,他的身份已经完全不同了。

    敲打了世家之后,世家自然是不再那么跳脱了,连带着宗亲在曹冲面前也变得老实了不少。

    曹冲这次可以对世家下手,下一次便可以向他们下手,宗亲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要知道,世家之中不少人都是魏王看重的人,但是这些人被太子责罚之后,许都那边不但没有责骂太子,反倒是赞许有加,这让原本想要通过曹操将曹冲废黜的人计策直接落空。

    辛家作为曹冲的妻族,被曹冲责罚之后也变老实了不少。

    人总是要敲打的,而这次的敲打效果不错。

    此后,曹冲开始着手第二次科举制,另外一些计划也悄悄开始了。

    在这几个月里面,西域里面的形势也越来越明朗了。

    世家虽然诡计多端,然而钟繇不是一般人,世家的计策自然被他一眼看穿。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即便是心中有其他想法的世家也只能乖乖的将自己的想法隐藏下去。

    在整合了世家的军力之后,钟繇没有等待西域联军的进攻,而是率先发起进攻。

    魏国的士卒不仅数量胜过西域联军,装备优于西域联军,而且还有改良的火药炸弹,更何况还有降兵在前面做炮灰。

    在这几个因素之下,西域联军自然不堪一击。

    战斗在几日内便结束了。

    结束战斗之后,钟繇没有长时间的修整,而是朝着西域诸国进军。

    他要在几个月内将西域收服了。

    大军兵锋之下,失去所有主力的西域诸国自然不敢与魏国大军争锋。

    在这个时候,西域诸国才想起谁才是上国,谁才是仆从。

    一个个纷纷递表想要臣服于魏国,每年送出贡品称臣换得和平。

    若是换做是其他统治者,做到这也就罢了。

    但曹冲不一样。

    他的目光绝对不是西域平和。

    西域在某方面来说是很贫穷,但他的位置决定着他的价值。

    这些国家的贡品曹冲根本看不上眼。

    是故,曹冲根本没有接受这些人的臣服,他选择征服。

    作为贵霜帝国的跳板,作为向西方世界进兵的桥头堡,曹冲并不希望这块地方之后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曹冲跪坐在桌塌前,将写好的竹简递给身侧的辛敞。

    在这个竹简送到钟繇手上之后,整个世界都将知道有一条巨龙盘踞在东方。

    这条巨龙肢体强壮,利爪锋利,眼睛更是望向整个世界。

    曹冲起身,看着窗外的雪渐渐开始化了,眼神也是也是望向更深远的地方。

    寒冬将尽,春日将近。

    曹冲心中的抱负又可以一点一点的变成现实了。

    时间。

    现在曹冲需要时间,需要时间让自己做好前期准备,用时间掌握这个帝国,用时间等太子宫的人有掌握这个国家的能力。

    但他始终得慢慢来。

    ............................

    时光如梭,在曹冲的监国下,时间过去了五年。

    在这五年的时间里面,魏国的人口急速增长,在曹冲之前一系列的动作之中,暗藏在世家中的隐户基本上被曹冲揪出来了,加上鼓励生育的政策,在去年,人口便达到了三千万之多。

    可谓是倍增。

    当然,其中也有隐户重新变成人口的原因,但新生儿的数量也绝对可观。

    这五年内,路修到了魏国的各个角落。

    洛阳,邺城,都是交通枢纽。

    东至东海辽东,南到百越,西至西域,路基本上修好了。

    路修好后,曹冲的政令辐射范围也更广了。

    五年时间内,各种理论基础也渐渐普及,在曹冲的引导下,蒸汽机的出现恐怕也是时间问题。

    至于自行车这种东西,早就造出来了。

    只是炼铁技术不足,还无法普及罢了。

    这个帝国,每一天都有巨大的变化,百姓变得更加富足,西域也纳入了魏国的版图之中。

    天下呼汉声几乎销声匿迹,拥魏者则是层出不穷。

    这便是百姓,这便是人心,这便是大势。

    百姓根本不在乎是在谁的统治,但只要你让他们过上了好日子,他们便认你。

    五年后的今天,曹冲也蓄起了胡须,眼神深邃,身穿太子冠服,身上的气质越发不凡,原本辛敞之前还敢与曹冲对视的,但是在这个时候,辛敞只敢低着头,小心的侍奉在曹冲左右。

    五年的时间内,变化了很多,也有人多人逝去了。

    比如说荀攸,在三年前便老死了,还有之前跟着曹操争天下的老人们,也开始渐渐凋零了。

    时代永远是属于年轻人的,老一辈将慢慢的退出历史舞台。

    新的舞台,新的表演者,又应该带着这个国家朝着怎样的方向前进呢?

    曹冲的目光渐渐深邃起来了。

    ...........................................

    建安二十四年。

    三月三,龙抬头。

    整个魏国都处在一片欢声笑语之中。

    邺城如此,许都亦是如此。

    魏王府中。

    曹操坐在梅花亭下面,看着已经凋谢的梅花,看着梅花树下新长出来的小草,嘴角微微勾起。

    历经寒冬,梅花终于是开始结出了果实,而树下的春草,也慢慢的冒出了头,枝干渐渐强壮。

    几日前,这片梅林还是一点一点稀疏的绿意,但是此时,这星星点点的绿意早就在眼前绽放开了,将黄黑的土地变成了绿色的海洋,期间还有些许杂花装点一些其他的颜色。

    时间过得太快了。

    绿草,梅花,鸟鸣,人声...

    曹操看着手上的竹简,这是邺城最新的消息。

    这次不知道太子又鼓捣出了什么东西,但是曹操心中早就没有什么担忧之色了。

    五年时间。

    在他的庇佑之下,即便是雏鹰,也该成为雄鹰了,更何况这个是他看好的儿子,原本就是雄鹰的儿子。

    这五年来魏国的变化,曹冲每一个政策的实行,对于变数的处理。

    手段,眼光,狠辣,怀柔.....

    在他的这个儿子身上都能够体现出来,最关键的是,仓舒思绪明快,常常弄出极为新颖的,对农事兵事民事有巨大裨益的东西。

    这点是他所没有的。

    在五年的观察中,魏国的巨变,也让曹操看出曹冲确实是一个心系百姓的好太子,好的统治者。

    几日的观察或许能够作假,但五六年的观察是做不了假的。

    再者说,一个人装一辈子的假,他也便就是那样的人了。

    曹操脸上带着笑靥,他放心了,他放心将这个国家交给曹冲了。

    “仲康?”

    曹操叫了一声,在曹老板身后,人高马大的许诸立刻出现。

    即便是勇武如许诸,岁月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

    在他头上,渐渐有白发出现,皱纹也开始爬在他坚毅的脸庞了。

    “大王。”

    “回屋罢。”

    许诸点了点头,搀扶着曹操朝着屋内走去。

    走回屋,曹操咳嗽了一声,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虚弱。

    他走到书房,在书房中的红木桌塌前停下,跪坐了下去,轻轻的拿起一卷帛纸,开始在上面书写起来了。

    这一刻过去了很久。

    一刻钟,两刻钟。

    许诸站在曹操身后良久,看着曹操拿着笔停住了好久,赶忙上前去看了曹操一下,开口说道:“大王。”

    曹操无动于衷。

    “大王?”

    许诸渐渐紧张了起来,他想了一下,上前去推了一下曹操,原本拿着笔的身躯顿时倒了下去。

    “大王...”

    许诸眼中顷刻间红润起来,他转眼一看,桌塌上的帛书,最前面赫然写着四个字:太子吾儿....

    这是写给太子的信件。

    ........................................

    建安二十四年三月三日,一代枭雄曹孟德在许都病逝。

    当年四月,在葬下曹操之后,太子曹冲宣布继承王位。

    五月,在百官劝进,汉献帝禅让的大势之下,魏王曹冲取汉帝而代之,建国号为魏,定都洛阳。

    .............................

    本书完